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封神奇缘 > 第四章 幻形天神
    “这老东西,嘿,倒是不要脸。《+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龟小钱的脸都被气绿了,谁能够想得到,一副老老实实,丝毫不懂阴谋诡计的枯木洞主,还会来这一手,就这样的缩进了枯木洞中。

    捏着剑诀的左手,向天一指,那悬在空中的宝剑,重新的放出白光,龟小钱轻叱一声,那宝剑电闪而去,重重的刺在了枯木洞那封闭不久的石门之上。

    ‘咣当’巨响,震得耳朵都隐隐作疼,平日里开山裂石,再容易不过的宝剑,在此时完全的失去了力量,别说将枯木洞的石门从中间刺开,哪怕是一个针眼大的小洞,都没有在石门上面弄出来。

    “呵呵,我说小钱哥哥,不是昨天吃得太多了,一身的力气都消耗,拿这个破石门没有办法吧?”龟大眼扭着细腰,也不帮忙,只是笑说着风凉话。

    脸上发烧,双目赤红的龟小钱,在美貌的师妹面前,丢了一个这么大的脸,如何还按捺得住,鼻子里面重重的哼了一声,右手也举了起来,捏着剑诀,又是一道白光从背上飞出,居然是双剑齐飞,奔着那石门又狠狠的刺了过去。

    双剑齐飞,不是修行到了一定的水准,绝对施展不出来的,这威势明显不同于刚才的攻击,两道白光在空中合到一块,带出丈多长的白光,狠狠的撞上了石门。

    出乎意料之外,那石门上依旧传出巨响,却是分毫没有动弹,这么强大的攻击,似乎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看起来吓人罢了。

    这下连龟大眼也变了脸色,本来激怒龟小钱,就是想看看其真正的实力所在,别看两人一副要好的模样,可在龟灵圣母座下的弟子,哪一个不是暗地里勾心斗角,表面上好得如胶似漆呢。

    “小钱哥哥,你将剑光扫向前面那个山包试试。”为了证实心中的想法,龟大眼顾不得嘲笑,扬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包,轻轻说道。

    龟小钱立即明白过来,也不答话,点了点头,双手剑诀如旧,指向了大约一里远的小山包,只见这道丈许长的白色光华,随着龟小钱的手指前伸,带出尖锐的破空声音,直接轰在了目的地。

    一点的意外都没有,那小山包被这丈许长的白光,直接削平,只留一点点的痕迹,一个圆形的大坑现出,证明那个小山包曾经存在过。

    龟小钱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双剑齐飞的功力,到底不是吹的,别说是这样一座小山包,就是再大一些,也能够轰得一点不剩,不然在龟灵圣母门下苦苦修炼了这么多年,岂不是一个笑话。

    只是龟小钱很快就笑不出来,因为龟大眼的脸色是那样的异常,呆呆的看着枯木洞的石门,而双剑也重新的飞回到了龟小钱的跟前,正有力的提醒龟小钱,这么强大的宝剑,居然连人家的大门也弄不开。

    “别说了,让我来。”大约看出了龟小钱的不服气,龟大眼阻止了他的分辨,身子一扭一扭的,站到了枯木洞前,眼睛放出幽幽的蓝光,不停的探查起面前古怪的石门来。

    这个时候,两个心高气傲的龟灵圣母座下弟子,也不得不承认,枯木洞主这个防御洞门的术法不简单,天下奇人异士众多,不是截阐两教就能够全部囊括的。

    认真起来,不单单是龟大眼瞧出了枯木洞的石门奇妙,连那龟小钱,也知道这石门为什么如此的坚固了,原来就这样的一道普通得不能够再普通的石门,居然是由天下间最坚硬的石头之一,云石所构成。

    云石,样子和普通的大理石并无大的区别,只有在受到极强的攻击时,才会显现出不同一般的特点来,遭到外力打击后,云石会自行收缩,上面的纹路由整齐的直条形,变成一团乱麻丝的线条。

