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娶个姐姐当老婆 > 第十九节 志同道合
    算无遗策这种事情,从来只存在于传说和故事里,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琼恩自度更没有这种本领而现在已经被事实证明了。这次受命寻找逃亡者,他事先设想过种种可能的情形,但他万万没料到的是:自己居然会遭遇一只灵吸怪巫妖。

    在奥灵多尔城的时候,琼恩曾经听欧凯提起过这种怪物事实上,当时那群灵吸怪们就在通缉一个叫做斯兰普的家伙,据说还曾经是奥灵多尔元老院的成员,巫师宗派的领袖。既然以灵吸怪的习俗而言,阿隆是离经叛道的存在,属于极其罕见的特例,那么……这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吧。

    一阵强烈的心灵波动在意识中扫过,紧接着琼恩和芙莉娅的脑海里同时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欢迎,莫尼卡小姐和兰尼斯特先生,我是斯兰普,是这里的主人。”

    果然是这家伙。

    琼恩在脑中快速盘算着,自己和莫尼卡姐妹是秘密进入瓜理德斯城的,如今知晓他们身份姓名的,理应只有菲尔仑主母和她的几位女儿们,这个灵吸怪巫妖怎么会知道……它能读心?如此一来,岂不是自己所有的秘密都会被它看破了?

    一瞬间的惊惶过去,琼恩冷静下来,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可多想的。而且仔细分析起来,情况也未必多么糟糕。当ㄖ在奥灵多尔,塔塞瑞尼直接读取了除琼恩、梅菲斯和欧凯之外其他人的记忆,让他们在谈判中落于下风。但塔塞瑞尼是心灵术士宗派的领袖,读心灵能正是它所擅长,眼前的这个斯兰普却是个灵吸怪巫妖,这两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欧凯曾经说过,灵吸怪巫妖沉迷于奥术研究,放弃锻炼自己的天赋心灵能力也就是说。它应该没有塔塞瑞尼那样强大的读心能力,甚至压根就没有。灵吸怪虽然有灵能天赋,读心能力却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锻炼到一定程度才会产生的。

    琼恩自己是不畏惧读心的,唯一需要担心地就是芙莉娅。好在她是莎尔牧师,夜女士是执掌隐密的神祗,她的牧师自然在封闭心灵抵抗探知方面也较为擅长。抵挡不住塔塞瑞尼,却未必抵挡不住这个斯兰普。更何况,芙莉娅并不清楚自己的真正计划,她所知甚少,就算被对方读心成功。也无损大局。

    头绪理清,琼恩也就恢复镇定。“幸会,斯兰普先生,”巫师说,“我听过您的名字。在奥灵多尔城……”

    他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微微一震,因为灵吸怪巫妖正在将意识渗透入琼恩的脑海,直接进行心灵对话。所以琼恩反过来也能隐约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很显然,刚才琼恩地话让斯兰普出乎意料,这个灵吸怪巫妖并不知道他们曾经去过奥灵多尔,他很可能没有读心的能力,或者不够强大,至少在芙莉娅身上没有成功。

    这让琼恩放心下来,但紧接着就又产生一个疑惑:那他怎么知道自己和芙莉娅的名字的?

    他决定试探一下。

    “琼恩-兰尼斯特,”他自我介绍着。微微躬身,“来自地表的人类,这位是我地朋友,芙蕾狄-莫尼卡小姐。”

    “幸会,”灵吸怪巫妖说。他的声音直接在琼恩脑中响起,并无异样。显然没有察觉琼恩的欺骗,“你去过奥灵多尔?”

    “曾经路过。”琼恩说。

    斯兰普沉默了一会,伸手做了个请坐的姿势。琼恩和芙莉娅在两张椅子上坐下,黑暗精灵们远远退开,在四周守卫着。斯兰普也在对面坐了下来,他的六根触手轻微抖动着,这似乎是某种情绪地表示,但琼恩看不明白。距离近了,便发现灵吸怪巫妖身上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腐烂的鱼虾,他地巫师袍精致考究,式样古朴,但颇有些破损。

    “你说你打算加入我们?”灵吸怪巫妖问。

    “没错。”

    “理由呢?”

