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娶个姐姐当老婆 > 第一节 朋友
    在塞尔时,想到马上就能回隂魂城见到姐姐,琼恩心中便兴奋不已,然而总觉得似乎哪地方不太对劲——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却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只好当作自己神经过敏。《+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龙腾小说网提供

    如今真回到隂魂城,回到家中,他才终于想起来是怎么回事……然而已经晚了。

    坐在餐桌边,两个女孩子谈笑自如,珊嘉看起来很喜欢梅菲斯,拉着她的手说个不停,梅菲斯不太擅长这些家常闲谈,开始有些局促,但毕竟都是女孩子,很快也渐渐放松下来。她们说得高兴,倒把琼恩完全扔在一边,仿佛他不存在似的。梅菲斯精通各种语言,连人面狮和独角兽都能流利交谈,在耐瑟语上的造诣似乎也不太差,和珊嘉交谈,初时还有些生涩,渐渐便顺畅流利起来。

    按道理说,看到两位女孩子关系如此融洽,琼恩应该很高兴才对…但为什么,总是觉得背后冒冷气呢。

    因为没料到琼恩突然回来,晚餐也很简单,和以前在平民区的时候几乎没多大区别。如今兰尼斯特家已经晋升为贵族,琼恩是公务员,隶属布雷纳斯王子那个什么考古部门,虽然他人不在城中,但薪水还是照样发到珊嘉手里。只要珊嘉愿意,纵然不说锦衣玉食,也完全不必这样节俭,但她只微微笑笑惯了”。

    不过改变也还是有的,晚餐虽然没有变得更精美——事实上,是仳以前更难吃了点,因为厨师换了人。以前是珊嘉亲自下厨,如今是个女仆,手艺似乎不怎么样。琼恩随口问起这个女仆的来历,珊嘉说是朋友送的。琼恩有点奇怪,因为他们在隂魂城里似乎没什么朋友——就算有。也是以前在平民区的朋友,怎么可能送得起女仆。

    但珊嘉忙于和梅菲斯交流感情,懒得理睬他这个远道归来的弟弟,也没空多解释,琼恩只要郁闷地独自对付面前的那份牛排。实际上,他知道珊嘉恐怕有点不太高兴,不过这也没办法。

    晚餐后。珊嘉带着琼恩和梅菲斯熟悉新居,这是一座两层的小楼,模样略有些古旧,以前不知归属哪个没落地家族所有,珊嘉搬进来后也并没有过多的改造。基本还是保持原状。楼下是客厅、厨房和卫生间,以及一个隐蔽的巫师实验室,楼上则是卧室和书房。

    “这是他的卧室,”珊嘉对梅菲斯说,“你就住这间吧。我就在隔壁。”

    “那我住哪里?”琼恩在后面插嘴问。

    “你睡书房去,抱床被子铺在地上就行了。”

    琼恩耸耸肩,对这个结果只能表示接受。因为没想到他会带人回来。珊嘉只准备了三个卧室,自己、女仆和琼恩,一人一间。如今多了梅菲斯,自然就需要把琼恩给赶走了。

    睡书房其实也没什么,反正在外面的时候连深山荒野都宿营过,琼恩对此并不在乎。他真正在乎的是,家里明明有两个漂亮女孩子,而且都是自己喜欢的。那么有什么理由要独自一人入睡呢.

    不过,有些事情似乎暂时还不宜做得太明显……

    半夜时分,估摸着珊嘉和梅菲斯都应该睡着了,他悄悄地出了房间,走到珊嘉地卧室门口。伸手推门。意外地发现根本就没锁上,只是虚掩着。琼恩轻轻走了进来,反手把门关上。珊嘉应该已经睡着了,房间里一片漆黑寂静,幸好他早有准备,事先已经给自己施加了黑暗视觉。凭借魔法的帮助,他清楚地看见了床的位置,珊嘉正裹在毛毯里,侧身向内睡着。

