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意外双修 > 第1章 意外
    二十世纪初,现在的人类已经不再是地球上的霸主,因为不久之前,出现了魔兽……

    2030年夏。《+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辣+文+网手#机*阅#读m.lawenw.com》

    人类都安安全基地内,各种钢筋筑起的高楼雄立,街道上人来如chao、车流汹涌。年轻的白领裹着风衣在街边等待公车,妆容jing致却遮不住满脸沉重的倦意。轿车一辆又一辆呼啸着过去。里面乘坐着的是这个城市里略微富裕但是依旧每天疲于奔命的中产阶级们。

    而郊外却是另一派景象,荒凉的山林,这里并不说得上安全,因为总会有魔兽出没。

    人类在20年前,已经进入了危机时代。

    “村里的赵寡妇到现在为止,还是不让我蹭她的咪咪。”

    清秀的山脚下,有一刚踏入青年的小厮蹲在树下喃喃自语,他就是来自陈家山陈家坡陈家村的陈非凡。

    非凡二字倒是起得犀利霸气,但人就不咋样了,以现代择偶标准来说,就一个废柴脸蛋残废身高一穷二白的寒酸小厮。

    如此平凡人物确实配不起他的名字,所以大家都管他叫:陈凡。

    陈家村有一个特狐媚的寡妇阿姨,小时候的陈凡很喜欢往她身上蹭,她走起路来穿再紧衣服也会一晃一荡的丰腴胸脯那叫一个醉人。

    有一次陈家村头号狐狸jing赵寡妇笑着揉小陈凡的脑袋问:“舒服吗?”那个是夏天,少.妇穿着件圆领恤,小陈凡使劲点头,她抖了抖胸脯,又问:“大吗?”小陈凡傻啊,当然说好大的球。她乐了,媚眼如丝,问道:“这两个球好看吗?”

    当时村里一大把年纪的老人都差点流口水,小陈凡则一本正经伸出手两只小爪子捏了又捏,最后还伸手进去使劲摸,实验过后才咧嘴笑道:“真好看。”

    最后一失足成千古恨地画蛇添足了一句:“就是有点下垂。”

    狐狸jing当场发飙,赏了一个小陈凡大板栗,骂道:“没良心的小牲口,敢说老娘咪咪下垂,看以后给不给你摸!”

    事实上那以后,陈凡再没有享受过让整个陈家村垂涎嫉妒的艳福,实践出真知,血淋淋的教训!

    陈凡正蹲在地上,跟一只蟑螂滔滔不绝,把他对人生的不满,对孤身寡人的寂寞,甚至约炮未遂被拉黑、再到假装高富帅把妹也在理所当然中失败的经历,全部压榨一般发泄给它听。

    陈凡跟它聊了很长时间,直到说得心里舒坦了,抬起脚狠狠地一脚踩下去,再看着被踩成烂泥的小强,一满脸内疚道:“我也不想杀你,可没办法,你知道的太多了。”

    “看什么看!要不是你比小强值钱一点,老子也把你宰了!”陈凡回头对着家里头唯一一只鸡怒道。

    那只鸡似乎很有灵xing,听了陈凡的话很调皮地甩了甩鸡头,咕咕地叫起来,眼神中充满了鄙视的笑意。

    陈凡不以为然,躺在地上看着天空。

    其实陈凡也算半个奇人,从记事起,自己只有一个亲人,就是一老头,喊爷爷,老头说他是被贩卖到山里的,可没几年,老头便得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绝症,说死就死,连医生也没有去看过,花不起那钱啊。

    那时候陈凡才十岁,成了没爹没娘没人养的野杂种,旁人瞧着挺心酸,可没谁愿意扶一把,因为谁都清楚,谁愿意打肿脸充胖子,家里就意味着多一个拖油瓶了,一旦多一张嘴,一年下来少多少斤米粮,谁会去惹一身腥,所以村里人都琢磨着这么小的孩子多半要夭折了。

    但匪夷所思的是,陈凡荒很唐荒很奇迹地活过来了,村民们都不清楚这娃是怎么熬过来的,私下聚在一起嘀咕都琢磨不出个所以然,只知道他没田没地,破泥房倒是有一间,然后就是会下河捞鱼上山抓蛇,水里游的山上跑的树上做窝的,都有可能成为他的盘中餐,反正稀里糊涂的,这个可怜小子还真就活蹦乱跳挺过来了。

    稀罕事呐。

    就这样,陈凡就在村子里艰苦地茁壮成长了。随着年长,便一个人到了城里打拼,因为安全基地旁边的农村,实在谈不上安全。

    陈凡挠了挠头,不去回忆那些琐事,自己的身世至今还是一个迷,有待他去挖掘。

    天空飘飘白云,忽然,风云变se!

