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封神奇缘 > 第三章 圣母弟子
    “棒槌,棒槌,你快来看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刺头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虽然枯木洞主和刺头,认真严肃的解释了棒槌的含义,还是没有一点的效果,认定了这个名字的棒槌,十分坚定的要求了保留这个名称。

    无奈之下,枯木洞主和刺头,只得作罢,毕竟有人要做棒槌,这也是人家的权利。

    “来了,来了,师傅传授的幻身之法,有进展了啊?”棒槌比起前一阵子的打扮,没有什么变化,顶多就是额头上有了一圈木环套着,这是枯木洞主正式弟子的标志,一边答应着刺头的呼喊,一边冲了出来,四下查找。

    这一阵子,枯木洞主就是让他们苦练幻身之法,据说修炼到了一定的水平,就可以和枯木洞主一样,不再以原形示人,可以人模人样的出现了。

    好处还不止这一点点,不仅以后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普通人中间,没有人会惊慌恐惧,引来剿杀他们这种小妖怪的高人,而且在修炼的进度上,也会有很大的提高,早就知道这些的棒槌和刺头,自然是拼了命的修炼,两个家伙你追我赶的,生怕被对方超过。

    今天,就是轮到刺头展示修炼的成就,由棒槌进行识别的事情,幻化只是第一步,关键还在于没有人能够识破,两人一直就是这样彼此寻找对方的破绽,从而以期达到更高的境界。

    枯木洞外,是一大片平地,这上面除了那棵醒目的大树外,都是一些绿油油的小草茁壮的生长,棒槌飞奔出来后,首先就瞄向了大树,而且还不是大树的其他地方,直接瞧向了大树的下部,扫了几眼后,仍不肯放弃,围着大树打了几个圈子后,没有什么发现才放弃。

    只有这么一点点的地方,棒槌和刺头躲藏了多次,又基本上明白对方的心思,这棵大树是他们俩躲得最多的地方,幻化出依存于大树的花花草草也是最多次,棒槌不会轻易放过这种地方的。

    只是出乎棒槌意料之外,无论怎么看,只差一根根的将所有的花花草草都拨起来,已经瞧得仔细之极的棒槌,毫无所获,哪怕是一点不对劲的地方都没有,完全找不出有非天然生成,属于幻化成形的东西影子。

    如果换作是另外的人,必然会要产生挫败的念头,就算不会立即放弃,多半也要失掉许多的信心,可在棒槌的脸上,完全不存在,一本正经的棒槌,一边摇摆着毛茸茸的大尾巴,一边扩大了围着大树环绕的圈子。

    可别小看这个绕圈子的办法,只有生长在野外的棒槌和刺头这样的家伙,才会知道采用这种在迷路或丢失东西时应用的方法,这种最为细心的搜索,一般说来,成功的机率是非常高的。

    只可惜,这次棒槌似乎注定了失败的结局,耐心细致的搜索之后,整个枯木洞外的平地,都被棒槌用那双小脚丈量完毕,依然没有刺头的身影,刚刚刺头的声音还如同在耳边,加上两人早有约定,不能够离开这块平地的范围,否则算输,面对这样的结果,棒槌一时之间,也有些迷惑起来。

    “出来吧,刺头,我认输了啊。”棒槌虽然出身于本性多疑,善于耍心计的黄鼠狼家族,但并不妨碍其对于刺头的直爽和真心,眼看找不到刺头,毫不迟疑的承认失败。

    “哈哈,棒槌,你也有失败的一天啊,我终于赢你一回。”刺头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了出来,棒槌赶紧的仰头向上观看,大树上,一根不起眼的小树枝,忽然一扭一扭的活动起来,随着刺头的声音,从大树上脱落,往地上一摔,一个矮小的身形显现,不正是刺头还是谁。

    “啊,刺头,你什么时候修炼成幻形术的第二层,可以附体幻形?”在枯木洞主的认真教导下,棒槌早就知道,幻形之术,有七层境界,最低一层是拟物幻形,就是前一阵子他们俩在修炼的,变个什么花花草草的,可以说变什么像什么。

    而第二层,叫做附体幻形,就是刺头展示出来的,可以依附到其他的植物上面,变成别的花草树木的一部分,两个家伙,原来水平一直不相上下,都停留在拟物幻形,谁知道刺头突然提升,进入了幻形术的第二层,附体幻形。

    刺头小小的脑袋昂了起来,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瞧得棒槌一阵阵的羡慕,又是一阵阵的鄙视,心情十分的复杂。

