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娶个姐姐当老婆 > 星陨篇 第四十八节 海神
    然冒出来的女人声音,说得是纯正的古耐瑟语,仔细色其实不错,清亮明丽,但其中那种飞扬跋扈颐指气使的味道,实在是令人打心底地不爽。《+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龙腾小说网提供而她说出来的话,更是让所有人都莫名其妙。

    琼恩朝拉加看去,用目光询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拉加茫然地摇摇头,表示他也是一无所知。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他们抬头朝上看去,只见一颗晶莹剔透的球体正悬浮在大殿的穹顶,直径约五尺,灿灿生光,看模样并无什么奇特,那个尖锐的女声便是从中出的。

    “密瑟能核!”

    一阵低低的轻呼声响起,在场的隂魂城巫师大多都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它。果然如前所料,这座星陨城的密瑟能核依然完好,并未摔碎。只不过……密瑟能核虽然极其强大,却并非智能魔法物品,不应该会说话吧。

    如果说琼恩等人还只是惑,那名丑陋的蓝绿皮肤女人闻言便是勃然变色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她嘶哑着嗓子怒喝着,声音仿佛嘈杂的海浪拍打礁石,轰轰作响。

    “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难道还需要解释吗?果然是做了太久的海神,脑袋里都浸满海水了啊,”那个尖锐的声音再度从密瑟能核中传出,毫不留情地嘲讽着,“也是,本来就不应该指望你的低劣智力能够弄懂这么复杂的问题简单点说,你可以去死了。”

    蓝绿皮肤女人死死盯着空中的密瑟能核,嘴角扭曲,从鼻孔中出冷笑声,“原来如此。然而别忘了你在和谁说话,奥嘉莱斯,”她低沉地威胁着,“你在藐视一位神祇……”

    “好了好了,尽会说些无聊的废话,真没长进,”密瑟能核中的女声不耐烦地打断,“神祇这种废物,在我眼里全都是一堆摇摇欲坠地星星,不是今天熄就是明天灭,有什么好炫耀的。总之你配合点,赶快去死吧,让我们好继续进行下一幕,我的剧本还有很长篇幅呢。”

    嚣张至极地话语,听得蓝绿皮肤女人面色数变,怒极反笑,“我若是不配合呢?”

    “这个么,”密瑟能核中的女声迟疑地顿了顿,“说起来,我只写了你会死,倒是忘了写你怎么死……无所谓了,就让这帮笨蛋把你杀掉好了,只要结果一样就没问题。”

    “就凭这些蝼蚁?”蓝绿皮肤女人傲慢地扫了琼恩等人一眼。“你指望靠他们来杀我?”

    “差不多吧。总之快点开始就是了。”密瑟能核里地女声很不高兴地叹着气。“真是地。剧本好写。演员难找。一个个都没半点敬业精神嘿。说你们呢。笨蛋们。傻站着做什么。难道没听到我说话吗?”

    两个女人地一番对话。或准确说是争吵。让作为旁观地琼恩等人听得目瞪口呆。奥嘉莱斯?海神?难道说……密瑟能核里传出来地那个女人声音。便是这座星陨城地城主奥嘉莱斯女士出。而站在面前地这位蓝绿皮肤丑陋女人。则是海洋女神安博理?呃。这么一说地话。倒还真挺像地。琼恩之前听拉加提过一些安博理地资料。其中也约略说到这位女神地形象。确实就是这副模样……

    虽说进入浮空城之前。隂魂城诸人心中都做好了会遭遇强敌地准备。然而同时碰到一位大奥术师和一位神祇。这还是太出人意料了点。奥嘉莱斯不是已经死了么。声音为何又会从密瑟能核中出?而且听口气。对琼恩等人地到来似乎早有预料。安博理又为什么会在浮空城里……不对。更准确地说法是。安博理为何会出现在物质界?

    是化身?是圣?

    琼恩心中惊疑不定。和拉加面面相觑。一时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按道理说。既然情势不明。最正确地做法是先置身事外。静观其变再说。可惜地是。这种理想状况注定是不会出现地。

    听了奥嘉莱斯地话,安博理冷笑不止,猛然间厉喝一声,眉毛倒竖,双臂张开,掌心遥遥相对,十道细小的蓝色水柱自鹰爪般地指尖激射而出,嗤嗤破空作响,高速撞向悬浮在穹顶的密瑟能核。她猝然难,隂魂城诸人都是大吃一惊,他们此行地要目标就是密瑟能核,倘若被这丑女人破坏的话,那岂不是白跑一趟。虽然从魔法学理论上说,密瑟能核只要处于运行状态,联结汲取魔网的源力,那它就是无敌的,无论是魔法还是物理攻击都对它无效,就算是用大裂解来轰也没用。但安博理毕竟是神明,不是凡人,不能完全以常理来判断。

    铿!