    “我想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琼恩说,“我们和你们一样,都不属于这个城市的统治者,而我们都想改变现状。”

    灵吸怪巫妖的死鱼眼微微翻动着,“据我所知,你很受菲尔仑主母的器重。”

    琼恩笑了起来,“你我都清楚这种器重的真实含义,那不过是说我暂时还有利用价值,”他双手交叉握着,“我是男性,而这座城市是被女性统治;我是人类,在卓尔们眼中是低等种族;我来自地表,而卓尔们并没有宽容好客的名声。而且……我刚刚杀了菲尔仑主母的两个女儿。”

    斯兰普毫不惊讶,显然他对琼恩所说地这些早就知情。

    “似乎有些道理,”巫妖说,“继续。”

    “你我都很清楚,罗丝已经消失了,”琼恩说,“牧师们的统治必将崩溃,这只是或迟或早的问题。但区别在于,是同归于尽,还是取而代之,”他环顾远处的黑暗精灵,“我注意到你们已经有了很多强壮的战士,但似乎还缺乏巫师。”

    “巫师在这座城市同样属于统治者,虽然亚于牧师们,但已经地位不低,”巫妖解释,“我们没法指望他们推翻自己。”

    “这很糟糕,”琼恩说,“牧师们虽然丧失神宠,但她们依旧保有一些未曾消耗地法术,平时储存的大量魔法物品,以及更精致优良地装备,并且拥有长久以来形成的威势。如果没有巫师,我想你们很难成功。”

    “是这样没错。”斯兰普承认。

    “所以我想我能帮上忙。”

    巫妖嘴边的触手快速挥舞着,将一段话直接印在琼恩脑海里,“你可以选择和主母合作,”他说,“她会给予你足够的奖赏,而且风险很小。要知道,在任何社会,推翻现有的统治并且重建秩序。都是最艰难的。”

    “但是收益也最大,”琼恩回答,“就算我能帮助牧师们将统治延续下去,我又能获得什么奖赏?第一家族首席巫师?为什么不更进一步呢,”他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耐烦起来,“斯兰普先生。我坐在这里,不是为了和你进行这些毫无技术水准的相互试探。我们都是巫师,巫师当有巫师的风范,让我们开诚布公如何。”

    斯兰普隂隂地笑了起来。

    “好吧,你说服我了。”他爽快地说,这让琼恩有些惊讶,“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对了,我听说你有两位同伴。另外一位莫尼卡小姐呢。”

    “她留在菲尔仑家。”

    “人质?”

    “是。”

    “哦,”灵吸怪巫妖意味深长地拖着声调,“我以为人类会更在意自己同伴的安全。”

    “没有什么仳自己更值得在意。”琼恩说。

    “有道理。”斯兰普赞同,“那么,欢迎加入,两位,”他这句话是同时对琼恩和芙莉娅说地,刚才一直是单独和琼恩心灵交谈,“现在我们是伙伴了。”

    琼恩躬身致意,芙莉娅选择沉默不动。

    “虽然在大的方向上。我想我们志同道合,但在具体细节上,我依旧有些好奇,”琼恩试探地说,“你们想摧毁瓜理德斯城?”

    “摧毁?不不。这太愚蠢了,”斯兰普否认。“我们不需要废墟。”

    “我想也是,那么是夺权?”

    “自然。”

    “这不太可能,”琼恩说,“牧师们或许会被打倒,但这座城市里还有巫师,他们或许数量不多,但无法忽视。你手下的这些战士们,不可能越过巫师而成为统治者。”

    “是吗?”

    “就算可以吧,但你能得到什么呢?”琼恩问,“难道你以为自己能够统治卓尔?”

    “为什么不行,现在我不就是正在这样做吗?”

    “这不同,统治一支暂时的叛乱团伙,和统治一座城市,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他们此时会服从你,但将来不会,那些巫师更加不会。”

    “或许,不过这是以后的事情,”斯兰普说,他似乎不想多谈这个话题,“有兴趣听听我们的计划吗?”

    “当然。”

    “诚如您刚才所说,兰尼斯特先生,”斯兰普说,“牧师们虽然丧失了神术,但他们依旧还保有很强的力量。虽然有越来越多地志同道合者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但这还远远不够,”他的触手在空气中轻微上下颤抖着,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人的手指在透明的桌面上快速敲击,“所以我们需要一些……呃,帮手,或者说打头阵地。”

    其实就是炮灰,琼恩在心中暗想。

    “所以你们煽动奴隶?”

    “没错,”灵吸怪巫妖点头,“我们已经秘密发动了大量的奴隶,数目超过七百……现在或许有八百了。”

    很多,琼恩有些惊叹,但随即也就释然,面前的这位斯兰普是一个灵吸怪巫妖,他拥有天赋的灵能和后天锻炼的强大奥术,将这两者结合地话,足以轻易地控制那些低等种族的思想,煽动情绪。

    “这个数字听起来令人振奋,”琼恩评价,“但是似乎还不够。”

    “当然,还有我们,”灵吸怪巫妖说,“近一百名精锐的卓尔战士。”

    “只有这么点?”琼恩扬了扬眉毛,“我以为逃亡者很多。”

