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火卷.第十一章 我的颜儿

    慢步走回客栈,眼中却是容不下任何的人。《+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失落的慢步走回自己的房间,落入敌方的欢笑早已经醒来,睁开眼看著眼前的男子。

    “你是谁?”不认识那男子,却是不讨厌这男子。

    “我是谁你就不用知道了。”阎峰说著对著欢笑一掌上去。

    瞬间欢笑昏倒在床上,闭上眼的那一刻他看到了男子狰狞的笑容。

    客栈中大家早已醒来。

    “笑笑?”木炎喊著欢笑的名字,却是没有剑见到欢笑,而且也没有听到欢笑的回应。

    “到底是怎麽了?”不安的心情开始充斥著整个内心,他开始感觉到不安起来。

    木炎冲上楼,狠狠的推开欢笑的房门,却是没有见到任何的人。

    “笑笑,笑笑!”大声喊著,身後的桦叶看著木炎担心的脸庞,却是没有办法。

    “炎儿,我们在找找。”说著他早已消失在木炎的身後也跟著找起来。

    被木炎刚才那一声喊得彻底,大家也跑出房门。

    “笑笑,怎麽了?”雨陌第一个问道。

    却是只得到木炎的摇头,“不知道。。。”

    担心的感情充斥著,他紧握著双拳,眼中早就因为没有见到笑笑而开始流泪。

    已经生活在一起好几年了,虽然从最初的喜欢到现在的把笑笑当一家人他现在还是喜欢著那张笑容。

    突然之间低下头的人想起了一件事情。

    “对了。”他一定会知道,虽然不敢肯定,但是以笑笑的感情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消失的。

    木炎跑向昔华的房间,推开门,却是见到昔华愣坐在床上,那眼珠早已凸出。

    像是诉说著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木炎冲上前去狠狠的拉起昔华“说,笑笑去了哪里?”昔华缓慢的抬起头,似乎又老了几岁。

    “笑笑。。。”轻声无力的呼唤著笑笑的名字。

    眼神枯萎般的看著木炎。

    “他不是颜儿吗?”失落的他挥开木炎的手臂。

    疯狂般的跑了出去,“颜儿。。。颜儿!”他不想知道他居然做了什麽事情。

    他居然把他的颜儿交给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颜儿!”大声的呼唤著,但是夕颜哪里听的到,那早已昏迷的人,早就离开了苏州。

    昔华一跑出客栈桦叶等人也跟了上去。

    雨陌冲到昔华的面前一掌上去直中昔华的口。

    “说,你把笑笑怎麽了?”昔华抬起满脸的泪,看著他,“笑笑。。。颜儿。。。我为什麽会现在才知道?”他摇晃著头。

    “我要去找颜儿,我的颜儿。”昔华拼命的跑在大街上。

    “炎儿,你和夕月呆在客栈我们马上就回来。”桦叶说著和雨陌,白玉,影风一同跟著昔华的步子朝著前方跑去。

    五个人在小巷口听了下来。

    昔华按照著记忆走著,“你给我出来,把我的颜儿还回来!”大声的呼喊著。

    却也是被他们几个人猜到,确实是昔华弄丢了欢笑。

    “颜儿!颜儿!我的颜儿。。。”越叫越伤心,心中的思念早已化成浓水,想好好的拥抱住那人,但是到最後还是失去了吗?

    “我不想,真的不想,颜儿!出来啊,昔华哥哥在这里等你。。。”满脸的泪早已唤不出那人的爱意,死心的心还会回来吗?

