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娶个姐姐当老婆 > 第十四节 试验
    琼恩心中一直潜伏的一个疑惑,就是田伯光教他的那采玉诀,到底有什么用。《+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按照最初的说法,它是用来吸内力的,类似北溟神功,但这个世界里压根无人修炼内功,所以琼恩一直把它当作毫无用处的屠龙术,抛之脑后,几乎都给忘了。然而上次在烛堡,因为被女杀手莎洛克腷迫,脱身不得,像抓救命稻草似的用了一次,结果误打误撞,居然从对方体内吸来一点隂寒气息。虽然自己差点因此被冻僵,但慢慢化解之后,却颇有些收益,感觉自己原本微薄的内力,都略略增强了一点。

    这次的意外收获,让琼恩兴奋不已,然而自此之后,他屡次试验,一概全无效用,仅有的一次成功就是在莎洛克身上——然而在巨魔山脉里,莎洛克又死了。

    正当他以为线索就此中断的时候,却从梅菲斯口中得知,原来莎洛克和她都是神子。几乎是本能,他脑中冒出一个想法:莫非这采玉诀能够用来吸取神力?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此前的一切倒都能说得通,然而假设终究是假设,需要更进一步去试验证实。身边倒是就有一个上等的试验品:梅菲斯也是神子,而且体内蕴含的巴尔神力远远胜过莎洛克,但她无论如何不肯和琼恩真正交合,这就很麻烦。琼恩不想为这种未证实的假设去强行推倒她,破坏掉两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也就只能暂时先放下。

    “反正迟早会吃到,也不必急于一时。”琼恩如此想。

    神子不是市场上的白菜,遍地都是,琼恩难得撞上两个,一个死了,一个是自己心爱的人。暂时不能推倒,试验也就只好先搁置。这半个月以来,他和梅菲斯的关系大有进展,阿格拉隆一行,在凛的帮助下,已经成功攻陷了三分之二,虽然还未竟全功。但至少再不需要像以前那样靠早安咬来消解****了。照这种速度下去,完完全全占有梅菲斯应该也是指ㄖ可待的事情。

    只不过,这世界上的事情,永远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想到偶尔来一次塞尔,居然会又撞上一个巴尔子嗣。这着实让琼恩喜出望外。

    既然如此,那么原本地打算,也就要相应地做一下变动了。

    他原本是准备把这个侏儒迪瓦克带回隂魂城,他身上的那份魔法笔记自然也上交,这种用于预言探测地质矿石的魔法技巧.他自己却没兴趣去学。但如今得知菲亚是巴尔子嗣,又打算拿她来做采玉诀的试验,这种隐秘的事情。自然就不能再让隂魂城知晓。

    琼恩快速转着念头,盘算着得失,随即做了决定。他依旧买下了迪瓦克,却不是拿隂魂城的****,而是自己掏钱。紧接着,他找到弗雷斯先生,同样是自己掏钱把菲亚也买了下来。弗雷斯有些奇怪,不知道琼恩怎么突然看上了自己的侍女。但也没有拒绝,他是大奴隶贩子,要多少美貌乖巧侍女没有,也不在乎菲亚这一个。

    如此一来,菲亚兄妹就成了琼恩地私人财产。

    面前的这座宅院。也是琼恩购买的。塞尔的地皮不贵,但所有的费用加起来。还是花了他一大笔钱。不过他地钱原本就是白得来的,小部分是从人面狮神殿里搜刮的,大部分是虹彩龙给的,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蛋糕,又不是自己辛苦所挣,所以花起来也就不甚在乎了。

    他走进宅院,发现迪瓦克似乎已经入睡,他地房间灯是灭的。菲亚的房间倒是***通明,琼恩径直推门进入,发现少女正在整理着一叠羊皮纸,将它们装订成册。

    见他进来,菲亚起身行礼,“晚上好,先生。”

    她地语气依旧不卑不亢,但称呼却从“兰尼斯特先生”改成了“先生”,这意味着身份的转变。琼恩曾经邪恶地考虑过要不要让她叫“主人”,不过最终还是觉得不太习惯,放弃了这个念头。

    除了称呼的改变,另外一个清楚显示她现在的奴隶身份的,是脖子上的银白色项圈。那是红袍巫师会特制之物,材料混合了精金和秘银,上面附着强大的魔法。只要戴上,除非主人亲口说出口令,否则就无法取下来;在短距离内,主人可以用意念控制它的伸缩;如果用外力强行破坏,项圈会自动收缩,将脖子勒断。除此之外,项圈上还附带了定位跟踪地效果,如果奴隶逃走的话,主人可以请红袍巫师会协助,快速找到目标。不过有一点不好,这种项圈是一次性物品,不能重复使用,如果用口令取下来,那么所有的魔力就会全部丧失了。

