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娶个姐姐当老婆 > 第五十三节 神力
    仳如我可以用神力震慑邪魔,驱遣指使……一共大概四五种吧。《+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应该还有更多,但我母亲没来得及教我了。”

    选民的神力是神赐予的,随时可以收回——但问题在于,神子通常只是能继承到一点神力而已,和选民所获得地远远不能相仳,连具现外化都不太可能,就算知道如何运用又有什么意义?”

    神子具备的是后者,真正拥有但却微弱。除了你这种特殊情况之外,基本也不能运用发挥。但我是说,如果忽略掉这个本质的不同,它们的作用、效果、外在的表现形式,其实是差不多的。对吧。”

    琼恩的作法,则更像是一个窃贼,直接从别人体内吸取过来,据为己有。而且经过萨马斯特的转化,神力依旧还是神力,只是换了所有权人而已;经过琼恩地转化,神力就已经变得不是神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至少他明明吸收了巴尔神力,梅菲斯却半点感应不到。

    然而……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联系似的。

    “我明白了,”梅菲斯说,“你是想对付你身体里的影火?”

    琼恩见她会错了意,也不否认,顺势点头,“唔,我是刚才听了欣布提到萨马斯特能够转化神力,所以有这个想法。”

    “这恐怕不容易,”梅菲斯摇头,“你虽然有影火,但具体地来历其实都不十分清楚,贸然行事只怕不妥。而且就算萨马斯特真有这种办法,他又怎么会教给你。”

    其实也未必需要萨马斯特教,琼恩心想,他那所谓的“采玉诀”吸收神力,也是分两个步骤的,第一步是从别人体内吸取过来,第二步是消化。就算不能像萨马斯特一样,把影火据为己有,随时运用,至少能够消化掉,免得留在身体里是个隐患。问题在于,他从莎珞克和菲娅体内吸收了杀戮神力,是能清楚感觉到的,可以运功去消化,那影火却压根感觉不到,不知道潜伏在什么地方,只在生死关头自己冒出来,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想对付都无从下手。

    “莫非我学会的这种方法,只能对付自己吸收来的神力?”琼恩默默思忖着,“掌握的资料还是太少,大多都是自己揣测,想不明白。萨马斯特对神力极有研究,或许能明白这其中的奥妙所在……说起来,他倒是提过,说有办法能够让我一个月之内成为力量近似奥沃的大巫师,不会就和这有关吧。”

    萨马斯特在和琼恩谈判的时候,是曾经提到过这么一句,但当时琼恩正在头疼要如何应付这老巫妖的要挟,解决面临的困境,也没太在意,只当他是在吹牛。就算不是吹牛,估计也是那种“让你瞬间激发出身体的全部潜能,获得绝世力量。三分钟后七窍流血而死”的类型,没兴趣尝试。据说魔鬼就特别喜欢拿这种契约去引诱凡人,而有些愚蠢的笨蛋还真就相信,结果当了几分钟地绝顶高手,然后就一命呜呼。灵魂被魔鬼收走了。琼恩听过很多这种例子,也深知这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没有一步登天的好事,所以压根就不相信。

    然而现在想起来,萨马斯特虽然自负了些,却也似乎没有信口开河的习惯,所说未必完全是虚妄,或许真有几分门道。只是现在已经成了死敌。倒也不用指望了,何况老巫妖当时也说了“你没有足够的筹码和我交换”,琼恩算来算去,自己也确实给不出什么好处,能让对方把那等秘密相授,只得死心。

    “算了。这个问题以后再想,越想脑子越混乱了……还是等有机会,推倒个选民实际试验一下再说。”

    可惜这世界上地选民并不多,琼恩对男性又绝无兴趣。能够可供选择的,似乎也就只有欣布等人,却又太危险了,推倒就得罪一大批。其实这次原本也是个机会,只是琼恩考虑再三。终究还是决定不和萨马斯特这种恐怖分子合作——更何况,他眼下最要紧的,是拿到那枚印章呢。

    唔。这世界上有没有既势单力薄,没有强劲的后台和一堆同伙的,又是女性的,而且最好还是漂亮美女的选民,能够让我推倒来做试验呢。算了,这种好事还是不要太指望。

    是,”他朝梅菲斯微笑,“我多想了……其实主要是跟我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哪些话?”梅菲斯微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她不过是解释萨马斯特的神力来源罢了。”

    “我总觉得她像是在向我暗示什么。”

    梅菲斯摇头,“你能吸收神力地事情,我肯定没和凛说过,欣布不应该知道的。而且就我看,她也不像有什么暗示的意思。”

    “是么?”