    最後的一眼是他把夕颜送上了死亡的舞台,那怀中的温暖感觉还存留著,只是那人却是已经不在。

    桦叶说道:“我们分头找,看到笑笑就先把他带回客栈。”

    他马上说完他们就已经消失在小巷口。

    而昔华却还是愣在原地,就在刚才他亲手他颜儿交到了别人的手中,就是他让颜儿消失的。

    “为什麽这次又是我?”已经有过一次,现在还是这样子,已经失去过一次了。

    “颜儿。。。”为什麽他不早点明白他对颜儿的心,这样子他就可以早点把颜儿找回来。

    或许本就不会发生几年前的事情,他也不会亲手杀死他们的孩子了。

    “颜儿。。。”虔诚的忏悔,心中的失落早就的不过是一个已经伤心到极点的人。

    从早上到晚上已经忘记过了多少时辰,当他们都回到客栈的时候。

    “怎麽样,找到了吗?”夕月看到影风回来马上冲上前询问。

    却只是见到影风摇摇头。

    “没有,我们已经找遍整个苏州城还是没有。”五个人连一口饭也没有吃,一直在寻找,就连小欢倌都找过了,还是没有。

    雨陌说道:“我武林盟的手下也说没有。”一个一个的都是一张苦透了的脸。

    夕月看著昔华越看越来气,冲上去一巴掌打上了那种已经哭红了脸的人。

    “你让我怎麽说你?我叫你一声昔华哥哥是因为我相信你,你知道吗?你不知道颜哥哥到现在为止喜欢的都是你吗?颜哥哥的心中从没有忘记过你,你难道不懂吗?二十几年了,已经二十几年了,颜哥哥从来没有对你不好过,先是我的死害死了颜哥哥,现在又是因为你让颜哥哥消失,你知道吗?我只有一个颜哥哥!”

    愤怒的吼声让昔华感觉到全身的不安,明明已经知道错,却是在前一面他亲自送走了他最爱的人。

    “对,对不起。。。”他能说什麽,他这次是真的错了。

    那双已经哭不出来的眼睛让他感觉到眼前的一黑,身体开始麻木。

    突然间没有意识的开始往下倒,彻底的昏倒在了地上。

    楼下的吵声惊醒到了楼上的人。

    醉夕走下楼正看见夕月拉起地上的人。

    “怎麽了?”醉夕上前看著那男子,确实颜儿的眼光不错,只是这人恐怕也不喜欢颜儿吧。

    不然颜儿也不会因为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他为什麽没有看到颜儿的影子?

    “笑笑呢?”知道颜儿的名字叫笑笑他只能和大家一起这麽的叫著。

    “颜哥哥。。。颜哥哥他消失了。。。”夕月说著泪已滴落下,在场的所有人也开始心情更不好。

    而醉夕只能愣在一旁,那是他的孩子,“颜儿?颜儿,怎麽了?”他拉著夕月的手问著夕月。

    夕月看了一眼醉夕,“娘亲,颜哥哥不见了,早上的时候就不见了。”说著却是见到醉夕恐怖的表情。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就在这几天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不可能的,真的不可能的。”醉夕退後了一步。

    “!!”碰倒了桌子,双眼也开始颤抖,无神的眼睛看著前方。

    他真的很不想承认,但是这也不太可能,他不相信峰会知道他有两个孩子。

    “是不可能。”他尝试著安慰著自己。

    但是进来的人打破了他的幻想。

    陌生男子走到雨陌的身旁对著雨陌说了几句话就消失在人群中。

    ☆、炽火卷.第十二章 阎颜

    “颜儿已经出了苏州城。”雨陌赶忙跑出客栈。

    “怎麽办?”夕月拉著桦叶的衣服,“我们马上出发。”说著马上托起地上的昔华

    我们马上走。”醉夕对著大家说到。

    要是没有赶上月圆之夜那麽整个江湖和颜儿就完了。

    火炽功的威力他不是没有见过,他真的不想就这麽的让峰犯下这种错误。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唤醒那沈睡中的人,“峰。。。”醉夕坚定了意识。

    他们已经找到马车十个人马上出发。

    颠簸的路上马车中黑衣男子正伸手抚著夕颜的脸庞。

    “不愧是那男子生出来的孩子,长的不只是好看,而且还很有韵味,啧啧。。。”

    真的很可惜要是作为练成火炽功的媒介是真的可惜了,要是做他的男宠那麽他这一辈子是真的有福了。

    那双橙红色的眼中渐渐的泛起侵犯之意,但是他还是知道的这是他的孩子。

    生为人父虽然没有侵犯自己的孩子,但是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昌盛人的身子,千年难得一人,真的是很难找啊!”