    塞尔是奴隶贸易大国,自然有各种措施保证主人对奴隶的所有权不受侵犯,包括登记备案制度和各种专门针对奴隶的魔法道具,根据效用地强弱高低划分为不同等级,这项圈是其中最高也最昂贵的一级,其价格抵得上二十个菲亚。

    琼恩看着项圈,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再系上一根细细地银链,那就可以去尝试一下美女犬的调教游戏了。可惜他对菲亚谈不上多大兴趣,家里那两位,无论是珊嘉还是梅菲斯都不适合。如果琼恩敢这么玩,肯定会被她们从楼上丢下去…起来,隔壁那位倒是很合适的人选……算了,这种不着边际的念头丢开,先办正事。

    “笔记整理好了吗?”琼恩问,坐在椅子上。

    菲亚将刚刚装订好的书册递过来,静静侍立在一边,没有说话。

    那份魔法笔记是纹在迪瓦克的身上,琼恩自然没兴趣去欣赏一个侏儒的,所以让菲亚照抄整理一份给他。如今这两人已经是他的奴隶,这份笔记自然也归他私人所有,不必上交隂魂城了。

    琼恩翻开笔记,粗略浏览了一遍,他发现这份被菲亚的养父取名为“深土预言”的魔法技巧其实很简单,对学习者的造诣要求也很低,只需要是精研预言的巫师,能够触摸到魔网第二层即可,但同时需要对幽暗地域的地理知识有很深的了解,这就仳较麻烦了。他想了想,将笔记收入怀中,反正自己又不打算去学,说不定可以考虑拿去送人。

    他抬起头,看着少女,后者漠无表情,“菲亚小姐,”琼恩捻动着手指,“我想请教几个问题,可以么。”

    “您不必如此客气,”菲亚说,“回答主人的问题,是奴隶的义务之一。”

    琼恩自嘲地一笑,他到底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这种主人和奴隶的关系,总觉得有些不太自在。“好吧,那么菲亚小姐,我想请教你父亲的名字——是父亲,不是养父。”

    菲亚摇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琼恩微微扬眉,“不知道?”

    “从我出世起就没见过他,我母亲也从来没有对我提过。”

    是这样么?

    琼恩沉思着,然后从怀里取出一张特意准备好的卷轴来。“跪在我面前。”他命令着。

    菲亚丝毫没有犹豫,依言跪下,琼恩展开卷轴,快速读完,他伸手按在少女的额头上,一团淡紫色的光芒从掌心涌出,渗透进菲亚体内。

    少女原本冰澈沉静的眼神变得迷茫而空洞起来,她的意识已经被法术所侵袭,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只要琼恩不解除法术,她便会像傀儡一样完全服从命令,回答问题,而这正是琼恩所想要的。

    琼恩再次询问,而得到的回答并没有改变,菲亚确实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身份,她甚至从没想过自己可能是那位邪神的子嗣。她母亲早夭,自己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遇到迪瓦克的父亲,被他收养,随侏儒们在幽暗地域的布灵登石城居住了几年。在去年暗地域爆发了一场战争,魔索布莱城的黑暗精灵们攻破了布灵登石城,大部分地底侏儒被杀死或者抓获(包括菲亚的养父,深土预言师迪瓦克先生),但还有少部分逃到了地表(包括菲亚和剑舞者迪瓦克这对兄妹)。后来他们被奴隶贩子抓住,辗转运到了塞尔,迪瓦克被扔进决斗场当角斗士,菲亚则被弗雷斯看中,成为他的侍女。

    “原来如此么,也好,这样一来就没必要****灭口了。”

    琼恩正要准备施法解除对菲亚的精神控制,突然脑中浮现出一个邪恶的念头。这个想法让他自己都微微一惊,但随即释然,反正现在珊嘉和梅菲斯都不在身边,放纵一下又何妨。

    他发出指令,让菲亚掀开他的袍子,张口含住,缓缓吞吐。作为侍女,菲亚显然是接受过服侍男人的训练的,尽管是在无意识中,但动作的轻重缓急依旧恰到好处。琼恩满意地享受着,然后释放出了解除魔法。

    他观察着少女的反应。

    白色的雾气散去,菲亚的眼神恢复了平时的冰澈沉静,她显然记不起来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但她仅仅只用了半秒钟的时间来重新适应这个世界,确定自己的处境,然后便若无其事般继续动作。

    琼恩轻轻拍着她的头,示意她躺到床上去。“你有点让我出乎意料,小姐。”琼恩说。

    “我只是想活下来。”少女说,慢慢褪去自己的衣服,等待着。( 娶个姐姐当老婆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69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