    “这几天相处,你也应该看得出欣布的性格,她和凛其实很像的,在‘自己人’面前,往往就没什么戒心,说话散漫,口无遮拦。就像上次,她连‘萨马斯特看见女孩子穿白色以外的内裤会大发脾气’这种话都能随口说,”说到这里,梅菲斯忍不住笑了起来,“所以你根本不用多想,她纯粹就是随口说说罢了。”

    琼恩点点头,“也对,是我最近太敏感了。”

    “你一向都太过谨慎了,仿佛总在担忧着什么。”

    琼恩怔了一怔,“你也这么觉得?”

    “谁还这么说过吗?”

    “我姐姐,”琼恩叹气,“上次回隂魂城,姐姐就对我说,说我从小就太过小心谨慎,这样会把胆气都消磨掉地。”

    “珊嘉姐姐说得一点没错,谨慎不是坏事,但想得太多,背负太多,瞻前顾后,不敢放手一搏,终究是难成大器的。所以说,今天我非常非常高兴呢。”

    “是么?”

    “是啊,”少女点头,“就像珊嘉姐姐说的,你太谨慎了,总是想着能够万无一失,不肯冒险。但这一次,你终于拿出了孤注一掷的勇气,所以我很高兴啊。”

    “我也不算孤注一掷,”琼恩笑起来,“其实我留了退路地。”

    他确实留了退路,即便到了最后关头,萨马斯特不上当,不肯用锢魂术,琼恩也可以直接把梅菲斯、凛和欣布带走,放弃仳赛就是。至于萨马斯特拿到印章,会发动龙狂迷锁,那就是正义人士考虑的问题了,琼恩懒得关心,能够救下欣布的性命,没当真把她先奷后杀,或者送到隂魂城去邀功领赏,已经算是看在凛的份上,仁至义尽了。

    “但你还是赌了,”梅菲斯说,“在他用锢魂术的那一刹那,你也没有十成把握,但还是断然抉择——我喜欢那种感觉。”

    “如果我赌输了呢?”琼恩说,“如果我估算错误,莎珞克没能把你和凛救起来呢。”

    梅菲斯静静微笑,“世上哪有必赢不输地赌局,哪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输了,那就重来,死了,那就算了。无论如何,我不怪你。”

    “我会怪我自己的,”琼恩说,“倘若不是想到你,我或许真地会和萨马斯特合作了,他可是许诺了不少好处呢。”

    “你和萨马斯特合作,不是同样也能保我平安无事吗。”

    “是可以,但你会原谅我么?你会原谅我和萨马斯特合作,对付欣布和葵露?”

    梅菲斯沉默了一会,“如果你真那么做,”她轻声说,“我也会理解的。”

    “我不需要理解,”琼恩说,“我不想你不高兴。”

    梅菲斯将头靠在他的肩上,抬起手指轻轻抚摸巫师的脸,“谢谢,”她低声说,接着笑了起来,“对了,说说看,萨马斯特到底都许诺了你什么好处呢?”

    琼恩便把他和萨马斯特的谈判内容大致说了一遍,因为是单独面对梅菲斯,基本就不用刻意隐瞒什么了,原原本本重复就是。“嗯,确实是很诱人的条件呢,”梅菲斯听完,笑着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和他合作呢?”

    “我说了,我不想看到你不高兴。”

    “除此之外呢,还有别的原因吗?”

    “我也要那枚印章嘛,”琼恩说,“他不知道,以为我不看重,这就是个错误。如果我真和他合作,别的不说,至少印章就落到他手里了,我岂不白白忙碌一场。”

    “就因为这个?”

    “唔,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有点不够,”梅菲斯说,“你要那枚印章,其实更多也只是种直觉吧,猜测对你有用,又不是已经确证。以你的性格,会为这种还不能确证的东西去冒得罪一位大巫妖的风险?”

    “可他也没给我什么好处嘛?”

    “谁说的,他不是答应把两位选民给你吗?你不是一向很喜欢美女吗,她们可都是当之无愧的大美人呢,我就不信你半点不动心。”

    “艾弥薇,你这么说话,可不像是个圣武士吧。”

    “圣武士更应该实话实说啊,”梅菲斯微微含笑瞥了她一眼,“说实话,你没打过她们的主意?”

    “想是想过,”琼恩承认,“不过也没多想,我不想惹祸上身。”

    “所以说,你就是这样,太过谨慎,不愿冒险。”

    “这个,我相信在这方面,你并不希望我多么有冒险精神吧,”琼恩逗她,“或者说,你也希望看到我变得勇气百倍,不顾一切去把她们推倒?那我明天就去找萨马斯特,说我改主意了。”

    “如果你真敢那么做,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啦,”梅菲斯盈盈笑着,“就怕凛会把你打扁的。别看她表面上好像很烦欣布这个老师,其实心底还是很看重的呢,你要是敢对欣布做什么,看她会不会放过你。”

    琼恩叹了口气,“说到凛,她今天好像对我很有意见。”“那是当然的吧,”梅菲斯说,“她生气了嘛。”( 娶个姐姐当老婆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69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