    眼中的嘲笑充斥著他的脸,早已扭曲的脸让他变的不再是他自己。

    “夕颜,颜儿。。。哈哈哈!没有想到那皇帝居然会把你亲手交给我,而且。。。二十几年他都不曾喜欢过你,你难道还是要为了他而一直孤单下去,真的是难为你了。”

    越说越离谱,阎峰看著躺在他脚上的那张脸渐渐的睁开眼睛,眼中似乎没有任何的仇恨。

    “你,是谁?”夕颜睁开的第一眼就是一位美男子,虽然是一身黑色袍服,但是那气势却不是他可以拥有的。

    夕颜警惕的看著他,他好像记得他好像是和昔华哥哥在交谈然後。。。然後他就在这时醒来了。

    “我是谁,你就别管了,你只要乖乖的呆在我身边就可以了。”说著揽过夕颜的腰际,但是从没有被不认识的人碰过的夕颜立即感到不舒服。

    他拍掉即将碰上他腰际的手。

    阎峰看著他,“没有想到你还是有脾气的,真的不知道那皇帝是怎麽调教你的,应该很乖才对。”说著却是见到夕颜的脸上突然间闪现了一道异样的色彩。

    阎峰挑著眉看著他,“顺便告诉你件事情好了,那狗皇帝亲手把你交给我,他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开心著呢。”

    他毫不客气的勾起唇角看著身旁身体突然一颤的夕颜。

    “我。。。”说完抿著嘴唇却是不知道应该怎麽回答眼前的男子。

    没错昔华哥哥是不喜欢他,是讨厌他,但是。。。昔华哥哥为什麽要这麽做。。。

    虽然不是不知道,他现在是真的伤心了,每次想要靠近那人一点,现在是真的被狠狠的抛弃了。

    夕颜本不知道昔华把他拿去交换了自己的秘密,但是夕颜那已经伤透了的心却是已经不想再去考虑那麽多,他现在已经没有什麽好留恋的了。

    那双没有神采的双眼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忘记了应该属於什麽色彩应该是属於谁的。

    明明是那麽的爱,那麽的喜欢,就算是不喜欢也可以把他当朋友,当兄弟,让他知道有个哥哥喜欢是什麽感觉,现在却是连喜欢别人的资格也没有。

    他是不是应该嘲笑自己,二十几年什麽也没有得到。

    “後悔吗?”阎峰问道。

    夕颜看了一眼那男子:“不後悔。”

    他是不後悔,都到这一步了他还有什麽好後悔的。

    “那麽你愿意当我的媒介吗?反正他们也不在乎你,而你在我这里还有些用处。”阎峰说著抬起夕颜的下巴。

    看著那张和醉夕不相像的脸,但是那眼神却是没有办法改变。

    夕颜想了想,他确实是没有任何的用处,死了那麽多次,都没有死成,现在月儿还是活的好好的,那麽他是不是可以走了。

    “好,我答应你。”已经不想再留恋什麽,那麽就让他抛弃一切,就算是为了自己。

    阎峰得逞的笑了笑,那笑容多了几分狰狞。

    “你很乖。”夸赞道夕颜,但是夕颜本感觉不到高兴,虽然是被人夸赞了。

    他看向窗外,和著陌生的男子坐在同一马车上,虽然不认识男子但是那男子却是让他想接近。

    “我们认识吗?”他从来不知道为什麽他会想接近一个从没有见过面的男子。

    阎峰转过头看著一脸迷茫的夕颜。

    “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们认识。”

    夕颜不懂,为什麽没有见过面却是认识那男子。

    “你叫醉夕颜,对吧?”阎峰看著夕颜。

    见到夕颜点点头:“恩。”

    阎峰嘲笑的说道“你本不应该叫醉夕颜,而是叫阎颜。”说著却是没有见到夕颜惊讶的表情。

    “我。。。你,怎麽知道?”平静的问道。

    “你娘亲叫醉夕,他不就是和你们在一起吗?那是我放他出去的。我是你爹。”这话一出确实是真的把夕颜惊呆了。

    他转过头看著那男子的脸,“你是我爹?”

