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笑傲空间 > 第二章 沸腾的血脉
    李凡回到家后,躲在自己的房间,锁上门坐在桌前。《+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将‘观音庵’遇到的奇事,前思后想了一阵,似懂非懂其中的原由,索xìng先不管他了。

    立刻拿出那‘卍’字号铜牌,仔细看了起来。前面刻有看不懂的佛梵文,凹凸有致。能认得就是大写‘三十二’字母。后面是隶书‘玄天’两字,上面有一小孔能穿链子。

    拿到手中反复琢磨半天,非铜,非银,非金,但异常jīng致,就是没看出什么奥妙的地方。心想既然是观音菩萨给的,必然有其用意,找了个结实的红绳穿在小孔中,挂在脖子上感觉很安神,很舒服。

    李凡又想起了那本捡到的小册子,拿出仔细地看了起来。因为小时练过临摹书法,认得皮上写的梅花篆字为‘古八式功法’,另有一行小字,写着‘罗汉伏魔拳法’。

    每一页都画罗汉的动作图形,又有箭头在身体图形内的不同指向。

    头一页写着,‘伏魔八式,吞天吐地,镇妖擒魔,无往不利’。

    余下九页,分别写得是:象蹲千斤坠、熊转贴山靠、狮吼震天响、鹿奔跨河岳、虎拳擎海柱、猿拐乾坤罩、鹤掌劈四方、鹰爪撕虎豹八式的武功图谱。

    其中每一式分八个动作,每个动作要求吞‘混元气’(就是世间空气)八口,咽至下丹田。八八六十四口混元气聚到气海穴中,再依次按箭头指向,由中丹田向身体经络运行。

    每一式的运气路线均不相同,动作运转方法也不同。一个拳式就是一套单独武功,看似简单的几个动作,练起来可以演化成六六三十六个动作,需要强闻博记才能演练下来。

    经过对拳谱的仔细琢磨,又发现还有个不同点。常规武术功夫,都要求气沉丹田,泛指脐下三寸三之气海穴。但古八式却要求,混元气存气海穴,提灵气进膻中穴,凝思冥想在天目穴,李凡百思不得其解。

    当翻到第九页时,没有武功图谱,却写有几行谶语:“武者难成少内力,隐者难为缺真气,修者难寻无灵气,醍醐灌顶助缘遇。非是凡人不修炼,见血冲灵功德现。天材地宝世所无,施为远景在玄天。”

    又是个谶语,李凡解来解去也没弄明白,只知道这谶语说的是,内气难练成,真气更难练的意思。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照图练上再说。

    李凡从小就爱运动,是学校的体育尖子,田径和篮球也是校队成员,也具有英雄情结。特别崇拜英雄和大侠。经常喜欢看些水浒、三国、三侠五义、西游记,隋唐演义等书,经常和同学白话:‘水浒一百单八将’,三国‘桃园三结义’,‘三侠五义’和‘隋唐演义里的一十八条好汉’等jīng彩故事。

    耳熏目染对练武有浓厚的兴趣,幻想成为一个武林高手。因此到处想寻师学艺,拜个名门真家。同学铁头和小贺也有其同样心思,三人经常起早到公园和广场寻觅。但是遇到的都是养生太极拳,无名长拳,弹腿,混合拳,两仪剑等表演用的花拳绣腿,没有真功夫,很是无奈。

    有一天小贺突然对着李凡和铁头说:“听到新闻没有?”“什么新闻?”俩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小贺。

    小贺故作神秘地说:“关东有名的流氓团伙‘铁山’,被他父亲的好友刑jǐng队长,原是关东八极拳宗师‘霍老爷子’的师弟,给逮住了!”

    铁头‘啊’了一声说:“这是真的嘛!我家附近有几个社会青年,特别崇拜‘铁山’,传说这小子能穿墙越院,武功高强还会使飞镖,一手九节鞭罕有敌手,公安局几次抓捕都被逃掉了。”

    小贺说:“这事千真万确!他曾拜在八极宗师‘霍老爷子’门下,学艺不到一年光景,就在社会上扬名立万,好恶斗狠到处惹是生非。霍老爷子一气之下,给逐出门墙,不认这个徒弟。没想到‘铁山’越闹越凶,搞了个‘铁山集团’,到处搅扰社会。只好请这位师叔出手,将其擒获。这事传的满城风雨,你俩没听过?”

