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权色冲天 > 3、人情交易
    “小安,你坐,坐。《+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那个李教授是你的老师?现在能联系上不,这个时间不等人,我这庄稼可得靠李教授帮着想办法呢……”何局长有如变色龙一般,紧皱的眉头,阴沉的脸一瞬间舒缓开来,连称呼也从生硬的安平变成了亲切的小安,高高在上的样子再不复存在。

    “何局长,你的朋友说李教授一个星期能回来,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据我所知,老师参加的是全国性学术研讨会,不到学校开学,是不会回来的……”安平在毕业前听李教授提过要到天南省参加学术研讨,而李教透所撰写的高寒地区农作物种植的论文还是安平帮着拓写的,参加这种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与全国农业领域的专家学者进行沟通交流很难得,以安平对李教授钻研劲的了解,这个假期怕是都要扔在天南省了。

    “暑假结束?那这百多亩的烤烟可就全完了,这钱可就打水漂了……”安平的话无疑将何局长心中最后的一点期待碾碎了,眉角一阵的抽搐,想起十几年省吃俭用的积蓄就要成了泡影,心中有如滴血一般的痛,目光无神,手足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 ╗

    “何局长,您也不用急,我跟着老师学习了几年,主攻就是高寒作物病虫害防治,只要不是北方不曾有过的疑难病症,我应该能应付……”何局长失魂落魄,安平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趁热打铁的自荐起来,想来解决了何局长的麻烦,让他欠下了自己的人情,也就等于有了把柄在自己的手中抓着,那福利院的补贴款他怎么也不好意思再拖着了吧。

    “你?能解决?”何局长有如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失意的眼神紧紧盯着安平,仿佛要从安平稚嫩的脸上挑出朵花来一般,满眼尽是怀疑。

    “呵呵,本来老师要安排我留校任教的,但您可能也听说过,老院长曾经就是教师,在动乱中受到了迫害,对教师这个职业很排斥,不同意我去做教师。╔ ╗而我又是孤儿,没有关系可以去走,所以才服从组织分配,去了隆兴镇政府工作……”安平说的轻松,丝毫不像是在诉说自己的际遇,更像是提及一件不相关的事情,但脸上透着沉重的失落,无不展现出安平心中的不甘。

    老院长曾在中学任校长,动乱期间被打成了右派,受到了狠辣的迫害,平反之后心态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说什么也不肯再去中学做校长,对教师这个职业避如蛇蝎,这个际遇直接影响了安平的人生走向。安平是个重情重义有孝心的人,为了不让老院长再担惊受怕,报考中专的时候舍弃了学费少的师范类学校,毕业前又拒绝了李教授的留校的安排,服从了组织派遣分配。

    只是,让安平没想到的是,清江市体制内的风气不正,组织人事部门对毕业生的分配看中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毕业生背后的人际关系和资金实力,像安平这样的没钱、没人、没关系的三无人员,哪怕学习成绩再优秀,是党员,是学生干部,人家也不会关注,最终别说进市里的大机关了,就是区里的事业单位都没留下,一纸派遣证给发配到了郊县隆兴镇。╔ ╗好在郊县曾经就是清江市的郊区,距离倒是不远,隆兴镇更是紧紧贴着大清江,也算是贴在了城市的边缘,安平虽然心有戚戚,却也接受了这个现实。

    “何局长,我就这么一说,信不信的在您,您是福利院的直接领导,算起来也是我的长辈,如果您有要求,我一定尽力。那个打扰您这么长时间了,实在不好意思,我就先回去了,您忙着……”何局长脸上的表情很丰富,怀疑,犹豫交织在一起,整个人处在了失神的状态中。安平知道这火候差不多了,凡事过犹不及,话说的太大了,逼的太紧了,反倒不利于何局长下定决心,适当的收一收,也好帮着何局长下定决心。

    “唉!唉!小安,别急,别急。╔ ╗

    而且,平也看明白了,别看这何局长长的五大三粗,自诩为部队出身的粗人,可这心眼实在是不大,做事犹犹豫豫,瞻前顾后,一点不果断,摆明了要踏安平的人情,却又舍不得放血。这连用公家的钱,却摆平自己的私事都透着坚吝,咬牙切齿之下才批下了五千块钱,还有如撕了他的肉一般,这样的心思实在不够大气。这一碗清水能看到底,难怪他几年来总在副局长的位子上原地踏步,根子就在他的气量上,在清江这个风气摇摆不定的地方,没有哪个领导喜欢扣扣索索小家子气的下属,他何局长这个心性,若是能提拔重用可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小安,我也不瞒你,黄大发是我的内弟,种的烤烟得了严重的病虫害,找了不少人都说治不了,不得已我才辗转去请李教授。你是李教授的学生,你跟我透个底,这病你倒底能不能治……”看到安平郑重地将签了名的申请单放到了口袋里,何局长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急切了,话风一转又绕到了烤烟上,眼神中再一次充满了期待。

    “何局长,这您可难为我了,这给庄稼看病跟给人看病没什么区别,一样讲究望闻问切,我这连情况都没看到呢,您就让我下结论,可真是难为我了。不过,清江种植烤烟的历史虽然不长,却也有几十年了,大体烤烟的病症就那几种,所谓的疑难就是几种虫害集中在了一起,虽说很麻烦,却也不是不能解决的。您放心,咱自家的事情,我一定倾尽全力,这大话我不敢说,但我敢保证,既使我根治不了,也难把病情稳定下来,估计再有半个月,我老师也就能回来了,绝对不会让您出现颗粒无收的情况……”何局长急切的样子让安平觉得好笑,合着这五千块的补贴款够他肉疼的了,没个保证都觉得亏大了,虽说是关心则乱,却也说明了这人的心眼实在有些小。

    “是,是,我这不了解情况,说了外行话了,见笑,见笑了。那个小安,这事就拜托你了,我可等你的好消息……”看着安平脸上流露出的淡淡嘲笑,何局长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不靠谱,尴尬的讪笑了几声后面色一正,透着几分领导发号施令的意思。

    “何局长您别这么说,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总是您关心福利院,而我们却不能回报您什么,碰巧有了这么一次机会,我自当全力以赴。您看这样好不好,明天周日,我就去您亲属家看看情况,回头我琢磨个方子,周一让您亲属先试试效果……”安平相信,只要这趟活干的漂亮了,解决何局长的燃眉之急,今后就能借着这个机会,和何局长之间搭上了一份香火情,今后福利院的款项就不会在他的手中遭遇截留了,这对福利院十几口子老弱病残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福音。

    “好好好,就按你说的办,一会我跟黄大发说打个招呼,让他全力配合你,有什么需要你别客气……”安平小小年纪,做事却是滴水不漏,这让何局长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居然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带着几分亲切的拍了拍安平的肩膀,颇有一番鼓励的意味在其中。

    “何局长,那就先这样,稍候咱们再联系……”何局长起了身,安平知道两个人之间的交谈到此就该结束了,至于今后能不能帮着福利院继续与何局长保持住这一段香火情,取决于自己这趟差事的结果。说是人情也好,交易也罢,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对福利院有好处的事情,安平都要努力去争取,这是对福利院一种反哺,一种回报。

    <!-- 作者有话说 -->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

    &nnsp;( 权色冲天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43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