    他不相信,真的不相信。

    “阎峰,你娘只有我的男宠二十几年前他被我捉奸在床就一直在这位子上爬,现在也只是一个废人而以。”说话的表情像是和他没有关系一般。

    夕颜看著阎峰,虽然不敢相信,但是这表情就像是诉说著一件普通的事情一样,由不得人不相信。

    他不相信自己的娘亲会做这种事情,一定是误会吧,毕竟娘亲其实是喜欢爹爹的,不过如果可以帮助娘亲和爹爹和好那麽他是不是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突然间唇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微笑。

    “你不害怕吗?”阎峰看著那微笑的人。

    “害怕,不过。。。害怕有用吗?”他曾经也承受过不平等的对待,他知道就算是害怕也没用要来的迟早要来,而不来的永远也不会来。

    现在的他也认命了,他知道那些事情和自己无缘,就算是自己付出再多也得不到回报,就像昔华哥哥永远也不会看他一眼一样。

    这一切就像是故意安排的,当初他第一眼见到昔华哥哥的时候就深深的喜欢上了那人。

    到现在什麽也没有,被伤害最大的是他,没有人会去在意。

    夕颜盯著那男子看,爹爹吗?

    他曾经也渴望永远,虽然义父养育自己十几年,但是毕竟是义父,不是自己的亲爹爹,现在在最後一眼见到也好,不用再去想念,不用在半夜想象自己的娘亲和自己的爹爹长什麽样子。

    “我们到了。”已经忘记过了多久,当阎峰再次开口道,马车已经停在一个荒岭,那荒岭的不远处正是一个祭台。

    ☆、炽火卷.第十三章 乱战

    夕颜看著祭台,那祭台还是新的应该在那里没有多久。

    眼中慢慢的流露出失望的眼神,这是最後一眼看著这个世界了。

    “怎麽反悔了?”阎峰看著夕颜。

    夕颜摇摇头,他没有反悔也不想反悔,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就连自己的爹爹也要至他死地。

    夕颜看著阎峰,最後的眼神是那麽的像醉夕,就连阎峰也看呆了。

    “爹爹,颜儿走了。”说著头也不回的朝著祭台上走去,最後的留恋让他为了自己的爹爹做一件事情吧。

    就算这是有违天理的事情,至少他还知道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点用处。

    站在祭台上的人再次看了一眼大地,闭上绝望的眼神,每一步都是承重的既然选择了死亡那麽他也要做好死亡的准备。

    阎峰也走上前,看著那双已经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

    “两天,就两天的时间,你就可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说完就见夕颜已经坐在祭台上。

    “就两天,我知道了。”

    他愿意,真的愿意,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消失,没有人在意过我到底过了多久。

    阎峰也盘起腿坐在夕颜的身後,轻轻的把功力推送进夕颜的身子。

    那本没有接受过火炽功力量的身子突然间就感觉烦闷,但是夕颜还是忍了下来,但是脸上的汗水还是渐渐的低落。

    地上被风卷起灰尘渐渐的扬起,一片荒凉的空地,没有任何的人经过。

    那还在远处的马车正急急忙忙的赶向这里。

    “还没有到吗?”夕月著急的问道。

    好不容易再次见到了颜哥哥,难道这次又要失去吗?