    李凡和铁头说:“听是听说了,可这跟咱们找寻师傅练武,有什么关系?”

    小贺哈哈一笑道:“咋就没关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你俩猜怎么回事!原来我小的时候,家里没人看管。就找来我家一个远亲,我平时就叫霍大爷,看管了我三四年才离开。我昨天问过我父亲,才知道,霍大爷就是八极宗师霍老爷子。现在七十多岁了,在一个饭店打更呐!”

    “啊,哈太好了,晚上就去找他老人家,拜他为师怎么样!”

    傍晚三人寻到了已关门的饭店后门,就看见一位身材魁梧的老者,腰胯不弯背不驼,双眼炯炯有神,袒露着前胸,古铜sè的皮肤油光铮亮,披着小褂,叼着旱烟袋,坐在木凳上。小贺上前一步道:“霍大爷还认得我吗?”

    老霍头看了看,没认出来。小贺又说:“我是小贺,贺文东的小儿子!”

    “啊,你是文东家的小贺呀,当年的二胖子,如今长这么大了,我真认不出来了,哈,这小子,出息不少。你们几个这是……老霍头疑惑地问?”

    小贺笑着对老爷子说:“我们几个是同学,正值年轻,想学点拳法,强身健体也好护身。寻找几个月也没寻到正宗的拳师,昨天才听到我父亲提起您老,就是名震关东的八极拳宗师,说早已收关不收徒了。”

    霍老爷子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错收了个孽徒‘铁山’闹得,武者要讲民族大义和武德,要扬善罚恶讲究个‘正义’二字。想当年我和我亲叔沧州‘金镖霍殿阁’,正值年轻力壮,火气方钢。听说‘康德皇帝’的保镖是rì本鬼子,心中不忿。直闯到新京伪满洲国皇宫,就要给溥仪当中国人的保镖。

    当时被一群rì本武士所嘲笑,两个体重达四百多斤的相扑,特意挡在门口不让进去。我叔大怒上前,一手拎一个腰带,用力一甩,就将俩‘相扑’扔出四五米远滚在地上。挥手三只飞镖,品字形扎在树干上。那帮rì本武士看得直咂舌,也惊其武艺jīng湛。修炼武士道的小rì本,也佩服强者,最终让了一步,因此我叔侄儿俩,就当上了‘康德第一保镖’。好,不说这个了,看你三人心xìng和根骨不错,明早到大同路武馆来吧!记住‘有志之人立志长’,希望你们能坚持下去。”

    来到大同武馆,连通四间砖瓦房,黄泥地面。旁边立着两根木桩,几个年长一点的徒弟在舞刀弄枪。霍老爷子脱光膀子,气运丹田。上步撑拳,两仪顶,狮子小张口,献胯,冲天掌,闭地肘,合子手,两仪顶,霸王举鼎,双擂肘等一路演练下来,浑身内气滚动,脚踏地‘嘭嘭’直响。说道:“文有太极盖天下,武有八极震乾坤。八极拳法刚猛,下盘稳重,能攻能守。关键是蹲桩和小架。基础一定要打好。”

    李凡,铁头和小贺自拜了霍老爷子为师后,三人悉心苦练。蹲桩刻苦,小架打的是姿正式圆,进境颇速。老爷子看到三个少年根骨奇佳,是个练武的好苗子,甚是喜欢,并倾心传授八极古谱,一式一讲地演练起来:“悟空问路头一请,怀抱婴儿肘托山,开弓式腕子翻,打虎式底上翻,大枪式往后坐,打阳炮往上闯,到退一步要护裆;打合手两肘忙,怀抱婴儿肘顶山,霸王搬蹬使揣裆;托枪式四六步,喜鹊步两掌……”边演练,边讲解。真意的希望‘小哥几个’能悟练出好功夫,将霍式八极拳发扬光大。

    由于当时特殊时期的原因,zhèngfǔ以阶级斗争为纲,停止封资修的余毒传播,此风cháo也波及到了文体范畴,市里勒令武馆等民间教坊停止教授,武馆只好闭门歇业。

    李凡非常遗憾地,只学过半年多八极拳,也算是‘独得其中味’,打下了好的开端。

    有此基础的李凡对练功有些痴恋,这次得到了武功图谱更是沉迷于此,久而久之熟练地融会贯通,几月之后大有起sè。由于特殊时期的深入,派系斗争也越来越对立,游行集会,辩论,武斗成为群众主要运动。一些不法帮派也趁机乱中做乱。由于当时公检法机构瘫痪,社会治安很是混乱,人人担心遭无妄之灾。