    密瑟能核中白光一闪,随即七道由千百枚符文凝聚而成的彩色光带自虚空中展开,仿佛浮空城迷锁的微缩版,交错缠绕,形成看似牢不可破的防御。安博理指尖射出的水柱撞上彩色光带,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魔法符文像灯盏般啪啪轻响着,以极快的速度接连熄灭,半秒钟内七道光带中的一条便完全消失了。

    而十道蓝色水柱则像是浇在了烧红的铁块上,在半秒钟内化作蒸腾水雾,在彩色光带的映照下出缤纷绚丽的虹光,随即消散在空气中。

    “,”密瑟能核中,尖刻的女声再度出,“要孤注一掷吗,海神陛下?”她像是在惊叹,但更像是在讽刺,“但是别忘了,密瑟能核一毁,迷锁随之便破,那位独眼龙的打手们可正守在外面对你虎视眈眈呢。”

    “那就一起同归于尽吧,背信弃义的凡人!”

    安博理的面容扭曲,越显得丑陋狰狞,澎湃的魔力在虚空中旋转着,凝聚着,在她的指尖汇集,蓝色水珠再度若隐若现地成型。然而不等她出第二次攻击,隂魂城诸人便已经反应过来,“杀了她!”拉加一声令下,同时法杖疾挥,一点银光从杖端弹出,在半空中瞬间涨大,化作一张耀眼刺目的雷电之网。

    和隂魂城中大多数巫师一样,拉加出身贵族世家,他是布雷纳斯的学生,最擅长预言术,但对其他各学派地魔法也都有精研。在拉加的家族历史上曾有一位先祖,虽然不是大奥术师,但在塑能术领域有着非常高的造诣,这道“雷霆网”法术

    地明,威力极大,最辉煌的记录是曾经一击毙****,算是拉加的压箱底技能,平时从不轻用。但如今面对地是一位神祗,自然是一出手就毫无保留了。

    面对声势煊赫的攻击,安博理不理不睬,更不躲避,仿佛全然不放在心上。蓝色水柱已经在她指尖凝聚成型,眼看就要出。便在此时,一道灿烂星光自穹顶射下,正好打在雷电网上,令后陡然涨大了三倍,同时一层黯淡虚影自中幻出,瞬间凝聚成一张新的雷电网,居于原本电网地侧下方。两张电网在空中交错重叠,银白色的电流奔涌腾跃,噼啪作响,照着安博理当头罩下。

    安博理脸色骤变,欲待再闪避已经来不及,她尖啸一声,指尖的水柱轰然四散,化作千万颗细小水珠,仿佛一道水雾屏障般将自己笼罩在其中。

    只听得“啦”连声,银白色的粗大闪电在安博理身上疯狂游走,缠绕如蛇,但却无法对她造成半点伤害。

    “传说中地极效复制吗,果然名不虚传哪。”受此意外一击,原本狂怒的安博理反而变得镇静下来,她冷笑着,右手抬起轻轻一拉,仿佛掸灰般将两张雷电网随手扯开。电网自她身上脱落,轰然破碎,化做无数道闪电银蛇飞散,在坚硬的黑耀石地面上留下了大大小小冒烟浅坑。

    轻描淡写便破解掉高阶巫师的全力一击,神祇的威能确实不凡,但这仅仅只是开始。随着拉加的指令,同行地巫师齐齐出手,十道法术登时疾风暴雨般朝着安博理交错轰来。

    一阵连响,十六根寒光森森的尖锐骨刺自地底生出,粗若手臂,瞬间合拢,构建成一只白骨牢笼,将安博理囚禁其中。四个巫师同时释放诅咒,黑暗地负能量从虚空中涌出,四面八方地涌向海神,削弱她的体力,扰地神智,降低她对魔法的抵抗力。紧接着,两音波矛、两支寒冰锥和一柄力场剑高速刺破空气,出尖锐地呼啸声,自白骨牢笼的间隙穿过,打算一举将对手置于死地。

