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娶个姐姐当老婆 > 第十七节 再见虹彩龙
    密的黑暗死死笼罩着,琼恩压根看不见情形,他只能串的兵刃撞击声和叱喝,有两个人在交手,其中之一是梅菲斯,她的对手则还不知道是谁。《+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龙腾小说网提供

    巫师快速给自己施加了一道****术,这是他今天所准备的法术中最后一招有效的保命手段。他的身形迅速湮没,除非经过魔法强化或者特别训练的眼睛,或者某些天生就能看破****的生物,否则便难以察觉到他的存在。

    当然,****毕竟只是遮掩形体,不是完全抹去一个人的存在。经验丰富的老手,只要留心观察,依旧能很容易地从脚步、呼吸、心跳甚至衣服的摩擦声、空气中气流的移动中判断出****者的位置。但这需要时间和场合去从容判断,而目前并不具备。

    所以琼恩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在****魔法生效的同时,他悄悄地离开了原本所站立的位置,脊背贴上冰冷的墙壁,这让他稍稍安心一些。兵刃撞击声依旧在继续,而且更加剧烈,但琼恩看不见具体的战况,他只能凭借梅菲斯银剑上的光芒,勉强判断出女圣武士的形迹,而她的对手则完全隐没在黑暗中,至今还没有露面。

    这片黑暗显然是人为创造的。

    琼恩还准备了一个光亮术,或许可以创造出一个光球来,驱退黑暗,看见敌人,但他只要这么做。****术就会立刻自动消失,自己肯定就会成为被攻击地目标。也有法术能够让巫师在黑暗中视物如白昼,但琼恩没学过,就算学了,他也不会闲着没事准备这种法术。又没打算地下探险,要看穿黑暗做什么。所以他如今只能干站着,帮不上忙。

    他准备的法术已经用了小半,虽然还有几个能用来牵制影响敌人。帮助梅菲斯取胜;或者他身上的长袍,只要一个口令激发,也立刻可以发射出寒冰箭来——但一切问题的关键是如今连对方的影子都看不见,法术朝谁释放?难道无差别乱砸么。

    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在身边地上响起,是那个少年艾格兰特,他走在最前面。结果第一个被袭击,不过看起来还没死,至少还能躺在地上喘气。琼恩看不清楚情形,也不敢去扶他,他贴着墙壁向外缓慢移动着,想要先走出这片黑暗再说。

    这是人为制造的魔法黑暗,那么范围必定不会太大,如今身处其中束手束脚,只要走出去,自然就有办法应付。

    但他还没走出黑暗。兵刃撞击声陡然消失了。梅菲斯的银剑和银甲上泛着微光,让琼恩能清楚地看到她地位置。女圣武士脚步移错,缓缓转动身体。察看四周,她显然也失去了对手的行踪。

    四周安静下来。

    琼恩停住脚步,不敢再移动。刚才敌人在和梅菲斯激战,不会注意到自己这个****人;如今安静下来,自己再发出什么响动,就很容易暴露形迹了。

    他看着梅菲斯,少女正双手握着银剑,警惕地观察着。她的胸口剧烈起伏,喘息声清楚可闻。刚才在和银龙幽灵交手的时候。梅菲斯已经受伤不轻,体力也消耗很大,虽然凭着一股坚毅强撑着,终究也已经是强**之末,再被突然袭击,一轮快速交手后,体力已经快要濒临极限了。

    琼恩准备了一个法术,可以让梅菲斯暂时恢复一些力气,但他不敢使用。敌人正在黑暗中窥伺,等待着破绽,发出致命一击,自己只要一施法,立刻就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所以他不敢动弹。

    梅菲斯同样也不敢轻举妄动,那会露出破绽,被狡猾的对手抓住机会击杀。她慢慢挪动脚步,保持着守御姿势,紧紧盯着面前地黑暗虚空,想从中找出敌人来,但没有任何踪迹。

    紧张会消耗掉人的全部精力,对手依旧在黑暗中窥伺着,没有任何动作,但这就是无形的压力,腷迫得琼恩和梅菲斯都不敢动弹,唯有那个少年艾格兰特还在断断续续地发出痛苦呻吟。琼恩的背上已经被冷汗浸透,他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跳,快要从胸口撞出来,这样下去就算不被杀死,肯定也会因为紧张和疲惫而自己垮掉。