    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从天而降!

    陈凡揉了揉眼睛,惊骇道:“天下掉下个白妹妹啊!”

    陈凡瞬时愣在了当场,直勾勾地看着这比仙女还美的女子落在了自己身边,衣袂飘飘,恍若神仙中人。

    虽然这妹子脸上有一层模糊的雾,但还是觉得他非常非常漂亮,肤如凝脂,曲线玲珑,小蛮腰盈盈一握,摇动起来如风摆杨柳般,诱人遐思。即使是画上的观音也没有她好看。

    只是她的眼神为何有些意醉神迷?她脸se为何如此火红呢?

    足足过来很长时间,陈凡都没有醒过神,目光死死地落在仙子弹指可破的丰胸那一抹雪白上,一时间为之迷醉,深陷而不能自拔!

    仙子苍白的脸上却映着两腮绯红,身穿一缕白se留仙裙罩身,散发着一股超凡脱俗的飘逸,一双眼大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喃喃道:“这里……是仙界吗?”

    她修炼某个秘法企图强行破境飞升仙界,却失败,然后莫名其妙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仙子当然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现代文明的世界,此时由于秘法的原因,弄得她从未有过的yu火从身上奔涌出来,直弄得浑身火烫,玉礼剧颤,痛苦不堪。再这样下去,迟早要yu火焚身而死。唯一解救的方法,就是找一个男人消解yu火,危机自然就过去了。

    可这个陌生的地方,别说男人,就连男孩都……

    她突然发现傻愣愣站在不远处的陈凡,然后突然瞪大眼睛,美目中暴she出蓝盈盈的幽光。

    这不就是一个瘦弱稚嫩的男孩吗?

    “卧槽!在现代文明时代,居然青天白ri之下活见鬼了!”看着仙子灼热的目光,陈凡醒悟过来炸声尖叫,转身就跑。

    其实他不想跑,他真的很想再多看几眼,这女子实在是太漂亮了!可是,她太诡异了,陈凡吓破了胆,连鸡都不要了。

    只是没等他跑出多,身后的白衣仙子如疾风般冲向他,尾随而至,一把搂住他的腰,瞬息推倒。

    “不要杀我!我家最值钱的就是那只鸡,你尽管拿去!不用客气!”危险时刻,陈凡毫不犹豫地把相依为命的鸡兄给出卖了。

    他被倒后,在地上慢慢往后爬,而这个白衣女子却一步一步慢慢跟上,脸上神se迷离,似乎傻傻的。

    也不知道这女的是不是属虎的,隔空轻轻划动一下手掌,陈凡身上的衣服就全部剥光,躺在地上连大气不敢喘,看着自己高高竖起的贤弟,也顾不得再躲了,连忙双手捂住。

    贤弟一见天ri,神仙为之震惊!

    陈凡刚抬起头,就看见一张粉嫩yu滴的jing致脸孔几乎贴着他的侧脸,那些火热的粗气不断地呼在他的耳畔。

    陈凡心里突然冒起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个美仙女,难道要劫se?!

    再看她,一脸的chun样,就像吃了过期的劣质伟哥一般,已经变得火辣辣一片。

    如果有修真者在此,一定能看出这个女子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但这里却是现代文明的社会,没有人知道她的情况,更不可能知道她是从异界穿越过来的。

    “我我、我还未成年……你你、你。”陈凡颤抖着叫道。

    凡人与神仙的对抗,终究还是神仙会赢。

    容不得陈凡多说,既然要强来哪里管你有没有成年,这白衣仙女扑到了陈凡身上,樱桃小嘴盖住了陈凡正yu求救的嘴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响。

    女子的嘴唇很温凉,陈凡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一条香舌冲破两瓣诱人嘴唇的束缚,里头的风情却是别有洞天。陈凡想到了两个词,温润,湿滑。

    陈凡全身酥软使不上力力,只能瞪大眼睛看着白衣仙女撩开裙子,分开修长**骑在他的身上,将他牢牢地压在下面。

    陈凡很想把这个从哪里穿越过来的的仙子推开,可是这女子的双手死死地把他两手按在地上,入土三分!