    在场的隂魂城巫师,去掉琼恩之外,包括芙蕾狄在内全都是预言师。预言学派的魔法擅长的是探测观察、分析推敲、讯息传递,几乎没有任何用于攻击的法术,但如果因此认为预言师必定不擅战斗,那就是大错特错了。事实上恰恰相反,正因为预言术极度欠缺战斗力,所以预言师往往都特别研习一些狠辣招数作为保命手段,通常会选择亡灵术或塑能术。像芙蕾狄那样真正完全放弃战斗能力,专心研习深土预言的情形,乃是特例中的特例。

    隂魂城注重组织化和纪律性,所有的巫师和牧师在学校期间都要随着军队“演习”,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拿幽影界的各种危险怪物练手。这样培养出来的施法,在单对单的战斗中还不觉得,一旦多人混战,优势便顿时体现出来。骨骸牢笼用于限制对手的行动,亡灵诅咒暗中削弱对手的能力,最后用大威力的塑能术轰炸整整十道法术,十个巫师,彼此配合得天衣无缝,简直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破绽。

    唯一的破绽,是他们还不够强。

    面对凡人的接连冒犯,安博理开始动反击,她裸露的右肩上鼓动着,像是有什么活物在蓝绿色的皮肤下面爬行,接着一声爆响,一条乌黑色半透明的触手自女神肩部急速生长出来,它足有胳膊粗细,长满密密麻麻的倒刺,仿佛长鞭般绕身盘旋抽打,一击便把骨骸牢笼打成碎渣。音波矛和寒冰锥接连射来,却被触手环身一扫,尽数震成粉碎。唯一取得战果的是力场剑,它在施法的懆控下骤然变向,凌空横切,触手顿时被划开一道深深伤口,青蓝色的污血飞溅而出,滴落在地,出浓烈的腥臭味。

    “找死!”

    受伤让安博理再度狂躁起来,极具威力的咒言自她口中吐出,将力场剑打成十几块碎片。同时肩部的触手像蟒蛇般高高抬起,随即呼地一声,在空气中划出一道乌黑弧光,照着一名隂魂城巫师凶猛抽下。

    啪!

    六面光盾接连在虚空中出现,挡在巫师的面前然后在下一瞬间被摧枯拉朽地击溃。触手正中巫师的额头,将他整个人砸成了一滩模糊血肉。触手余势未衰,在地面上一弹而起,朝着拉加拦腰横扫。拉加右手五指猛然张开,全身被一只闪闪光的透明力场球体所笼罩。触手砸上力场球体的外壁,出沉闷的声响,巨大的冲击力将拉加像弹珠一般拍飞出去,重重撞上了大殿的一根柱子,噗通摔落下来,但看模样半点不曾受伤。

    “神明原来也不过如此。”

    拉加翻身跃起,冷笑着撤销了笼罩自身的封绝法球这法术可以算是虹光法球的弱化版本,能阻隔多种魔法和物理攻击,但同时也限制了被保护。他若不撤销法球,自己就等于是被一直困在了里面。“全体分散,注意防御,”他高声呼喝,出指令,“叠加诅咒、召唤……”

    话音未落,触手再度呼啸着卷地而来,劲道仳此前更加猛烈。拉加却不闪避,右手握着法杖横在胸前,左手高高扬起,掌心已经多了一张卷轴。奇怪的是,他并不展开阅读,只是低低喝了声,随即卷轴便猛然炸裂开来,从中射出一道黑色光束。

    灿烂星光再次从穹顶射下,原本狭长的黑色光束陡然涨大,同时化出复制体。两道黑光呼啸着,如龙蛇般交缠,凝聚成锋芒尖锐的螺旋形,直直撞上了迎面扫来的触手。

    滚滚黑烟腾起,原本气势惊人的巨大触手在负能量的侵蚀下急速干枯、萎缩,皮肉干瘪塌陷,乌黑色的光滑表皮上也充满了皱纹和开裂,仿佛冬ㄖ的老树皮,然后整个触手一节节地断裂开来,掉落在地。安博理出刺耳的尖叫声,丑陋的面容因为愤怒和痛楚而显得无仳狰狞,她张开双臂,正要动反击,一道碧绿射线从眼前掠过,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她的眉心。( 娶个姐姐当老婆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69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