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权色冲天 > 7、我叫雷锋
    “他娘的,你个小兔崽子真是活拧了,咱们胜哥的闲事你也敢管,也不打听打听,整个隆兴镇谁敢不给西街胜哥面子……”作为小弟,另外两个小混混无疑是极为合格的,这个所谓的胜哥一开骂,两个人立刻附和起来,特别是旁边那个尖嘴猴腮的小混混,言语中尽是对胜哥的一片吹捧,仿佛这胜哥是多了不得的人一般。《+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

    “哎哟,胜哥?哈哈,只听过名声,却没见过真人,失敬失敬,来来,我给胜哥点支烟……”胜哥是谁,安平没听过,更不认识,既然敢冒然出头,安平就知道要少不了一番殴斗。不过,看到几个聚成了一团,虎视眈眈的样子,安平分析利弊之后,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缓兵之计,当下脸色一变,展露出几分笑意,身子一低,摆出一副奉承的样子,慢慢地向前凑去。

    安平是个孤儿,没爹没妈的孩子少不了要受人欺负,偏偏安平是个性格刚烈的人,受不了气,谁若是欺负到自己头上来,咬着牙也要跟人打回去。╔ ╗因此,从小到大,安平的架是没少打,最开始是跟北明街的同龄人打,最后是跟天安区三中附近的小混混打,就是凭着性子烈,拳头硬,再加上豹子叔这个武疯子最护犊子,手持菜刀站在安平背后镇场子,做靠山,安平可谓打遍了整个天安区,用身经百战来形容毫不为过,这打架的经验最为丰富。

    也正是因为打架的经验丰富,安平最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眼看着三个小混混组成了一个有攻有守的战阵,冒然出手的话就容易被人拖进战圈,一对三,既使打胜了也是惨胜,这可不附和安平不吃亏的性格。所以,安平最先想到的就是麻痹对手,先把这个攻守兼备的局面破除开来。只要把这个挑头的胜哥率先打倒,那剩下的两个就好解决了。

    “小兔崽子倒挺有眼利见,麻溜的快点滚蛋,这没你什么事……啊……”仅仅是一报号,就让安平表现出点头哈腰,小心翼翼的样子,胜哥的心里仿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侧着身子昂着头,用一种不屑的眼光数落起安平来。╔ ╗只是这要面子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间一阵剧痛自胸口处传来,却是安平看准胜哥的大意,抬腿就是一个窝心脚,迅速而又狠辣的飞脚正中胜哥的左肋,一下子就将胜哥踹出三四米远,剧烈的疼痛让他趴在地上哀号不已。

    “他妈的,你敢打胜哥……”

    “你个小兔崽子……啊……”安平猛然出脚,随即响起一阵惨烈的哀号声,形势变化的太快,直让仍在沾沾自喜的两个小混混楞住了神,扭过头看了看胜哥的凄惨后,才想起罪魁祸首安平来,大声地叫骂不已。只是这架子还没等拉开呢,安平的炮拳已然打了出来,一拳正中靠近右侧那个有如瘦猴一般的小混混左腮,拳头硬,蓄势足,猛烈地一击直将这个瘦猴一般的小混混脑袋打出了一个九十度的弯孤,一声惨叫的摔在了地上。

    “呵呵,你,还打吗……”一个窝心脚踹的胜哥趴在地上呕吐不已,一个腮拳打的瘦猴眼冒金花,分不清东南西北。╔ ╗直到这时硕果仅存的一个混混才意识到安平是个猛人,怯怯地望着安平踌蹰不前,不知道是该冲上去跟安平拼命,还是扭头逃跑。不过,很明显他的这两个想法都不太切合实际,这才有如石化了一般僵在了当场。这种畏畏缩缩,犹犹豫豫的样子,倒让安平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不打了……”安平的狠辣出手,彻底让这个小混混的头脑清醒了过来,对上安平阴冷的笑容,背脊是一阵的发冷,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心里再也兴不起一丁点的斗志。

    “不打了?那好,把你的同伴扶回去,回家好好想想,今天干的是不是人事?下回若是再让我碰到你们胡作非为,哼哼……”乡间的土混混拦住了眼前这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无非就是借着酒劲撒撒酒疯,说点荤话逗个乐子,痛快痛快嘴,真让他们去抢劫、杀人什么的,还真没那个胆量,略施薄惩的打上一顿,让他们长长教训也就足够了。╔ ╗至于把他们送到派出所接受法律的制裁,别说没有那个严重的程度,就是有,安平也有会把事做绝了,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总得留个余地不是。

