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颠鸾倒凤 > 13太后威武
    从文帝时期起,大燕虽然重农,却不怎么抑商,因此商业很发达,商人的地位也与农民相差无几,是以商人之女入宫为妃在大燕后宫并不稀奇,只是数量上少些罢了,而且极难居高位。《+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辣+文+网手#机*阅#读m.lawenw.com》商户出身与官宦出身毕竟有差别,许多商人之女甚至不识字,遑论琴棋书画。

    因此,慕容青的这个法子很适用。

    可慕容青考虑得再周到,也禁不住燕清绝不愿意。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有了,他便找了一个不入流的理由:“后宫众妃嫔陪伴朕多年,其心可嘉。朕平日忙于政务,时常冷落众妃,众妃却无怨无悔。众妃如此坚贞,朕又岂能让大批年轻少女分了她们的宠?”

    此言一出,慕容青几欲大笑三声。先帝在的时候燕清绝还是个毛头小子,自然用不到侍妾。先帝死后,燕清绝的龙椅坐都坐不稳,简直是日理万机,自然没工夫纳妾,如今他的妃嫔中入宫最早的就是三年前大选选出的那一批,谈何陪伴多年?他以为他是四五十岁才登基,而那些妃嫔已经陪伴了他几十年么?

    弹弹指甲,慕容青似笑非笑,“哀家不知是谁给皇帝灌输了如此奇妙的想法,但在哀家看来,皇帝这不叫情深,而是荒谬绝伦。即便是三妃也只是皇帝的妾,从来只听说夫妻情深,对妾哪来的情?皇帝若是想用这个理由拒绝大选,简直是贻笑大方!”

    “母后……”

    慕容青堵了他的话:“更何况进宫三年竟还未诞下一儿半女,众妃嫔愧对我燕氏的祖宗,便是在寻常人家,嫡妻三年无所出也可作为休妻的凭证。哀家如今并未赶她们出宫,只是规劝皇帝纳些新人替她们分担分担,已经是对她们的恩赐了。如今皇帝来跟哀家说对她们有情,莫非是想逼哀家下懿旨驱逐她们出宫么?”

    皇妃金贵,以致世人总是忘记,这宫中除了皇后,连皇贵妃都只是皇帝有名分的妾。

    慕容青的话显然有些重了,燕清绝已经寒了脸,“母后,这不是她们之过!”

    慕容青的表情顿时有些微妙,“皇帝这是要明确告诉哀家,后妃三年无所出其实是皇帝的问题?”

    燕清绝的脸黑了,“子嗣乃是天定,强求不得!便是男女都健康,也有可能无子。”

    “所以哀家才想选些新人进宫,说不定能找到与皇帝八字相匹配的,能为哀家添几个孙子。”慕容青说着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自古男子多情,帝王更爱收集美人。这世上不想纳妾的男人有两种,一种是专心前途无心女色,一种是不能容忍自己的私事被别人掌控。哀家知道皇帝勤政爱民,并不贪恋女色。哀家也知道,作为一个年轻有为的帝王,皇帝并不喜欢哀家干涉太多。但子嗣传承是帝王的职责,况且这宫里少了皇后也太散漫了,若这次大选能为皇帝选出皇后,日后皇帝的私事便由皇后操心了,哀家也能享享清福了。”

    瞧!太后娘娘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并不是喜欢管儿子房里事的坏婆婆。

    燕清绝似是有些惊讶慕容青会这么说,他敛了讶异,定定地看着慕容青,道:“母后真的如此作想?”

    儿子,别把为娘阴谋化啊!

    太后娘娘有点小伤心,就是她想插手,慕容家也得有闺女在啊。

    “皇帝请放心,便是此次大选,哀家也不会插手,通通交给礼部办!”

    原以为燕清绝这下该放宽心了,谁料他冷笑道:“母后现在就可以享清福,大选之事朕绝对不会同意!”

    太后娘娘咋舌,儿子你这是在耍赖么?那哀家之前说的那一大堆话其实就是个屁,放了就没了?

    不行!太后的尊严一定要捍卫!

    “皇帝,哀家是太后!”

    燕清绝铁青着脸,“太后太后,你只是太后,还不是皇后!”

    哎呀!这是要造反了!

    慕容青一骨碌爬起来,笔直地站在软榻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燕清绝,怒道:“皇后是后,哀家也是后,同样是后,哀家做过了皇后才能做太后,她皇后敢先做太后再做皇后么?哀家比皇后大,皇后管得着的哀家要管,皇后管不着的哀家还要管!燕清绝,别把太后不当后!”

    凭什么呀?皇后是皇帝的老婆,太后不但是皇帝的老婆,还是皇后的婆婆,凭什么皇后管得她管不得?