    他开始小心地移动脚步,准备往洞口方向挪,但还没走出一步,陡然间眼前明亮,黑暗自行又突地散去。琼恩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距离洞口很近,借着外面透进来的晨光,他现在清楚地看见那个受伤的少年,正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胳膊上被划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血从里面流出,却是黑色的,他痛苦地呻吟着,全身轻微抽搐,几次想用力站起来却都无法办到。梅菲斯依旧保持着戒备姿势,但视线所及范围内,却没有看见任何敌人。

    奇怪,难道就这样放弃退走了?

    事出突然,又在黑暗中,琼恩也没看见到底是谁在这里伏击自己三人,但略略转念也就能猜测出来。这里是烛堡,还能有谁?只可能是那个女杀手莎珞克。

    找了她半天,原来倒是躲在这里,只是她到底来烛堡做什么?她对琼恩说是来偷书,但现在看起来又不太像;梅菲斯说她要来****,但到底是要杀谁?如果要杀琼恩,那她其实早有机会可以下手;如果要杀梅菲斯,又没看她有半点动作——而且此时此刻,琼恩和梅菲斯其实都还没事,真正受伤挨了一刀的反而是那个少年艾格兰特。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

    正当他疑惑地时候,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一丝动静,低头看去,却是梅菲斯的影子正微微颤动。这里已经靠近洞口,外面天色大亮,晨光透进来,梅菲斯地影子淡淡地投在地上,有些扭曲,但如今似乎正在微微颤动,就像蜿蜒爬行的蛇一样。

    他一惊之下,正要提醒梅菲斯,就见那道影子骤然暴起,从中幻出一个人来,褐发链甲,**翘臀,正是女杀手莎珞克,她双手持短剑,疾如闪电般朝梅菲斯背后刺去。

    这一刺猝出不意,快若闪

    是在背后发难,梅菲斯理当根本来不及反应,但她却知道一般,毫不犹豫地扭腰反手就是一剑,朝杀手直直劈下,又快又狠,凌厉无仳,仿佛压根就是蓄势已久,就为等待这一击。

    但同时她却没有闪避,也就是说如此一来,即使她的银剑劈中,杀手的短剑也会刺中她的身体,这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杀手的工作是杀人,不想****,两败俱伤的局面显然无法被接受。莎珞克匆忙中双臂回绕一圈,两柄短剑交叉,格住了梅菲斯的银剑。

    巨大的力量涌来,杀手被撞退了两步,她的双臂隐隐酸麻,虎口绽裂出血,几乎要握不住短剑,心中着实惊骇无仳。但紧接着,她发现女圣武士依旧站在原地,并没有乘机追击。

    梅菲斯已经精疲力竭。

    实际上,女圣武士原本就已是勉强支撑,劈出这一剑,已经是强弩之末,再无再战之力。杀手见状,心头一阵狂喜,膝盖微曲,身体再度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出,刺向梅菲斯。

    “珊嘉!”

    千钧一发之际,琼恩将龙鳞小盾掷出,叫出口令。龙鳞盾浮空飞旋,朝杀手猛力撞去,它已经来不及挡住短剑,只能指望腷迫杀手自己闪避,放弃攻击。

    但杀手手中有两柄短剑。

    她左手挥出。短剑击出,剑尖抵在盾面上,发出令人牙酸地金属撞击声,将龙鳞盾重重推开,身形丝毫不停,右臂依旧直刺,短剑上寒光闪烁,锋刃似乎还带着一丝殷殷绿光。梅菲斯无法闪避。也无力举剑格挡,琼恩更加来不及救援,眼看这一击就要得手。梅菲斯的虽然穿着银甲,却也未必能挡得住。正千钧一发间,陡地眼前虹彩闪烁,一面弧形光壁自虚空中生成。挡在梅菲斯身前。

    短剑刺在虹彩光弧上,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陷入半分,却再也刺不进去。杀手一击不中,急速收手,纵身后退,几个起落就跃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琼恩惊魂初定,正不知怎么那弧形虹光自何而来,就听见洞口外面有人在轻轻鼓掌。“早上好,三位。”一个清朗俊雅的声音说,“一大早。在洞里做什么呢?”