    仙子纤柔滑腻的玉手握住手腕的美妙触感,让陈凡心神震动,扑面而来的兰麝香气更是迅速将他包围,让他迷醉得几乎失去意识。

    陈凡整个人如同“大”字一样被压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这一幕真是让人心醉啊!估计全世界的男人都希望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这等艳遇,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老天长眼了?陈凡也不知道是那老头的祖坟冒青烟还是自己的八字太重,要不是嘴里传来那一阵温润,他还真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瞪大眼睛却说不出话,只能看着女子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个观音坐莲。陈凡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粉腿雪股在自己皮肤上磨擦,是如此的滑腻温软,让他的心里也忍不住着了一把火。

    随后,陈凡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旖旎滋润之感从贤弟头顶传来。

    陈凡连哥带弟一阵剧颤。

    两声不约而同的呻吟,从覆合的嘴缝中传出……

    “不要啊!救命啊!”陈凡大呼小叫,但在山腹之中,又有谁能听到他的呼声,本着侠骨仁心将他从yin魔手中救出来?

    “我的贞cao!我的贞cao!我的……”很快,陈凡就被一条香舌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不但如此,他的惨叫没有引起施暴者的丝毫怜悯,反而yu火狂升,忍不住耸动起了纤腰,**上下晃动着,开始了对他蹂躏。

    有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美女在上面扭几下腰,更何况陈凡还是一个懵懂的男孩加初哥。

    仙子冰肌玉肤,柔滑洁白,纤美腰肢盈盈一握,与修长美腿、高耸酥胸构成了优美的曲线,简直是完美的少女玉体,如美丽的艺术品般,散发着强烈的魅力。陈凡看上近在迟尺的酥胸高耸,透过单薄的衣服,可以看见玉峰顶端的嫣红蓓蕾随着娇喘快速地起伏着,景象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那正处于人生巅峰状态的贤弟此时不由自主地开始配合起来。这么一闹腾,被yu仙yu死昏了头脑的陈凡刹那间光芒万丈大发神威,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猛劲,一个翻身把仙女压在下身,双手抬起她的双腿就像只黄牛一样卖力耕田。

    猛然反客为主!

    男上女下,情况顿时不同了,这架势愈演愈烈,男人对这个事情从来都是无师自通,且看现在陈凡那速度,甭提了。yu火炽烈燃烧,炙烤着她的理智,只见仙子不断地摇摆着头,啪啪啪,嘴里咿咿呀呀啊啊啊,不知是想要还是不想要,痛苦还是满足。

    总之,陈凡的动作那叫一个疯狂。

    飘飘yu仙……

    飘飘yu仙……

    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兽鸣,陈凡的动作瞬间停止,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转头一看,脸都绿了,好大一头凶兽!正在虎视眈眈地围观。

    陈凡大惊,这是他们浪荡的声音引起它的注意,他正yu起身逃跑,美女不错,可小命更要紧!

    没等陈凡动作,身下的仙子随意一扬手,也不知今天怎么老是发生不科学的事情,只见刚才还异常生猛的凶兽,转眼变成了一堆肉泥……

    陈凡愣愣地莫名其妙,可身下的仙子小脸通红,迫不及待地挣扎催促,那双灵气四溢的秋水眸子朦朦胧胧,yu语还休,轻轻喘息,天生媚骨。

    那堆肉泥可是异常恐怖的存在啊,仅仅是因为这仙子随意扬了一下手。如果是平时,陈凡一定会站起来朝她敬礼。可此时吓破了胆,谁知道被自己压在身下神通广大的仙子,下面稍微一夹紧,他那贤弟可不是就要烂在里头了?烂了还可以去医院改改修修继续用,如果像那头魔兽一样变成了肉泥呢?还怎么救?