    琼恩走到床前,正犹豫是直接溜上床还是先叫醒她,珊嘉突然翻过身来,睁开眼睛看着他。“干嘛呢,”她问,对弟弟半夜跑到自己卧室里这件事似乎并不感觉丝毫惊讶,“很晚了,还不回去睡觉。”

    “但我睡不着,想姐姐陪着睡好不好。”

    “不行,都这么大人了,还和姐姐睡在一起像什么样子……”话音未落,琼恩已经三下五除二脱掉外套,钻进了毯子里。他抱着珊嘉的腰,将身体紧贴着,像孩子一样把脸埋在姐姐胸口,隔着睡衣,一股熟悉的*扑面而来。“真软,姐姐,”他自言自语,“怎么好像又变大了……”

    “喂喂,干嘛呢,”珊嘉轻轻拍着他地脑袋,“上来,睡到枕头上来,又不是小孩子,那么喜欢缩在媽媽怀里……”

    “那你当我是小孩子不就行了。”

    “小孩子?你多大了?”

    “十五……十五个月了。”

    五个月啊,”珊嘉揉揉他的头发,“现在的孩子发育真快,十五个月就长这么大了。”

    “那有什么,十五个月的小象仳我大多了呢。”

    珊嘉怔了下,轻轻笑了起来,伸臂温柔地将琼恩抱在怀里,任他用脸在胸口不怀好意地蹭来蹭去,“你这小家伙,”她长长吐了口气,仿佛如释重负,“总算回来了,把我担心死了。”

    “对不起,姐姐,我也没想到会突然接到任务呀,”他抱怨着,一边偷偷用牙齿咬开珊嘉睡衣胸前的纽扣,“而且还这么麻烦,险些都回不来了。”

    “外面很危险么。”

    路上撞到地全是变态,就没一个正常人……不对,准确来说,是人都没几个。”

    “这样啊,梅菲斯小姐不算是正常人么。”

    “她当然不是正常……”琼恩一边努力对付着第三粒纽扣,一边随口回答,眼前已经隐约可见的春光把他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去,以至于话说了一半终于反应过来,“姐姐,生气了?”他低声问。

    “你说呢,”珊嘉敲了敲他地脑袋,“一声不响就突然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一出去就是快四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让我天天在家里为你担心;好不容易回来了,还带个漂亮女孩子……真是的,”她说,“一点都不乖。”

    “姐姐嫉妒了呢。”

    “当然嫉妒啊,以前你是我弟弟。我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一起过来,现在眼看就要被别的女孩子抢走了——如果你有个妹妹,从小跟你在一起,现在长大了。喜欢别的男孩子了,带回家来,你会不会嫉妒?”

    “当然嫉妒。”琼恩已经成功咬开了第三粒纽扣,把脸深深埋进那团浓郁*中享受着,一边含含糊糊地说。但他后面其实还有句话没说出口。

    “何止嫉妒,我肯定把那个男人给杀了。如果我有个漂亮妹妹,肯定自己先偷吃了。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那就是啊,”珊嘉说,“所以我当然会嫉妒嘛。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啦,小家伙长大了呢,知道背着姐姐偷偷勾引女孩子了。”

    姐,什么叫背着你偷偷勾引,”琼恩对这个评价很不满。“我在外面呢,又没法回城来,怎么能算背着你,又怎么算偷偷勾引呢。”

    么……”珊嘉摸着他地头。“这么说,如果姐姐在身边的话。你看上哪个女孩子了,会告诉姐姐?”

    “当然啦,我有什么事会瞒着姐姐呢。”

    就好,不然姐姐会生气的呢。”

    “唔唔,”琼恩含含糊糊地答应着,贴在珊嘉怀里,闻着熟悉地体香,有种特别安心的感觉,他本来没什么睡意,如今却也渐渐觉得有些迷糊了。“姐姐,很晚了,睡吧。”

    嘉应着,无意间摸到他的手臂。琼恩上床前脱去了外套,只穿了贴身的内衣,胳膊都露在外面,珊嘉虽然在夜间黑暗里看不见,但手一摸上去,便感觉到了异样,“你身上这是什么?”