    已经失去过一次了,不知道为什麽心情却是极差。

    夕月轻轻的抚著口,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火炽功侵蚀过的感觉。

    “月儿怎麽了?”影风紧紧的抱著夕月,担心的看著那自己爱的人。

    而一旁的昔华看著这一幕,眼中却满是泪痕,他的颜儿又再一次被他送上了死亡的舞台。

    颤抖的身子缩在马车的角落里不想再见其他的人。

    埋著自己的头紧紧的缩在自己的脚中,“颜儿。。。”这声夕颜不知道换了多少次的生命才得到的,但是夕颜现在却不在他的身旁。

    “颜儿。。。”再次叫道,但是怀中早已没有那人的影子。

    他就像是失魂落魄的小丑一样,脸上早已褪去了青春之色,那岁月的痕迹尽显在脸上,但是心中还是只有那一声‘昔华哥哥’。

    失去就是失去,他现在只想好好的拥抱住那人。

    颜儿,你在哪里。。。眼中满是柔情,但是夕颜见不到。

    马车不停的行驶著,马匹换了一匹又一匹,直到他们几人终於到达目的地时。

    祭台上的两个人还是保持这一天前的动作。

    昔华抢先下了马车,慢步坐在前方,那紧闭著眼的夕颜本没有注意到昔华的出现。

    颤抖的双脚走上台阶,眼中却是只有那闭著眼睛的人。

    昔华忘记了还有阎峰的存在,直接扑上前去想紧紧的抱著夕颜,但是却被火炽功的功力弹下了祭台。

    那弹飞的身子直直的回到了马车旁。

    躺在地上的人看著祭台上那不变的容颜“颜儿。。。”醉夕走上祭台,却没有上前阻止。

    只是站在一旁,看著阎峰,看著那张早已经忘记爱了多少年的容颜。

    桦叶、影风、雨陌、白玉、四人一起发力,朝著阎峰打去。

    那闭著眼的人终於有了动静,只是睁开了眼睛。不自量力的看著那四人。

    “峰。。。”醉夕轻柔的唤道。

    “峰,还记得我们相识的时候吗?你不会这麽做的,他是你的孩子,他是我们的孩子,你忘记了?”说著双手环住阎峰的腰际,却没有见到阎峰有任何的动作。

    “峰,我爱你。”说著单手抽出腰间的匕首。

    醉夕割破自己的脉搏,血就像是瀑布一般的流淌下来。

    大家看著醉夕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麽做。

    “娘亲。。。”夕月著急的叫道。

    冲上前的身子被影风拦住,“月儿,不要。。。去。。。”影风看著怀中正在哭泣的人。

    马车上的悦悦只赶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看著这一幕,但是眼中却还是情不自禁的落下了泪。

    他知道自己再也看不到了。

    伸出粉嫩的小手擦干眼泪,“。。。”懦懦的叫了一声想让自己的抱抱,但是。。。他再也享受不到***抱抱了。

    醉夕唇角露出一个柔美的微笑,夕月本以为自己的娘亲就这麽的去了,但是却是见到醉夕伸出自己的脉搏凑到阎峰的嘴边。

    “火炽功最忌讳的就是练功的时候有人打扰,练的越高也就越忌讳。”影风说著看著醉夕。

    “风。。。”夕月看著影风严肃的表情,曾经教主也是被火炽功害的。

    “昌盛人的血可以救人。”这是一旁的木炎也开口了。

    那不能动的阎峰被醉夕硬是掰开了嘴唇,那血顺著醉夕的手低落到阎峰的喉咙里。

    那本就不能动的人正打算放弃这次的练功,但是他正想放弃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不能控制,全身就像是被无数只蚂蚁啃咬一般。

    本是血色的脸庞现在已经变的苍白。

    “准备救人。”木炎突然开口道。

    白玉早已经准备好了,手上的剑已经往著自己的动脉上割去。

    “白玉。。。”雨陌看著白玉手上的血迹突然之间感觉到了心痛,那明明是他自己的手,难道他不会痛吗?