    “这算什么,刚刚练成而已,棒槌,总有一天,你也会达到的啊。”刺头身子一纵,跳起二尺来高,勉强拍了拍棒槌的肩膀,装作语重心长的教导。

    还不等刺头落地,棒槌身子一横,双手高高举起,接过刺头就在地上翻滚起来,道:“好啊,都会摆架子了,还摆不摆?”说完,双手连连在刺头的腋下搔动,搞得刺头痒得厉害,乐个不停。

    两个家伙在地上一通好滚,也不是第一次这样玩耍了,刺头身上的尖刺,自从学习幻形术之后,已经能够随意的收缩,此刻没有遇到敌人,和棒槌一起耍闹,更是不会刺出来,否则再借棒槌一些胆子,也不敢这样的去接着刺头玩闹。

    “刺头,你说最近是不是过得太悠闲了?”棒槌和刺头两个不和疲累的家伙,就这样你一拳头,我一巴掌,偏偏又不带什么大力,互相耍闹,可就算这样,只是力量的消耗还有不少,折腾了有小半天的工夫,直到全身上下都没有一点力气后,才软软的躺倒下来。

    “什么,悠闲?我怎么没觉得,单单陪你玩耍,我浑身上下都是酸疼!”刺头没听这一问还好,一听就蹦起老高,也就是身体的疼痛,提醒着刺头,老实的落下来躺倒,不然,刺头怕又是要对棒槌一通好揍。

    “我好惨啊,明明是一个人,却不知道倒什么霉头,做了妖怪。”无奈的惨叫一声,碰到了身体上淤青的地方,那还不是一般的疼,刺头又开始老调重弹起来。

    “好了,好了,我看你是想做人想疯了,明明是个小刺猬成精,硬要给自己安个凡人出身。”棒槌一听头就大了,急忙打断刺头的哀嚎,如果让刺头发挥下去,痛苦的人就会换成自己。

    “人,你还别说,说来就来,那边不是来了两个人,动作好快,朝我们这里过来了。”刺头忽然一翻身爬了起来,十分顺溜的爬到了大树的顶部,远远的眺望之后,大声的叫喊。

    两个白点,在远方快速的移动,若不是枯木洞位于地势较高的山峰之上,加上站立到大树上面,视野开阔,根本就不可能看到。

    最重要的,还数刺头的特殊本领,生人靠近到五里左右的范围,就会产生感应,棒槌当然知道同伴的本领,听到呼叫,也跟着爬了上来,学着刺头的样子,伸出一只手搭头额头上,向远方观看。

    这两个人的速度还真不是吹的,刺头呼喊之时,还是两个白点,等到棒槌爬上来看,已经变大了许多,距离枯木洞相当的接近,可以十分清楚看得明白了。

    “快下去,这两个人是冲着这边来的,师傅说不要随便招惹外人。”棒槌到底在枯木洞呆得多一些年头,知道枯木洞主的脾气,见刺头还在呆呆的看着,连忙催促其下树。

    说话间,两个白点,已经接近了枯木洞所在的无名山峰,那两个人的面目依稀可见,隐隐约约可以知道,是两个身穿白袍的一男一女,正在以一种非常奇怪的方式接近过来。

    这两个人,也看清了枯木洞前的大树,两个人先后发出‘磔磔’的声音,这声音是如此的可怖,隔着不短的距离,棒槌和刺头的牙齿,还是不受控制的打起抖来。

    “别动,棒槌,拟物化形,刺头,附体幻形,快。”棒槌的动作还是要快一些,首先滑到了树下,听到这个吩咐,就地一个打滚,那么大的身体,一下子变成了一根普通的狗尾巴草,虽然这根草就像棒槌的大尾巴那样的粗壮,显得有些异样。

    刺头还只下来一半,听到这声吩咐,和棒槌一样,没有半点犹豫,身体就那么的在大树上一滚,转眼间就化作一根短小的枝条,紧紧的贴在了一个更大些的树枝上,更为神奇的是,这么一个小树枝,还在前部冒出一两片小叶子。

    只有枯木洞主的声音,才会让两个顽劣的家伙不敢不听从,差不多是在他们幻形术施展开后,枯木洞主那瘦长的身形,已然出现在枯木洞外的平地上,一身青色的袍子被山风吹得呼呼作响。

    “磔磔磔,千年枯木,真的是哎。”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再一次的在那一男一女的口中传出,不过是这一点点的时间,两个白衣男女,就到了枯木洞前,即使是枯木洞主,也没有料到这两个人的速度如此快法。

