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英雄 > 第四十四章 委员会的意愿
    其实蛋卷强喊出的曹锡霖一百万临时改规则,是他自作主张,曹锡霖同唐庭威在包厢内,哪会这么快开口下注。《+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从看清楚霍东峻断掉阮文海的右腿,蛋卷强就脱口而出这句话,自然就是想让阮文海死在拳台之上。

    他之所以喊曹锡霖的名,自然是清楚这位曹公子背靠河家,比唐庭威这种出身地产豪门的阔少虽然差了些名头,但是河家才是真正香港大家族,河家一门三杰中,有河鸿燊,也有这位曹公子的外公河佐芝,揸住唐庭威这支大水喉,对蛋卷强来说不过是有人来他的地盘赌钱捧场,但是同曹锡霖搞好关系,澳门也是有地下拳赛嘅,虽然河家睇不起这种小生意,可是若是曹锡霖打声招呼,能带拳手过海去澳门揾水,对蛋卷强来说确是大财路,所以他才会开口报了曹锡霖的名字,甚至已经想过,哪怕曹锡霖事后不会出这一百万,蛋卷强都无所谓,只要用这一百万同曹锡霖聊几句,以后能常来捧场就得。

    身为擂台马夫,蛋卷强最擅长的就是拉拢大水喉,尤其是这种年纪轻轻目空一切的富家公子。

    大渣此刻已经从贱辉旁边小跑到蛋卷强身边,大家都是做这一行,大渣当然能看出根本就不是乜鬼曹公子开口,摆明就是蛋卷强想要阮文海死。

    “阿强……”

    大渣只来得及开口说出两个字,蛋卷强就晃着手指打断他的话:“大渣哥,你刚刚很嚣张呀?想我为阿峻收尸的嘛,现在就好喽,看到底边个会收尸,你不会认为我此刻会改口吧?一百万而已,我蛋卷强还是能勉强掏出来嘅,一百万睇第六擂擂主被我手下拳手打断全身骨头,值回票价啦?”

    “信不信我……”

    “同太岁讲喽?你想做掉我?试下呀,丽的一个第三擂的垃圾,太岁都肯为他出头,我这种水准的经纪人若是被做掉,你话太岁会有乜鬼反应?”蛋卷强毫不畏惧大渣威胁的语气:“省省吧,大渣哥,今晚是你第六擂话事人下台的好日子,等下比赛结束自己去饮一杯庆祝喽?”

    而此刻的台上,霍东峻听到蛋卷强将规矩改成了生死斗,脸上笑容更盛,对脸色已经带上绝望的阮文海开口:

    “恭喜你,有老板成全你英雄的名声,你想认输都不得,你既然登台呢般久,该想到有今天啦?”

    阮文海脸色变了几变,突然纵身跳下拳台,不顾左腿膝盖伤势,一瘸一拐沿着看台甬路朝外冲去!

    他不想死,不是他怕死,而是他打拳赛只是为越南帮在九龙城拉拢关系,眼看就能为在香港的越南人搭上泰国大庄家吉祥佛的线,却要功亏一篑?看台上此刻就有越南帮的人暗中护住他,只要他下台,自然就有人为他掩护,方便他离开第六擂,只要出了擂台,就算太岁彭越想要在龙城找人,最少也要一两个小时,而一两个小时已经足够他逃出龙城,返回越南帮所在的西贡白沙湾!

    “喂,拳手跑掉呀!大渣,你真是输人又丢脸!”蛋卷强看着阮文海一手持钢刺跳下台朝外狂奔的身影,夸张的大笑起来。

    看台上突然站起两个穿西装的中年人,翻腕手里已经多出两柄手枪,朝着拳台上的霍东峻就要扣动扳机!

    “砰!砰!砰!”三声枪响响起,拳台上的霍东峻怔了一下,眼睛望向突然起身的两名枪手,却发现两名枪手的脑袋被子弹打出个洞,身体摇晃着栽倒,而已经快跑出擂台冲向电梯间的阮文海,后脑处明显也飙出一股血箭,朝前扑倒!

    不知何时,看台的几个角落多出二三十个穿着黑色运动衫的身影,手持短枪,眼神冷冽!