    影风、桦叶上前拉著阎峰。

    醉夕还是用血灌溉著阎峰的嘴唇。

    “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影风说著,他不想见到月儿失去自己的娘亲。

    “没事,以後月儿就交给你了。”说著那血还是拼命的往外冒。

    全身已经动弹不得,阎峰睁大著眼睛,用尽力气把全身的真气凝结一处。

    “啊!”突然间开口喊道。

    那双橙红色的双眼已经变成了黄色。

    “这是。。。”就连影风也没有想到那双眼睛居然变成了黄色,史上没有人会把火炽功练的这麽的高。

    “你们都得死。”说完一掌拍上桦叶。

    “噗。。。”突然之间的攻势让桦叶没有办法逃走只能硬生生的挨了下来。

    阎峰愤怒的看著在场的所有人,那已经被救下的夕颜早就昏了过去。

    白玉递上自己的双手,那新鲜的血滴到夕颜的唇边染红了双唇。

    只有这昌盛人的鲜血才能救活昌盛人,如果是普通的人也是有医疗功能的,但是却救不活。

    “颜儿。。。颜儿。。。”白玉担心的看著夕颜。

    双眼早已哭了出来,他不想失去这微笑的人。

    雨陌看著他们两个人,他是不是应该心痛还是高兴?

    最後他还是拿起剑一同攻向阎峰。

    祭台下的人站了起来,走上祭台,眼中满是疲惫。

    ☆、炽火卷.第十四章 分道扬镳

    喜欢、等待、落花如流水般消逝,最後滴落的泪水在你的心中只是随处飘荡的花朵。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我这已经惨败的花朵对你来说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一闪而过的影子。

    峰,如有来生我们还会相伴吗?

    我希望到时候我不会在遇见你,因为我已经不想再伤心,如果我的鲜血可以救活你的纯真那麽我情愿消逝在这世上。

    孩子们你们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闭上双眼的人眼角的泪低落,那倒下的身子已经苍白到了没有任何的血丝。

    “!!”倒下的声音那还在流血的手腕显示了主人已经无力回天。

    阎峰顺著声音看去,却只是一具冰冷的躯体。

    发疯般的抱起醉夕,心中那道坚强的堡垒瞬间破灭。

    眼角不知道何时已经流下了泪。

    “夕儿。”重新唤回名字,那个最爱之人的名字。

    不是不爱,只是不信任,如果他再信任夕儿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木炎上前,拿起醉夕的脉,双眉虽然皱著,却也不是没有办法,拾起地上的剑。

    拿起他居然割破了自己的脉搏。

    “你。。。”阎峰看著木炎的一举一动。

    “我也是昌盛人,我想我还是有办法的。”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虽然和醉夕没有交集,但是他毕竟也是笑笑的娘亲。

    夕月颤抖的身子被影风抱的紧紧的,他也想上前,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娘亲是故意的,故意不想活下去。

    承受了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痛苦,好不容易可以解脱为什麽不早点解脱。

    “娘亲。。。”哭声搀和著叫声回荡在整个空旷的荒地里。

    昔华上前抱住夕颜的身子,那本就是同一个人的身子,被他残害的已经失去了本有的容貌。

    曾经的曾经他说过。

    ‘为什麽你长了一张和月儿一模一样的脸。’虽然是真的在乎这脸的漂亮程度,但是那心却不会变。

    “颜儿。。。”伸出手紧紧的抱住那已经闭上眼睛的人。

    他真的错了,错的不只是一些,他就是一大混蛋。

    如果当初没有忽略颜儿是不是现在就不会出现这样子的错误。

    “一定很痛吧。”说著轻轻的抚著夕颜的背脊。

    被火炽功侵蚀的感觉一定很不好受,他的颜儿还会醒来吗?

    醒来之後还会喜欢他吗?

    他好害怕,真的好怕,再也听不见颜儿叫著自己昔华哥哥。

    如果他没有封闭自己的内心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样子的错误。

    “颜儿,我们回家,我们回家,我好好的照顾你。”

    自顾自的说著,双手抱起地上的人,眼中含著泪,他不想再次失去,接下来的日子就让他好好的补偿这些年的损失。

    他爱的只是颜儿而以。

    “昔华哥哥。。。”夕月叫了一声那正欲往下走的人。

    “月儿,我带颜儿回去了。”说著头也没有转一个的走下祭台。

    那苍凉的背影似乎多了那麽几分爱意。

    但是夕颜还会去喜欢他吗?