    “呵呵,这位大姐,没吓到你吧,你这是要去哪,要是去镇里,往前走就是,用不用我送你……”看着三个混混互相挽扶,磕磕绊绊,有如丧家之犬一般逃也似的离去,安平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只是这个笑容刚刚展开,就被安平强制的收拢了回去,因为安平看到旁边的当事人,那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正歪着头不停地打量着自己,嬉皮笑脸的样子,容易让人引起误会,若是把自己跟这三个混混划到一个类别去,安平觉得自己都得冤枉死。

    “你倒是说话啊,不说我就不送你了,我还要回市里呢……”不知不觉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灰暗的天色让安平再也看不清这女人的脸,但入时的打扮和扑面而来的香水气息,仍然让安平忍不住的回想起田寡妇那两只雪白而又乱颤的丰硕,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心虚,不自然的将头扭向一边,再不敢仔细去看这个时尚女人的脸。╔ ╗而对面的女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久久没有回音,安平的心里有了一种被忽视的不爽。

    “啊!小兄弟,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麻烦呢……”时尚的女人总觉得最近诸事不顺,哪怕来到郊县的隆兴镇,还没来得及体验一下鸟出牢笼的畅快心情呢,就碰到了几个不开眼的乡下土混混纠缠不休,这让她的心里有着一种出奇的愤怒。

    女人一向觉得自己很高贵,可高贵的自己居然被几个乡下的土包子调戏了,这是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情况。心里正琢磨着是不是要用手中的皮包狠狠地将三个小混混打倒的时候,一个半大小子冒然地冲了进来,尴尬的局面似乎有了新的转机。

    只是让女人的愤怒情绪再一次飙升的是,这个大男孩半没有自己想像中的坚强,三个小混混哟五喝六的几句狠话,就把他吓的变了模样,一副卑颜屈膝,少了根脊梁的样子,这让她内心中充满了极度的不屑。一个大小伙子不敢挺身而出,不敢勇于面对社会丑陋的一面,还算什么男子汉,这样的人入不了她的眼。

    然而,情况变化的有些突然,有些快,快到让女人的大脑一时之间处在了当机的状态,刚刚还在给人赔理道歉,抢着要给人点烟的半大小子,在看不出有任何骨气的一刹那暴然出手,仅仅两个照面就将三个小混混打倒了两个,狠辣的手段,嘭然作响的撞击,哀号不已的惨烈,让人目瞪口呆,直到被眼前这个略略有些腼腆的大男孩一阵抢白,都没让她从惊诧中顺过这口气来。

    “不谢,不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女人未语先笑,虽然没什么诚意,但总算是有了一个回音,而这个回音似乎能够影响着安平的心绪,仅仅是简单地一个谢意,居然让安平的心中微微有了一丝的震荡,直感觉清脆的声音有如一缕清泉流进人的心窝,甜甜的,痒痒的。

    安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撞见了桑长岭和田寡妇之间的妖精打架而让自己体内荷尔蒙分泌过剩,最终导致自己对上这个时尚的女人居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虚,心虚的不敢仔细去看看女人粉嫩的脸,不敢去抽动鼻息,生怕将女人精致的脸颊和诱人的香气藏进心里,再也挥之不去。

    “啊!那边是往镇上的路,拐个弯就是,没多远。这天就要黑透了,你快点走吧,乡下跟市里不一样,一到晚上路上就没什么人了,还是多注意安全吧。那个,我先走了……”虽然没看清眼前的女人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但安平觉得她时尚的衣着和淡淡的香气就是一种让人感到窒息的诱惑,若是再接触下去,安平怕自己沉浸在这种虚幻的泡漠中而不能自拔,于是强迫自己将不相干的杂念挥去一空,简单的做了几句交待,逃也似的蹬上了自行车。

    “哎哎,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哪的人啊,有机会我得谢谢你……”眼看着安平骑上了自行车,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宽厚的背影,女人才从失神中回过神来,也意识到了自己漫不经心的回答显得有些失礼,急忙冲着安平的背影高声的询问起来。

    “我叫雷锋,助人为乐的雷锋,谢就不用了……”身后清脆的声音似乎有着某种魔力吸引着人一般,安平强迫着自己不去回头,生怕自己会不受克制的就此沉沦下去。而对女人亲切的感谢和问询,随口就给出了一个玩笑话,以此将两个人之间短暂的相逢划上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 作者有话说 -->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

    &nnsp;( 权色冲天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43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