    蛋卷强几名小弟已经极快的掏出枪将蛋卷强和陈东护在中心位置,其他几个马夫的小弟也都各自拔枪,敌视着对方的人,一直未出声的擂台主持人脸色平静的登台,先是朝霍东峻笑了笑,这才捏着话筒对下面还惊魂未定的赌客们说道:

    “唔好意思,突然出现拳手逃跑这种事坏了大家的兴致,不过这名越南拳手已经被台上的霍东峻先生打断一手一脚,再打下去也只会输掉送命,既然他逃跑,只是时间提前了一些,并不影响赌局,请各位老板放心,龙城委员会既然开擂台办拳赛,就一定能照顾好各位的人身安全,第六擂负责安全的保镖足有三十二位,他们绝对有能力控制住现场的突发状况,比赛继续,各位放心。”

    穿着白衬衫的服务生旁若无人的抬起看台上死掉枪手的尸体,又有人拎来水桶清洗地板,时间不过短短几分钟,尸体,鲜血就全部被处理干净,就连空气中的血腥味都被服务生特意喷洒的香水味道遮盖。

    台上时,主持人面带笑容,温文尔雅,可是等陈东和另一位拳手的比赛开始后,这位主持人站在大渣和蛋卷强面前时,脸上阴冷的神色让两人同时打了个冷战,主持人摘掉金丝眼镜,从西装里取出手帕一下下的擦拭着,眼睛却直直的盯着满头大汗的大渣,说出的话让大渣感觉自己身处严冬:

    “大渣,拳手跑掉这种事常常发生,可是你拳手带了两个枪手,你知不知这件事会给擂台生意带来多大损失,就算那两个枪手一枪未发就被陈主席找来睇场的大圈做掉,可是无论是我们的枪响也好,那两个枪手的枪响也好,是会吓到很多老板不再来龙城寻开心下注,一晚损失几十上百万,一个月,一年损失几多?”

    “宋先生,不关我事,我不知越南仔有枪手这件事,如果知的话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你相信我!”大渣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低头哀求道。

    被称为宋先生的主持人没有理会大渣,转而拍拍蛋卷强的肩膀:“你这几日生意做的不错,拳手也够犀利,今晚几个经理人中,捧你拳手下注的额注除了阮文海之外,属你最高,看来以后第六擂,要你话事啦?”

    蛋卷强虽然语气仍然带着娘炮气,但是多出了许多恭顺:“陈主席,彭师傅,宋先生都在,我一个小小的擂台马夫点敢称话事,我跑腿的嘛。”

    宋先生笑笑,将眼镜戴回脸上:“本来是想打完今晚所有比赛,约你一起食宵夜再聊,既然现在出了状况,一起说出来也无妨,虽然龙城九擂的生意归龙城武馆的彭师傅负责,但是委员会在擂台生意中也出力很多,第六擂,第七擂,第八擂,这三个真正日进斗金的擂台,安全工作都是委员会来做,可是最近委员会的收入很少,支出却很多,尤其泰国那边今年收成不好,供给香港的货比去年少了四成,所以委员会现在也想做些之前不碰的生意,我想以后委员会也会有拳手经纪人入场,阿强,想未想过以后出来自己做?委员会是不会干涉你的,彭师傅管理方式就麻烦的多,不如你考虑下?”

    蛋卷强的脸猛然呆滞,宋先生话中透露出的消息实在太过震撼,委员会不满龙城九擂的生意大半被彭越独吞,准备也找擂台马夫入场分一杯羹?想让自己自立门户,委员会背后支撑自己,同彭越彭师傅对立?

    开玩笑,自己只是个擂台马夫,哪里够格参与陈主席,彭师傅呢班人的角力场,不要话自己,就是彭越手下第一马夫火山,都不够格在彭越面前自立门户呀!

    “宋先生你讲笑啦,我若说我不动心是假的,可是这件事若是我点头,那就是送死,不如等我睇清楚局势再开口,反正我是小角色,无论哪一边,都只是替人跑腿揾钱,何况现在还有人在旁边听着,传到彭师傅耳中,我今晚人头就要挂上天后庙的庙口呀。”蛋卷强搓了搓脸,苦笑着说道。

    他不敢一口回绝宋先生,也不敢应承宋先生,能做的,就只有贬低自己。

    “你很醒目,我又未逼你,只是个建议嘛,何况,大渣也冇机会去见彭师傅,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吓坏一班老板,还想安安稳稳在龙城讨生活?”宋先生招招手,站在远处的两名黑色运动衫青年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开口是带着方言的国语:“宋先生?”

    “这个人,送去四号狗场给跛康,他狗场新到一批狼青,需要培养血性。”宋先生似乎看不见大渣身后四五名持枪的小弟,就这么当着大渣的面开口说道。

    “宋先生!我是跟太岁嘅!委员会要搞我也要过太岁的手!宋怀乐!你个扑街!你……”不等他继续骂,一名青年探手捏住他的下巴,手指用力,将他的下巴卸掉,两个人拖着大渣离开。

    宋怀乐看看大渣留在原地的几名小弟,脸色平静的开口:“在龙城,你哋不会想同委员会做对的吧?冇了大渣,还有很多人可以跟,但是同大渣或者越南仔一样做了蠢事,命就只有一条,自己聪明点。”

    说完之后,宋怀乐转身离开,一直站在蛋卷强背后的霍东峻眼睛一亮。

    看来不止自己一个拳手,就连委员会都对彭越独大九擂感到不满。( 重生之大英雄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2_2392/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