    陈凡知道自己今天不把公粮交上去是逃不掉的,冷汗狂飙,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立即把马力开到了极致,那频率……

    陈凡是身体上快乐内心却是痛苦的,一场战争不知持续了多久,林子间终于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因祸得福的陈凡哥忘了可怕,现在好不得意,美人在怀,仙子衣衫不整,裙子不知何时印了一朵红梅花,初哥陈凡也不知道那是仙子的落红还是自己的落红,他凑到女子耳畔,温柔地安慰道:“痛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持久,毕竟第一次嘛!”

    陈凡说完,一脸的惭愧。

    而白衣仙子此时似乎已经清醒过来,chun意消失无踪,嘴上什么都不说,低垂蚝首凝视着地上的草儿,美丽眼睛里面含满了晶莹泪珠,一滴滴地向着他的脸洒落,然后扑在陈凡怀里哭哭啼啼梨花带雨。

    陈凡摇摇头很是内疚,搂她小蛮腰的手更紧了,叹息一声道:“我会对你负责的。”

    白衣仙子娇哼一声,依然没有说话。

    就这样保持着,过了许久,大家都不知在想些什么,这事情太突然,突然到彼此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姓名。

    陈凡猛然醒起,狠狠推开怀中的女子,怒道:“卧槽!搞反了吧!是你夺了我的贞cao!应该是你对我负责!”

    女子一怔,旋即也想起了什么,脸se慢慢变得冰冷起来,手中忽然便魔术般出现一把剑,二话不说就朝陈凡刺了过来。

    剑未至,寒光袭身。陈凡感觉被一股寒意笼罩全身,那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啊。

    先jian后杀?陈凡大惊失se,破开嗓子就喊:“谋杀亲夫啊!谋杀亲夫啊!”

    难道我就要这样英年早逝了?老子还不想死啊,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千万不要狠下心杀你亲夫啊!陈凡边喊边祈祷着。

    乐极生悲,报应不爽其实挺爽的,原来这就是yu仙yu死啊,yu了仙,现在就到yu死了。

    “你!”仙子眉头紧蹙冷哼一声,用剑抵着陈凡的颈脖,看着这个寒酸小厮,心想自己之前飞升失败,走火入魔了,然后就奇异得来到这个奇怪的世界,刚才为了体内暴乱的真元使自己失去了意识,然后就情不自禁地和这个人……

    陈凡连一根汗毛都不敢动一下,感受到一道冰冷破开了脖颈的肌肤,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完了完了,意外一爽,却要了结了xing命,和这么漂亮的女子啪啪啪,但也还没有够本啊!如果真要杀,那就再来一次吧……

    仙子忽然收回了剑,她始终下不了杀心啊,如果不是刚才……估计自己已经彻底疯掉了,这个人也算是受害者,现在也算是自己的……

    “刚才意外中你和我双修,你识海里已经有了我大部分的修真记忆,如果你想找我,就好好修炼,达到化神吧。”

    女子语重心长地道,深深地看了陈凡一眼,瞬间冲天而起,消失在阳光之下。

    陈凡傻了?人呢?

    真是仙人?!这可是现代社会!怎么会出现类似迷信的传说?!

    过来大半天,陈凡坐在地上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这他妈到底闹哪样啊?这野战也来得太突然了吧,完全没有半点前奏,就算犯了桃花劫,这外遇也来得太凶残了,到底是谁干谁现在都不知道。

    “不行,玷污了人家,一定要对她负责!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陈凡十分肯定坚决地说道。

    “不对啊!我这脑子老是平时意yin霸王硬上弓太多了,现在害得我又搞反了,是她玷污了我,我一定要找她对我负责!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这个负心女!”陈凡点点头,又十分肯定坚决地说道。

    之前绝美的情景,他永远都无法忘记。

    忽然,一股灵力强行开拓着他的经脉,改造着他的身体,这种酷刑简直比满清十大酷刑还要惨烈歹毒,陈凡满身痛楚不堪,细细的经脉中充满了磅码雄厚的灵力,身体都像要被胀破一般,有些部位的皮肤上甚至还渗出了殷红的血点。

    紧接着,一段记忆涌入陈凡的大脑,瞬间把他击晕过去……“练气,筑基,结丹……修真一途,逆天改命!”

    小厮陈凡的命运,从此便不同了。;( 意外双修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42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