    说话声中,一个金发青年走了进来,他的脸上笑容温和,仿佛春天的灿烂阳光似的,一身白袍纤尘不染,永远光洁如新。琼恩不太记得他的相貌,但眼光一触到他那虹彩闪烁地奇怪双眼,顿时想了起来。

    就是在隂魂城里曾经遇上过的那只虹彩龙。

    当ㄖ在隂魂城里。这只虹彩龙也是变**形,遇上琼恩。向他询问路径。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跑去偷隂魂城主的浮空舰,弄得全城戒备,一场大战之后,副城主霍杰哈纳一击大裂解术轰开了虹彩龙的虹光护罩,把他打得落荒而逃。对了,他当时还有个小胖子跟班,据说穿着厚厚的三层皮甲,真是怕死到家了,结果还被打得最惨。

    虽然似乎很狼狈,但琼恩在心中压根就不敢丝毫轻视这只虹彩龙。能轻松潜入隂魂城,能在大范围迷锁的压制下力敌全城巫师,最后还脱困而出,无论再怎么不利,那也称得上是虽败犹胜了。

    隂魂城虽然仅仅是一座城市,人口不过两万五千人,但却是古魔法帝国“耐瑟瑞尔”辉煌文明地唯一延续和传承,在幽影界积蓄力量近两千年,拥有一千名以上的正式巫师,其中有两百名左右都称得上是高阶精英,至于顶尖的“大奥术师”的数量,则是秘密,无人知晓。而且隂魂城的整体水准,远远在物质界之上。如琼恩这种刚刚才毕业的巫师,在隂魂城的巫师阶层中只能算是底层,但放在物质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人才了。很多巫师受资质、条件、财力所限,苦修到几十岁甚至老死,也未必能触摸到魔网的第三层呢。

    这还仅仅是指巫师,事实上在隂魂城,由于莎尔女神的威势所及,首席大牧师瑞瓦兰地努力,城中牧师一系完全足以和巫师分庭抗礼,实力相当。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隂魂城一回到物质界,立刻便引起各方关注。如今传出隂魂城创造出遮天蔽ㄖ的魔法,要一举融化志高冰川地消息,这更让所有人都惴惴心惊。一方面是愤怒于隂魂城的这种行为,另一方面,却也是震惊于隂魂城地实力。万年积雪的千里大冰川,能被一举融化,这是寻常人压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隂魂城居然都能做得出来,这已经近乎传奇和神话了。

    如此强大的隂魂城,依旧没能把这只虹彩龙当场击毙,也确实算不上什么光彩的事情。大约正因为如此,这么轰动的事情发生之后,居然没有半点下文,仿佛官方打算早早遗忘,就当没发生过似的。当然,这仅仅是猜测。

    这只倒霉的虹彩龙当时被击伤,血被拿来制成了虹彩戒指,作为五年级毕业地奖品,可惜琼恩没能拿到手。它的鳞片被制成了活化盾,倒是由布雷纳斯王子交给了琼恩,现在就悬浮在空中……

    等等这盾牌是用他地鳞片做的……

    琼恩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几乎要说不出话来。刚才为了救梅菲斯,他掷出了龙鳞盾,此时还悬浮在空中未曾收回,这个变成金发青年的虹彩龙肯定已经看见了……

    他是会火冒三丈直接发飙还是把琼恩吊起来打……

    琼恩丝毫不指望自己能从一只虹彩龙面前逃脱,甚至他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没转——绝对悬殊的实力差距到这种程度,根本就没有任何盘算思**的余地。他只能怔怔地站着,看着金发青年走进来,从身边走过,伸手虚空一抓,将那面龙鳞盾取在手中。

    端详着,“这是你的盾牌?”他问琼恩。琼恩点点头。( 娶个姐姐当老婆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69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