    太后娘娘此时已经把之前自己说过的“让皇后管皇帝的私事,自己享享清福”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虽然太后娘娘有点不讲理,但燕清绝还是被她的威武震住了,久久都没有开口,只盯着太后娘娘看。太后娘娘则维持着居高临下的姿态,坚决不放松,坚决不示弱。

    良久,燕清绝不冷不热地对卫子衿说了句:“退下!”

    卫子衿看了慕容青一眼,见她点了头,便行礼退下,还周到地关了门。

    太后和皇帝私下吵架哪怕打架都是家事,被外人瞧见就有损颜面了。

    这点慕容青很赞同,同时她也知道燕清绝已经气疯了,别看他叫卫子衿退下的声音不大,其实他是压抑着怒火,而且准备动手收拾人了。

    紧紧盯着燕清绝,慕容青不敢有丝毫放松。眼角的余光还扫视着四周,看看有什么趁手的武器可以用。

    “皇后管得着的你要管,皇后管不着的你还要管?”燕清绝冷笑。

    慕容青冷哼三声,“哀家是太后,凭什么不能管!”

    “能管!你当然能管!”燕清绝突然笑得春光明媚。

    慕容青顿时警觉起来,打算避开正面冲突,刚移了半步,燕清绝就整个人扑了上来,把她压倒在软榻上,无耻地利用体重优势压制住她。

    将慕容青的双臂举过头顶紧紧按住,燕清绝笑得开怀:“朕的事都给你管,生孩子的事也给你管!你管生不?”

    “皇帝说笑了,哀家又不是送子观音,怎敢保证妃嫔生子?”慕容青冷笑。

    “我的意思是……你生。”趁着慕容青一时失神,燕清绝低头偷了个香,“皇后管不着我生孩子的事,你管得着,你给我生孩子!”

    再度低头印上慕容青的唇,这次却是不走了,流连忘返,唇齿相依。其间夹杂着燕清绝的轻声喟叹:“青青,为我生个孩子罢!”

    慕容青顿时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上得寸进尺在她口中攻城掠地的敌军之舌。燕清绝吃痛,顿时松了口,怒视着她。

    慕容青毫不示弱地回瞪着他,“混账!道德沦丧!扰*常!目无尊长!厚颜无耻!衣冠禽兽!巧言令色……□后宫!”

    听到最后四个字,燕清绝笑了,“青青,这后宫可是朕的后宫!”

    “哼哼!皇帝别忘了,后宫里的人并不都属于你,哀家是先帝的人!”慕容青丝毫不给面子。

    燕清绝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双眸也凝成了浓黑的深渊。他用左手禁锢住慕容青的双臂,右手则抚上了慕容青的脸,先是额头,然后描过她的眉,轻轻点了一下她的双眼,顺着鼻子往下,摩挲她的双唇,然后是下巴,最后来到勃颈处。隔着皮肉抚摸那跳动的血脉,一根,再一根……流连忘返。

    有那么一瞬,慕容青几乎以为燕清绝会掐死她。但燕清绝的手指只是稍作停顿就移走了。

    良久,燕清绝松了手,直起上半身,为慕容青理了理襟口,然后站起身来,为自己也理了理衣袍。

    临走前,他缓和了语气说道:“青青,大选的事我不会同意,你别白费心机了!”

    慕容青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紧不慢地说道:“听说你纳了个善贵嫔养在菊苑,很是宠爱,不妨让她为你生个皇子罢。”

    燕清绝走到门口的脚步一顿,慕容青即使看不见也能猜出他的脸色,少不得有三分诧异。以前的慕容青从来不会问这么直白的问题,她只会旁敲侧击,明明没有提到与她想知道的事有关的一个字,却能让人把整件事详详细细地告诉她。

    但燕清绝只是顿了一下,没有开口,甚至没有转身,直接开门出去了。

    待魏紫几人进来伺候太后就寝,就听到太后娘娘哼哼唧唧:“以为使美人计就想动摇哀家,别说门,窗户都没有!哀家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人么……”

    魏紫几人摇摇头,太后娘娘又不靠谱了。

    翌日,太后娘娘又下了一道懿旨,严词谴责文武百官对皇帝不忠,连选秀这等与皇帝息息相关的事都迟迟不能落实,想来是不想把闺女送进宫,都该被拖出去打板子,官降三级云云。

    文武百官本来就高涨的热情简直到达了一个顶峰,无论燕清绝怎么转移话题都不能成功,言官们甚至摆出撞柱子的姿势,说自己不忠不义愧对陛下愧对祖宗,闹得不可开交。

    作者有话要说:  呼呼,昨天头疼睡觉了,所以偷懒一天

    ...

    ...( 颠鸾倒凤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418/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