    姐姐,那是魔法刺青,是前天在塞尔地时候纹上地。”

    “刺青?让我看看。”

    琼恩正准备起身点灯,却听见珊嘉轻轻念诵了一句咒语,屈指一弹,一团明亮的光球便从她指尖飞出,冉冉浮在半空,将周围地黑暗驱散了。琼恩怔住,他自然认识这个初级的小戏法,巫师学校里只要是二年级以上地学生就没有不会的……但珊嘉没学过魔法啊。

    “姐姐,你怎么会……”

    “你走了,家又搬到这里来,以前的商店也不用开了,我一个人在家闲得无聊,就学了点玩玩。”

    “你自己学的?”琼恩更加惊讶了。

    魔法这门学问,除了那些天赋神秘血脉的术士外,基本不可能无师自通。珊嘉又不是巫师学校地学生,短短几个月居然就能流利施展光亮术——虽然这仅仅是个最初级的法术,但也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是,朋友教我的,”珊嘉一边说一边命令琼恩趴倒,借着光球仔细看他四肢上纹地刺青,“反正也没别的事情,学着玩玩,可惜我笨得很,到现在也只学会了这一个,但也无所谓了。”

    朋友?琼恩有些奇怪,哪个朋友?

    先有朋友送了个女仆,如今又有朋友教珊嘉魔法——应该是同一个人,而且显然是个贵族,但琼恩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种朋友啊。兰尼斯特家族以前世代平民,和贵族们从无交往的,是这几个月里珊嘉新结识的朋友?似乎有些过于殷勤吧。

    不会是个男的吧…琼恩只感觉杀意从心头悄然涌起,仿佛想马上就冲出去找到那个胆敢勾引姐姐的混蛋,然后把他痛打一顿,勒令他从此不准接近珊嘉百步之内,如果时机合适索性就****灭口毁尸灭迹。但正在他满脑子想着****事件的时候,珊嘉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得不错嘛,挺漂亮地,”珊嘉仔细看完,评价说,“就是色调不太好,都偏隂冷,应该用些明快的颜色……这刺青有什么用啊。”

    “是用来储存魔法的,”琼恩回答,“四个刺青,分别联接魔网的前四层,可以各自储存一个法术,需要的时候就能直接激发了,这是塞尔红袍巫师会地秘技。”

    “那只能纹四个么?”

    “不是,最多能纹七个,但我暂时纹不了,这东西是和巫师的造诣相关地。”

    “哦。”

    珊嘉熄灭了光球,重新躺了下来,任由琼恩将她抱着。“姐姐,”琼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你说的那个教你魔法的朋友是谁啊。”

    “就是我们的隔壁邻居啊,”珊嘉说,“我又不爱出门,不喜欢交际,搬到这里住了几个月,也就认识周围的邻居。”

    隔壁邻居?琼恩回忆着,然而他回来时一心只想着赶快见到珊嘉,压根就没在意旁边的房子建筑,什么也想不起来。“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莫尼卡。”

    莫尼卡住了,明天去找他算账,等等……这名字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的感觉……

    “对了,你应该也认识呀,”珊嘉说,低头微笑着看他,“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俩,姐姐叫芙莉娅,妹妹叫芙蕾狄……我的魔法就是芙蕾狄教的,她以前是巫师学校的学生,说认识你呢。”

    “……姐姐,你说她以前是巫师学校的学生?”

    “对啊,她退学了——不过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谈,琼恩,你记不记得刚才好像有个人说,他说如果姐姐在身边的话,他看上别的女孩子,是会告诉姐姐的哦。是不是?”

    沉默。

    “喂喂,别装睡,”珊嘉推着赖在怀里的弟弟,但琼恩把脸深埋在她的胸口,再也不肯露面,“起来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

    “我睡着了,听不见。”( 娶个姐姐当老婆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69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