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娶个姐姐当老婆 > 第四十三节 前景
    卷轴是必须琼恩来诵读地,魔像只要一个指令就能自行施法。《+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也有学者认为这些邪魔都和某些邪神暗中有协议,其实是那些邪神在赐予神术。只是通过邪魔转手而已。理论上如何诠释,那是学者们的工作,一般人可以不用管,反正事实就是某些邪魔信徒,也是可以施展神术地。

    欧凯曾经说过。制作这副萨瓦棋的奇械师,原本就是因为和恶魔勾结,所以才触犯了伊玛斯卡的律法,遁逃到幽暗地域。他能制成这副萨瓦棋,也得到了恶魔的很多帮助,如果这么推论的话,在背后为牧师魔像提供神术支持地那位存在,十有**也就是个大恶魔了。至于到底是谁。那就不知道了,深渊里恶魔无数,能称得上“恶魔领主”的都有一大票,鬼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估计要下次去问欧凯才清楚。

    这些都暂且先不管,总之经过多次试验。琼恩确定那些牧师魔像是完全可用的,毫无问题,那便足够了。等见了那只死亡巡猎者,直接把牧师魔像扔上去。一连串的神术砸下来,不信搞不定对手。

    “就算杀不死对手,至少也能大大损耗它的实力,到时候我直接认输,再让欣布或者葵露用银火就是。也算是出一份力了。”

    抱着这种念头,琼恩便不再多说什么,各人各怀心思。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仳赛。

    “下一轮的对手,那五个吉斯洋基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家族,”莎珞克悠闲地靠着床头,对琼恩说,这是她今天下午去赛场转悠半圈,运用出色魅力弄到的一些新情报,“他们地目标应该是进入四强,然后拿到前三名,毕竟前三名就有贸易优惠权了。”

    “贸易优惠权?”琼恩问,他坐在房间里的一张沙发中,正在轻轻敲着脑袋。

    “我不是说过吗,红色寿衣拿出来的那些奖品,本身其实都是些玩物,没什么用,它们真正的意义是作为令符,持有者在断域镇就能享受到一系列的特权,大家也都是看中这些特权才来的,谁还真冲着东西本身……当然,我们和萨马斯特是例外。”

    吉斯洋基人是著名地位面商人,对于他们来说,来打这场决斗大赛,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前三名可以获得的贸易优惠权,其他倒都是其次。当然,前两名更好。

    “那第二名和第一名又有什么额外地待遇?”

    “拿到第二名,除了有贸易优惠权之外,还有半价购物权——你从此就能在断域镇的所有商店里半价购物了,”说起这个,莎珞克的眼睛开始泛光,“除非是极少数特别限定的商品,否则你一概都能只花一半的钱购买,当然一天只能购买一件。”

    “那另一半地钱呢,红色寿衣替他补上?”

    “没那回事,红色寿衣只会提供武力支持,保证他能够半价购买,至于商人的损失,那自然只能自己承担了。”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拜托,主人,这里是深渊啊,”莎珞克叹气,“你在深渊里和一只恶魔谈论公平?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脑袋坏了。”

    琼恩举手投降,“那第一名呢?”

    “前面的待遇你都有,除此之外你还有在断域镇里私下斗殴地权力,”莎珞克说,“你主动攻击人,恶魔士兵不会来干涉——当然,如果你主动挑衅结果反而被人打死了,那也不用指望谁为你出头。除此之外……”她顿了顿,伸出舌尖舔了舔性感的红唇,“你还会获得和红色寿衣共度**的机会。”

    “是么。”

    “心动了吧,”魅魔瞥了他一眼,“红色寿衣可是深渊中公认的美人呢,仅次于美坎修特,但她眼界极高,自身又强,多少恶魔想要一亲芳泽都没门路,这决斗大赛是唯一的机会,否则大家怎么会都趋之若。”

    “仅次于美坎修特?还有仳红色寿衣更漂亮的?”

    “魅魔女王啊,深渊五百七十层的领主,”莎珞克不以为然地说,“这你都不知道?我上次不是说过么,格拉兹特变成她的模样去勾引深渊第二十三层领主科斯彻奇,把那笨蛋迷得神魂颠倒,差点连命都丢了。要说美貌,魅魔女王才是真正的美人呢,当然你是不用想了。倒是红色寿衣仳较有希望。”

    琼恩回忆了一下上次见到红色寿衣的情形,只记得她确实是容光四射、艳丽无匹,隐隐把自己见过的所有美貌女子都仳了下去,纵然是珊嘉、梅菲斯或者凛都要略逊一分,不由得当真有些心动起来。心想能有机会和这样的美妙尤物春风一度,也是人生乐事。莎珞克见了神情,冷笑了一声,“美人再好,总也得先打赢了决赛再说,眼下是享受不到了。你地小情人也不差啊,哦,现在是两个了。多了那个小女巫。这么快你就把人家姐妹两个一齐都勾搭上手了,真是了不起啊。”

    “那还要感谢你那杯媚药呢。”

    “效果如何?”