    只是这样的简单的改变,就足以抵御普通宝剑的攻击,即使是被注入了真元力,可以媲美飞剑的驭剑攻击,也不能够破坏,以龟大眼二人的道行功力,想要用强攻破这道石门,已不可能。

    “算这老家伙走运,他爱躲就躲着,小钱哥哥,我们只管办正事要紧。”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却不得不放弃,龟大眼憋了一口气,冲着同伴大声的叫嚷起来。

    这却不是假话,他们两个此行来的重要目的,就是要采伐这棵据说有千年以上的枯木,回去给龟灵圣母作座椅,以龟灵圣母的身体,一般的木材确实瞧不上眼,也是两人有心,不知道怎么打听昆仑群山中有枯木存活,花了不少的工夫之后,果然找到。

    “好好好,是了,正事要紧,看我的。”龟小钱也是窝了一肚子火,却不敢向这个美貌的师妹发火,一方面是有讨好的想法,另一方面,道行比起龟大眼来,确有不如的地方。

    两把宝剑,还停在空中,龟小钱行动十分的快速,双手剑诀指处,幻化成丈许长的白光,冲着枯木洞前唯一的大树,横着就切了过来,竟是想将这大树切成两断。

    只可惜,龟小钱注定今天没有顺利的时候,这道白光堪堪要扫到大树的树身之前,一道黄蒙蒙的光华,从大树的底部生起,正好迎上了那道威势吓人的白光,咣当巨响,将其硬生生的荡开。

    ‘哇呀呀’,龟小钱被气得根本就说不出完整的话,一道云石构成的大门,没有办法攻破就罢了,连一棵大树也削不断,传回到同门耳中,还不得让人笑死。

    来不及细想,咬牙切齿的,一次次掐动剑诀,一次次的强力攻击,白色的光华,几乎不作停歇的对大树进行了最为快速的攻击,全身的真元力都消耗完毕之后,龟小钱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一通好砍好削,龟小钱放弃了操纵宝剑的章法,只是胡乱用力,激起尘土飞扬,沙石乱窜,枯木洞外这块空地,已经瞧不清人影,那龟大眼更是早早的挪开,冷眼观看龟小钱施为。

    在龟小钱的期待眼神中,尘土终于散去,只是看了一眼,龟小钱惨叫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本来就消耗掉了全身的功力,再看到大树毫发无伤时,其中的打击可想而知。

    至于化身成狗尾巴草的棒槌,和附在大树上的刺头,早就吓成傻傻的不能动弹,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们都幻形成功,连想晕过去都不行,亲眼见过这样恐怖的攻击,一次接一次的冲过来,就算在连带保护下没有受到伤害,心理上还是很难承受。

    枯木洞主,稳坐于枯木洞中的蒲团之上,口中念念有词,一道淡淡的光华,从其身上发散,联系到外面的大树上面,正是枯木洞主的施为,才保护大树免遭龟小钱的宝剑残害。

    倒不是枯木洞主胆小怕事,更不是枯木洞主的修为会比外面两个敌人低,只是事发突然,枯木洞主毫无准备,两个徒弟也被堵在洞外,稍微不慎,他们就有性命之危,投鼠忌器之下,枯木洞主才不得不消极防守,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希望外面的敌人知难而退。

    不能够说枯木洞主的选择错误,如果不是龟大眼和龟小钱一同过来,或许到了这种地步,龟小钱再如何的自负,也只有黯然退走,可加上龟大眼,就不同了,只稍微的思索了一番,龟大眼就想出不对的地方来。