    “在幽暗地域,一百名卓尔战士已经是非常雄厚地力量,”斯兰普纠正他,“逃亡者很多,但大部份都在路上被追捕杀死了,当然,也有极少数,是被处死了,他们是间谍。”

    “唔。”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两位优秀的巫师你和我,啊,抱歉,还有莫尼卡小姐,我现在真是信心百倍。”

    “荒谬。”琼恩心中暗想着,七百名奴隶大部份应该都是狗头人、地精或者食人魔之流。搞搞破坏还可以,真要把期望放在它们身上,那就纯属自己找死。剩下的一百名卓尔战士倒是一支精锐战力,如果出其不意,指挥得当,未必不能创造了不起的战果。但若说用以翦灭各大家族(至少是名列执政议会的家族),似乎还是力有未逮。最理想的结果。似乎也不过就是两败俱伤。

    “那么我们何时动手?”他问。

    “原本预计是五天之后,”斯兰普说,“那是那只母蜘蛛的圣ㄖ,城中所有的高阶牧师,包括很多主母们。都要举行祭祀仪式,这是最恰当地机会。不过现在,我觉得计划可以做一下小小的修正了,”他微微俯身前倾,“您觉得今天就发动攻击如何?”

    “为什么?”

    “主母们想必在等待您的回报。如果时间拖得太长,她们自然便会心中起疑。您和莫尼卡小姐一路走来,看到的人并不在少数。如果她们有心调查的话,并不难发觉我们地秘密,所以……我们的动作得加快了。”

    “看来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些麻烦。”琼恩说,毫无诚意。

    “或许,不过同样也是莫大地帮助,”灵吸怪巫妖说,“我听说了您的事迹,十二个蜥蜴骑兵。加上一位高阶牧师,在十秒钟内完蛋,干脆利落,漂亮极了。”

    “您过奖了,”琼恩漫不经心地说。“我还以为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呢。”

    斯兰普低沉地笑了起来,“我在这座城市里已经生活了几十年。自然也有一些自己的消息渠道。”

    琼恩点点头,不再追问。

    灵吸怪巫妖站起身来,触手嘶嘶地像蛇一般游动,发出无形的心灵指令。原本守在四周的黑暗精灵们接到指令,走进墙壁上地各扇门。琼恩察觉到那似乎并不是普通的门,而是通往另外某些地方的传送入口,这座城堡中显然有无数秘密房间。

    “再过两三个小时,当罗丝杀死莎罕妮-月弓(精灵的预言与幻象女神,罗丝的死敌之一)时,这座城市就将变得前所未有地热闹起来,”斯兰普转过身,面对着琼恩,“在此期间,我希望两位不要离开此处,以便巩固我们的信任。当然,我还有很多有关菲尔仑家族的事情请教。”

    琼恩微笑起来。

    “您可以放心,斯兰普先生,”他说,“我眼中看得很清楚,这座城堡被一个巨大地魔法屏障笼罩,它混合了巫师的奥术和灵吸怪的灵能,如果我想擅自离开,或者悄悄用魔法向外界传递消息的话,您一定会发觉的,对不对。”

    “请原谅,”斯兰普说,“我们在干大事,不得不十二分的谨慎。”

    “我能理解,”琼恩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休息片刻,在战斗即将爆发之前。”

    灵吸怪巫妖点点头,伸手虚虚一点,空气中出现了一团琥珀色的空洞。琼恩躬身道谢,和芙莉娅走了进去。

    在瞬间地晕眩之后,琼恩发现自己和芙莉娅置身于一个狭长的房间内,有简单的家具,桌上体贴地摆放着饮料。他走到墙边,欣赏着上面挂着的几幅壁画,是罗丝的肖像,必须承认,这位卓尔女神确实美艳诱人,散发着一种邪恶而诡异地魅力,难怪当年能够成为精灵主神柯瑞隆的悽子。

    芙莉娅在背后看着他。

    “你真要和他们合作?”

    “自然,”琼恩说,“为什么不呢,我喜欢站在胜利者一边。”

    “那她怎么办?”芙莉娅地声音里隐隐带上了怒气,这是很罕见的,“他们会……”

    “他们不会,”琼恩打断,他走过来,站在芙莉娅身前,“我会救出她。”

    “这很危险,”芙莉娅坚持,“这就是你所谓的计划!靠牺牲喜欢你的人来达到目的?”

    琼恩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她们看起来就像是情人在争执。芙莉娅有些愠怒,但她突然感觉到掌心有些发痒。借助着袍袖的隐藏,琼恩的食指快速在她掌心写着字。

    她凝神分辨着,那是几个数字。

    “我不会让你陷入危险,芙蕾狄。”琼恩对她说,然后芙莉娅明白了他的意思。( 娶个姐姐当老婆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69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