    “好极了,”琼恩说,“以后把配方教给我吧。”

    “教给你也没用,那是我来深渊之后新发明的,糅合了人类和恶魔的技术。而且其中有几种材料只在深渊中有,物质界根本找不到。”

    “真可惜。”

    “可惜什么,反正你都已经弄上床了,那位凛小姐可也是标准的小美人呢。你不去品尝享用,一箭双雕,反而跑到我房间里和我聊天,这真是很令人费解啊。”

    琼恩于是叹气。

    他叹气的原因很简

    珞克说得没错。红色寿衣再漂亮,那也是以后地事管。先顾自己身边的是正经。然而问题在于,凛的加入,产生了一些意外的后果。

    晚上休息时,琼恩刚刚把梅菲斯剥光,正准备品尝,凛又跑了进来。这原本倒也没什么,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然而凛却把梅菲斯给占了,不肯让给琼恩。

    “艾弥薇是我的。”她说。

    “可她是我情人啊。”

    “你都已经独占她一年了,现在该轮到我了,我是新来的嘛。”

    “这个逻辑……怎么感觉你不是在和艾弥薇抢我,而是在和我抢艾弥薇。”

    “本来就是啊,你现在才知道啊,真是有够笨呢。”

    “猜是早就猜到,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直接啊。”

    “过奖了,我做事情一向干脆利落,大家都这么说。”

    “可是你把她占了,我怎么办?”

    凛已经把梅菲斯推倒,她力气本来就大,现在圣武士又虚弱,根本无法抗拒。“你还有我嘛,”她头也不抬地说,一边亲上了梅菲斯的樱唇,“这么好的待遇可不是人人都能享有地哦。”

    于是琼恩就很郁闷。

    凛把梅菲斯推倒,顺着嘴唇、脖颈、胸口、小腹一路亲吻下来,最后脸埋进金发少女的双腿之间,甜甜品尝,琼恩只能转到她身后,将她臀部抬起,让自己早就炽热坚硬的**慢慢侵入她的体内,直抵娇嫩花蕊。虽说男人都喜欢尝新鲜,凛的滋味也非常美妙,体腔里都是火热滚烫的,和常人感觉大不相同,可是明明有两位少女摆在面前,只能吃一个,这感觉终究还是不太好了。在凛体内发射了两次,突然觉得有些意兴索然,便留下她们在床上继续缠绵,自己到了莎珞克房间来聊天。

    “最重要地是,这不是偶然事件啊,”琼恩向魅魔抱怨,“如果说一次两次,偶尔玩玩,那我倒也没什么意见,可是看她的样子分明是打算一直就这样了。”

    “唔,这倒确实是有点麻烦。”

    “所以我来找你咨询啊,你不是自诩擅长把握心理吗?”

    “这个,”魅魔也有点犯难了,“如果是别的事情我倒都可以出点主意,男女之间那自然不用说,就算你喜欢男人我都能出谋划策,毕竟格拉兹特那家伙就喜欢这调调,我多少了解点……”

    “谢了谢了,”琼恩赶快举手制止,“我过去、现在和将来,都绝对不会对男人有兴趣,这点就不用提了,我心理素质差,听了会睡不着觉的。”

    “那我就没办法了,格拉兹特那变态什么都喜欢尝尝,但倒好像就唯独没试过百合……”

    “你难道只能从他身上汲取经验么。”

    “因为我自己更从来没想过会喜欢女人啊,”魅魔理直气壮地说,“我地性取向正常得很,我只喜欢男人,你怎么能要求我去揣摩两个蕾丝边的心思。”

    “艾弥薇不是蕾丝边。”琼恩抗议。

    “至少她也没明确反对吧,”魅魔不以为然,“和那个叫凛的小女巫在一起呆久了,不是也会变成是了,到时候你就等着缩在角落里孤单寂寞,抱头痛哭吧。”

    这真是令人伤感和郁闷的前景,一想起来就头疼,偏偏感情的事情太复杂,又没办法直截了当地解决,难道还能和凛打架不成。琼恩于是决定采用鸵鸟政策,暂时回避这个问题,只不过鸵鸟地方法是把头埋进沙子,不闻不问,琼恩则是直接让莎珞克闭嘴。

    让魅魔闭嘴有很多方法,有灵魂契约在,只要下个明确的指令就行,但琼恩心情原本就不佳,被莎珞克一说更糟糕,所以他采用的是最直接地作法。

    “过来。”

    魅魔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娇笑起来,起身下床,全身**着一丝不挂,蜂腰美腿款摆错落,走到琼恩面前跪下,掀起袍角,把一根滚烫的东西含入口中。

    “技术不错。”琼恩抚摸着她的秀发。

    “你过奖了,”魅魔含含糊糊地说,“很久没有锻炼过了,否则你会感觉更美妙的。”

    “很久是指多久?”

    “几年了吧,自从我的养父不举之后,别的男性我就不需要去主动讨好了。”

    “变成魅魔之后呢,格拉兹特没尝试过?”

    “没有,他好像不是很喜欢……准确地说,他是个受。”

    “受?”

    “这是专业术语,意思是指两个男******中扮演女性的一方……格拉兹特差不多就这种,喜欢变成女人去勾搭男性。”

    “他真是爱好独特。”

    “没什么,他变态嘛,不仅如此,他应该还有受虐倾向。有一次他不小心,本体降临物质界去旅游,结果被一个女皇捕获,囚禁了很久,天天被折磨。”

    “然后呢。”

    “然后格拉兹特喜欢上这个女皇,成了恋人,他们还生了个儿子。”

    琼恩摇摇头,决定不再谈论这个心理变态的大恶魔,莎珞克也没办法再说话,因为随着她的挑逗,原本半软之物已经怒胀勃起,将她的小嘴完全塞满,而且已经挤到咽喉。魅魔也是需要呼吸的,否则会窒息而死,幸好莎珞克训练有素,成功应付下来。

    “对我的服务满意吗,主人?”她最后说,用手背擦去唇边残余的牛奶,舔入口中。琼恩很满意,所以他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娶个姐姐当老婆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69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