    这些似乎又不太合理。

    夕月转过头,看著自己的娘亲,那还被抱著怀中的人似乎血色渐渐的好转。

    木炎放下手,桦叶上前点住了木炎的道。

    “好好休息,我会照顾你。”说著抱起木炎。

    阎峰看著这群人,怀中的醉夕被他揽的更紧。

    “对不起。。。”他是月儿的爹爹,他是不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月儿,爹爹对不起你们。。。”说著那坚强的脸上又一次的落泪了。

    怀中的醉夕似乎好像知道阎峰的心里一般脸上渐渐的显露出不安之色。

    “爹爹。。。”月儿轻声的唤道。

    虽然做过错事,但是这声爹爹还是被他勇敢的叫了出来,毕竟已经是自己的爹爹。

    “呜。。。呜。。。”哭出声的人紧紧的抱起醉夕。

    “夕儿你听见了吗?月儿叫我爹爹了,你听见了吗?”

    第一次有生为人父的自豪和骄傲,但是那脸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们回家,马上回家。”说著朝著祭台下跑去,脸上的表情悲喜交加。

    喜在夕月叫了他一声爹爹,背在怀中的人还是没有任何清醒的感觉。

    桦叶怀中紧抱的人突然间昏倒在他的怀中。

    “炎儿?”桦叶著他的脉搏“还好没事,只是昏倒了。”他也抱起木炎。

    “大家先找间客栈吧。”同意过後一群人受伤的受伤,昏睡的昏睡。

    雨陌看著躺在他脚上的人,轻轻的拨开白玉的发丝,“你啊,还是那麽的逞强。”话中带著惩罚,但脸上的表情还是那麽的温柔。

    是时候把你绑在我的身边了,要是你跑了那麽我是真的会伤心的,而且。。。我爱你。

    睡梦中的白玉哪里会知道这些,当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的早晨了。

    一个陌生的房间,但是身旁的人却不陌生。

    “雨陌?”他伸出手想推推身旁的人,但是手上使不出任何的力气,看著自己手上的绷带他想起他把自己的血喂给了笑笑。

    睡梦中的雨陌好像听见有人叫他,睁开朦胧的眼睛。

    “玉玉醒了?”这亲昵的昵称让白玉红了脸。

    “恩。”

    “想吃点什麽我帮你去拿。”说著雨陌已经开始起身。

    “清淡的就可以了。”

    “好。”雨陌温柔的揉了揉白玉的发丝,眼中满是溺爱。

    又过了几天,当大家齐集一堂的时候,眼中似乎带著一丝的不舍之色。

    “要分别了。”夕月抱著悦悦说道。

    那小小的孩子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脸上力气皱起。

    “娘亲。。。悦悦见不到大家了吗?”悦悦嘟著小嘴看著在场所有的人。

    大家都对著悦悦笑著“迟早要分别的。”

    木炎伸出手抱过悦悦,在那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而且他也想念自己的孩子了。

    “那麽就在这里分道扬镳吧。”

    雨陌拉著白玉的手,他已经决定了不和玉玉分开,永远也不。

    “恩。”齐声说道。

    “以後要经常联系。”说著夕月先走出门,身後跟著影风。

    “再见各位。”道别之後都各自回了家。

    悦悦看著远走的马车心中有了不舍之色。

    “悦悦还在想念大家吗?”影风抱过那孩子。悦悦出生的时候他不再身边,现在月儿又回到他身边,他唯有珍惜才能留著月儿。

    “教主。。。”夕月说著却见影风的微笑。

    “该换称呼了。”影风紧紧的握著夕月的手。

    “风。。。”虽然不是第一次叫但还是好开心,终於又在一起了,不是吗?

    相拥在一起,相吻著。

    “羞羞,娘亲,爹爹羞羞,嘻嘻!”悦悦开心的搂著自己正在亲吻的爹爹和娘亲。

    (江湖卷.完结)(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696/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