    凭枯木洞主目前的实力,足以应付两人,这么高的修为,竟然不战而逃,连名声也不顾,实在是罕见,若非没有一定的苦衷,让人太难相信。

    龟大眼想到这里,并不像龟小钱那样的灰心丧气,一双大眼睛,耐心的在枯木洞外寻找起来。

    也是应当出事,棒槌的幻形术还处于第一层,虽然变化成了狗尾巴草,可那形状实在是古怪了一些,龟大眼才瞧了一会,心中便有点感觉,一伸手,就将这个古怪的狗尾巴草拨了起来。

    催动一点真元力到狗尾巴草上,顺手往地上一摔,棒槌那瘦小的身形,被摔得显现出来,任凭枯木洞主的修行再如何高法,也来不及施救,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徒弟被捉住,最为担心的问题,还是出现了。

    不说枯木洞主暗自后悔,没有催动最强的力量,强行将两个徒弟带回洞中,使他们陷入到困境之中,只说龟大眼一见棒槌的身形显现出来,心里更加的肯定,紧皱着的眉头舒展,甚至格格的笑了起来。

    这一通令人发毛的笑声,让那躺倒在地上的龟小钱也清醒过来,往这边看过之后,也是大喜过望,正主虽然没有捉住,抓了个小妖怪,可不是大大的机会。

    “大眼妹妹,还是你厉害。”心服口服之下,龟小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窜了过来,拎着不知所措的棒槌嚷了起来,道:“枯木洞主,你个老东西,看到没有,这黄鼠狼是你弟子吧,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出来,就等着给你徒弟收尸。”

    龟小钱这一通话,说得顺溜之至,绝对不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的家伙,这么简单的言辞,枯木洞主偏偏就没有办法反击,只急得从蒲团上面站起来,又坐下去,坐下去,又站起来,团团乱转。

    尽管没有教多少本领给棒槌和刺头,但相处这么多年,特别是棒槌,师徒间共处了几十年,眼见棒槌被人杀死,枯木洞主再怎么铁石心肠,自问也没有办法做到,可这一出去的话,照敌人的心狠手辣,只怕是人树皆亡,谁也没有办法活下来。

    龟小钱似乎听到了枯木洞主在里面急得走来走去的动静,也不急着数数,只是将口中的话,翻来覆去的讲了好几遍,瞧那模样,不生生的将枯木洞主逼出来,肯定不会罢休。

    都不用亲眼去瞧,枯木洞主能够想像得出,棒槌会遭受怎么样的痛苦,而这一切,全是由于自己这个不敢随便伤人的师傅造成的,如果一见面,枯木洞主就下了狠手,断不会出现这样被动的地步。

    听到外面的龟小钱,终于没有耐心再耗下去,开始认真的计数起来,枯木洞主知道,再不出现,棒槌这条小命怕是难保,一狠心一跺脚,枯木洞主就要撤去洞口的禁制,再次出洞。

    正在这里,却听到外面传出龟小钱的怒吼声音,枯木洞主心里产生不妙的念头,赶紧的冲了出来,却是怔住。

    原来,龟小钱的头上,忽然多了一个刺球,长满尖刺的刺头,现出原形,一个球状的刺猬,狠狠的刺在龟小钱的头顶,这可是一根根比钢针都不差的硬刺,那龟小钱哪里受得住,跳脚大叫。

    一边叫着,一边双手上意识的往头上抓去,却哪里有什么效果,不但没有扯动横下一条心要造成伤害的刺头,反而被尖刺将手上扎得鲜血淋漓,疼上加疼,龟小钱叫得愈发的厉害。

    棒槌被扔到了地上,生死不知,除了龟小钱跳脚呼痛外,还有那龟大眼,气急败坏的催动出背上的宝剑,悬在龟小钱的头顶,盘旋了半天,就是不敢毫无顾忌的攻击,想必怕误伤了龟小钱。

    枯木洞主看得又是解气,又是惭愧,解气的自然是龟小钱这副狼狈样子,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惭愧的是,居然连刺头都不如,畏手畏脚的,被对方的截教名头震住,没有放手施为,造成棒槌的痛苦伤害。