    一天李凡在学校打完球赛去浴池洗澡,刚拐过小胡同,就看见一个女学生摔倒在地上,哭喊着抓抢劫犯。只见一个络腮胡子的汉子,一手拿钱包一手拿匕首跑了过来,边跑边喊:‘滚开!谁拦就捅谁!’路上一众行人,这时都扭过头去,只当没看见。

    ‘我靠、抢钱还这么嚣张’!年轻气盛的李凡当时火就上来了,也顾不得那么多啦!紧跑几步冲了过去。

    看大汉跑到了近边,猛一脚踢出,踹中大汉的脚脖子,“啊,咔”的一声这汉子脚就脱臼了,刀子也扔老远,扑倒在地。李凡没等他反应过来,跳过去劈头盖脸就是几拳,被打的汉子顿时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李凡拽过‘钱包’,几步跑到女孩跟前,递了过去道:“给你,拿住,先别哭了,快回家吧。”并顺手把女孩扶了起来。

    李凡就感觉靠在手臂中的女孩,浑身软绵绵的毫不着力。白皙的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就听她抽泣的说:“我脚崴了,走不动。”

    李凡说:“没事,我送你回家。”按照女孩指出的方向刚拐出墙角,李凡立刻就感到一丝危险。

    “她妈的,叫这小子管闲事,给我上去,打!!”有个尖嗓子的声音喊了一句。

    就听身后传来急速的脚步声,有几个人跑了过来。女孩回过身,就看脸上带疤的光头,手里握着一根两尺长的钢管,快步上前,一抬手就朝李凡抽去。

    “啊”女孩吓的惊叫一声!钢管来的太快,不给李凡反应的机会,钢管尾梢还扫着女孩。李凡当机立断把女孩往下一按,一咬牙,用后背硬顶了上去,并吐气开声“嗨”了一声,硬是接了一棍。背上顿觉刺痛,喉中一甜,一股鲜血就喷了出来。血喷了女孩满头,也顺着自己脖子流到胸脯上,就感到挂在脖子上卍字铜牌闪了一下,温热的气流顿时流满全身。霎时间就觉得内气膨胀,血脉喷张有如怒目金刚浑身劲力。

    随着腰一拧,头都没回,胳臂肘就打了出去‘咔’的一声光头就躺在三米之外,捂着肋条叫了起来。

    李凡抄起地上的钢管,就朝冲上来的人迎了上去。狠狠地一抡钢管,震飞了瘦子手中的木棒,反手又一下打中其后背,那小子‘哀嚎’一声翻滚在地。

    之后又起脚‘连环踢’,踹倒了一个胖家伙,几个汉子顿时呆愣在当地。李凡趁机又跳了回来,护在了女孩身前。怒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rì之下抢东西!”

    对面留着小平头的青年人,尖细着嗓子虚张声势地说:“算你小子狠,这事不算完,叫她姐夫少张狂点,走!”连搀带扶的一帮人,上了一辆吉普车,转眼没影了。

    女孩看着李凡胸脯上的血迹,流着眼泪呜咽地说:“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吧。”

    李凡笑了笑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你以后外出要小心点啊。”

    “

    哦、我叫王雪在风景中学上学,家里今天来客人了,出来买个西瓜,就碰见这些人,估计是造反兵团的,我姐夫的对立面。”

    “啊、我知道了,他们抢你钱包,引你过去要绑架你,好要挟你姐夫那派的。李凡接着说:“我也是风景中学的,二年六班,咱们还是校友,看着你有点眼熟。”

    “

    啊,我是四班的,今天多亏你,谢谢,你叫什么名啊。”“我叫李凡,还是先送你回家吧。”

    “好,我家离这不远,拐弯就到了。”

    “姐、妈你们怎么过来了?”