    男的三十多岁,五官端正,相貌堂堂,除了一双眼睛显得稍微的小了一点,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没个定性的外,在一身白色长袍和背上的宝剑衬托下,基本上称得上完美了。

    女子年纪也差不多,比白衣男子小个一二岁而已,也是一身白袍,背着一把细长的宝剑,美貌无双,额头上一点红砂,更是增添了许多的娇媚。

    丝毫没有将枯木洞主瞧在眼中,这两个男女发出一阵阵的惊叹过后,就围着枯木洞前的大树,转起一个个的圈子来,一边看着,两人还一边的赞叹,不住的点头不止,看样子就是相中的这棵大树。

    “二位道友,远道而来,不知有何指教?”枯木洞主没有生气的意思,也不管两个男女是什么来头,按照寻常礼节,双手一捧,行了一礼后,才轻声细气的发问。

    也就是枯木洞主修炼多年,一身的火气早被锻练得无影无踪,换作是枯木洞主早年的脾气,多半和来人动手斗了半天了。

    “哦,这位道长,在和我们说话呢,小钱哥哥,你看是不是回一回人家啊。”那女子一声娇笑,肤色赛雪的手臂伸出,扯了扯同伴,柔声询问,也许女子带着天生的媚惑,听到这女子说笑,连枯木洞主这样修炼多年的,都感觉到心神有些动摇。

    那化作了狗尾巴草的棒槌和刺头,心里头也是一阵阵的迷糊,好在两人都化成了异物,为草木之类,无法自如的移动,顶多就是摇晃了几下,没有别的太大反应。

    “是吗?大眼妹妹,这里还有人呢,哈哈哈。”被称作小钱哥哥的男子,一副夸张的样子,绝对是故意做作,要从心理上狠狠打击枯木洞主,一双细小的眼睛,射出两道精光,朝枯木洞主逼来。

    暗叫声了厉害,枯木洞主不敢怠慢,多年苦修的真元力催动,迅速遍布全身,连眼睛这种脆弱的地方都没有错过后,才敢回敬男子射来的目光。

    “在下正是这枯木洞的洞主,有人称枯木洞主,也有人叫枯木道长,不知道两位道友高姓大名,到此有什么见教?”枯木洞主又一次的认真请教,比之前的态度更加的随和,脸上更是浮出善意的笑容。

    “哼哼,好说,我乃龟灵圣母座下大弟子,龟小钱,这是我的师妹,龟大眼。”枯木洞主一再忍让,好意相问,特别是正式报出名号后,龟小钱还不正面回答,多少就有示人以弱的嫌疑,自认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龟小钱,哪里抑制得住。

    “小钱哥哥,圣母不是说过,不要在外人面前泄露我们的来历嘛。”那女子,也就是龟大眼,一双水花花的大眼睛,抛出一个媚眼,半是嗔怪,半是提醒。

    “嘿嘿,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话音未落,龟小钱仍是笑容满面,手上捏出一个剑诀,一道白光从背上冲出,正是那把宝剑,被其催动,宛若流星赶月,奔着枯木洞主的头顶刺来。

    “原来是截教十大弟子中排行第九的龟灵圣母的弟子,怪不得这么心狠手毒。”枯木洞主一直好言相对,没想别人说动手就动手,差不多是近似于偷袭的卑鄙手段,让枯木洞主怒气上涌。

    真元力早就贯注全身的情况下,枯木洞主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险些的闪避开去,只是一身的冷汗,还是免不了被惊吓出来。

    要知道,截教可是天下最厉害的教派之一,相传出神仙的地方,能够与之抗衡的,就只有昆仑山深处的阐教,枯木洞主再怎么没有见识,这些还是明白的。

    龟小钱也是吃了一惊,向来没有落空过的御剑术,竟然被这个不起眼的瘦小男人躲了过去,加上听到枯木洞主抱怨的话,心头一惊,那宝剑上的白光散去,悬在空中。

    仍是保留着剑诀,不敢放松,龟小钱厉声叫道:“道友,难道识得我师傅圣母她老人家不成?”

    截教中间,上下之间的规矩,虽然没有阐教那么严格,但多少也有一点顾忌,若是枯木洞主与龟灵圣母有旧,回到截教总坛碧游洞中就不是那么好交待的。

    “龟灵圣母?”枯木洞主脸色稍微的好了一些,带着反问语气的说道。

    “是啊,你认识我师傅圣母大人啊?”那龟大眼也慎重起来,一本正经,不复有那种说不出的媚意。

    “不认识。”枯木洞主三字吐出,人影连闪,奔路逃回洞中,紧紧的关闭了大门。( 封神奇缘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910/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