    将身体化作一股轻风,轻松的卷起地上的棒槌,直接丢进了枯木洞中后,枯木洞主幻化成一个手执长枪的金甲天神,天神身高在三丈开外,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射出神光,将闪亮的枪尖对准了龟小钱。

    强大的气势,从枯木洞主的天神外形上散发出来,有如一座沉重的大山从天而降,逼得稍远一些距离的龟大眼都快要喘不过气来,更别提龟小钱,这个被枯木洞主锁定的目标,越发的苦不堪言。

    只是轻轻一点,枪尖前端,一点金光,奔着那龟小钱的咽喉而去,没有一点的停顿,龟小钱的身体应声倒下,连半点挣扎都不曾出现,毙命当场。

    从枯木洞主幻化成天神,到龟小钱倒地的时间,也就是一转瞬间,在场的人还没有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龟小钱已经倒地身亡。

    惨叫声音嘎然而止,刺头当时呆住,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刚才还充满的憎恨的感觉,可眼见龟小钱突然被师傅枯木洞主杀死,热乎乎的身体瞬时变冷,刺头胃里面一阵恶心,忙不迭的滚开。

    “别怕,刺头,有师傅我在呢。”枯木洞主还是那个在天神模样,威风凛凛,说出话来声若洪钟,即使是压低了声音,刺头还是觉得耳朵有些发疼。

    就是这样,枯木洞主的话,显然是有很大的作用,刺头一下子安静下来,由惊慌转成了欣喜,心情出奇的好了起来。

    “你走吧,回去告诉龟灵圣母,就说老朋友枯木问候了。”枯木洞主盯住了不知如何是好的龟大眼,冷冷的说了一声,虽然态度和之前大相径庭,到底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

    秒杀龟小钱,只怕是师傅龟灵圣母也不是这么容易做到,龟大眼知道这个穿着青袍的瘦小老者,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的差劲,想起之前差点催动了媚惑术法,不由得惊出一身的冷汗。

    总算留得性命,暗叫侥幸的龟大眼庆幸自己没有贸然攻击枯木洞主,手上剑诀一引,依旧悬在空中的宝剑,准确的回到背上的剑鞘里面,连场面话也不敢交待,冲着枯木洞主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慢着。”枯木洞主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冷冰冰,听得龟大眼身子一震,无奈回过头来,脸上已经是绝望的神情。

    枯木洞主伸出手指,点着龟小钱的尸体,说道:“你同门的身体,不要留在这里现眼,快些一并带走。”

    才死不久的龟小钱,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缩小到巴掌大小,赫然是一只绿头乌龟,此时死得透彻,肚皮翻了过来,四肢软软的搭下。

    不敢言语,抓起绿头乌龟,身子一纵,急速的向山下赶走,在生死关上走了一遭,生怕再晚一些,枯木洞主又会改变主意,龟大眼几乎是用尽全部的力量在奔跑,偶尔有踉跄也不敢停顿,只是一个劲的向前飞奔,眨眼间就没了踪影,远远的去了。

    那两把龟小钱背上的宝剑,连同剑鞘,龟大眼都顾不上带走,枯木洞主看着其远去的背景,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叫出声来,缓缓的走过去,拣起地上的剑鞘,将两把随着龟小钱死去,掉到地上的宝剑,‘呛啷’一声,分别送入鞘中。

    “师傅,好厉害,师傅好厉害啊。”刺头高兴的蹦了起来,亲眼见到枯木洞主的大展神威的振奋心情,绝对不是一般的痛快,特别是敌人一死一逃的狼狈样子,笑得刺头的眼睛都睁不开。

    才叫得两声,就见枯木洞主一阵阵的摇晃,手中的宝剑拿捏不稳,接连掉在地上,枯木洞主在刺头眼中无比高大的身躯,迅速的缩小,回复成枯木洞主平时瘦小的身材,软软的往后倒了下来。( 封神奇缘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910/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