    “雪儿你怎么了,头上是血还一瘸一拐的?”雪儿妈急问道。雪儿眼睛一红就扑到妈的怀中,大哭起来。

    雪儿姐说:“买西瓜这么长时间,担心你出事,现在挺乱的,我和妈就过来看看,没想就真出事了,怎么回事。”

    李凡看王雪正抽搐着,也说不出话来,就上前把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时把俩人惊得这个后怕呀。一家人千恩万谢,邀请有时间一定到家做客。

    李凡心想小女孩买个西瓜,钱包里都有两百多块。那时上饭店一盘锅包肉也就两毛钱,请客四个人连吃带喝两元就够了。这也是有地位的人家,别让人觉得救人图报就不好了。推托说自己还有事情,以后一定拜访,就此别过分道回家了。

    回到家里,父母和兄弟几人都没回来,马上冲了个热水澡,把带血的衣服洗干净,躺在床上回想刚才发生的事,也是有些后怕。但那时情况又不能不管,嗨、不管咋地打也就打啦,看来练得这个武功还真起做用。

    正在迷迷糊糊发困的时候,就发觉卍字牌一闪一闪的,发出阵阵暖波,气流来回上上下下,反反复复地温暖着全身。被打伤的后背麻酥酥的一片清爽,

    疲乏之态一扫而空,身体说不出来的舒服。热气在身体里窜来窜去,全身血脉加速流淌,肌肉逐波鼓胀,象充轮胎气似的,一波强似一波的淬炼着筋骨,身板变化明显。

    这时铜牌的颜sè变得有些金黄,微微颤动着,虽然不知缘由,但心中还是很高兴。看来练功有了明显效果,并且产生了内气,心里有一股甜丝丝的感觉。

    在恢复了早晚练功之后,感觉古八式和八极拳大有相似之处。八极外练筋骨,刚猛至极。招招寸劲勃发,下盘极稳。古八式气运经脉,意到气到,以意御气,化柔为刚。

    一rì午时练着,练着感觉到全身内气暴涨,双手簌簌的发热,几乎驾驭不了这股气流。

    一时好奇,运足气力,试着劈向门口的废砖垛,‘噗’的一声,几块砖头被劈的粉碎,手皮都没破一点。这团气快速的在筋脉中流淌,随着意念的感觉,气流明显的在皮肤中鼓动。

    随手用力握了握地下的鹅卵石,在手中挤压下,居然粉碎成渣。拿过刚买来的汽水,用大拇指一弹,汽水瓶盖就弹飞了,心中暗喜。走到二百斤杠铃前,过去只能拉到腰间,现在一较力举过了头顶。

    ‘惊讶!还是惊奇!’这一系列的举动,都让李凡感到莫名的雀跃,好像身体里有一股无名的气力,在支撑着自己。

    内力是有了,招式却难懂了,总觉得有些动作很难衔接。气运虽然通畅,但一式只通一脉,全身不连贯,形成不了整体。内力不能随心转动到各个部位,想来想去不太明白,图里的箭头是什么意思、不如找寻些医学知识,中医什么的了解了解。

    恰巧街坊有个邻居是祖传中医世家,都叫他‘皇太医’。李凡当然说了不少好话求教,皇太医看这小子挺机灵的又虚心好学,就索xìng对着人体经络图,逐一讲解了一番。李凡大感兴趣,有时间就磨着老太医指教半月有余,心里才明白不少医理,这时参考‘古八式’图谱仔细琢磨,再理解图文标记就容易多了。八个箭头原来是指,左右手三yīn,手三阳。左右足三yīn,足三阳。带脉,冲脉,任脉,督脉的运气走向。

    一个图谱练一套脉络,十二经脉连通后,才能练任督二脈,通了再运转小周天,小周天运转到文武之火相济后,才能运转大周天。

    再翻开武功图谱时的感觉懂多了,越翻看越痛快,越痛快越翻。最后索xìng不翻了,由着图像在脑中冥想着动作,就觉眼前一亮,图谱小人的箭头,跟活的似的,一闪一闪地在流动。随之身体里的经脉也飞快地在流动,逐渐连成一片,形成一个网状形态,循环往复涓涓不息,如初尝甘露,苦尽甜来。

    这人生际遇,无迹可寻,练武者若没有灵根和后天奇遇,一辈子也休想进入高阶层次。一旦灵根巧遇,练通了大周天,其功力增长也会一rì千里。李凡这时觉得这本秘籍,可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至宝。( 笑傲空间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911/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