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林很早就知道听女人洗澡的水声是一件令他兴奋不已的事情,如今听着浴室里那温柔的水声,时而小时而大,时而如江河奔腾,时而如小溪细流,这种幻境真是令他血脑膨胀!

    有那么一瞬间李建林甚至听着水声幻想着,她现在应该是在洗胸部,似乎是把浴头拿了下来抵近胸部,让水冲洗胸部;一会应该就是下边了,想着李建林差点就误事了,一看表,时间已经到15分钟了。

    于是急忙去桌上端来了红酒杯子,再回到浴室门口李建林就犯愁了,因为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推门进去,刚他也忘记了问这位姐了,是她自己出来拿还是要自己送进去。

    要是自己送进去的话,那岂不是什么都看到了,她会不会发飙?这种富婆身份高贵,自己要是看到了她的身体,她会不会把自己爆打一顿?

    李建林想着侧耳倾听,浴室里已经安静了,他心想估计洗完了,于是轻轻道:“姐,我可以进来了吗?您的红酒!”

    李建林慌极了,过了几秒钟,从浴室里传来了一阵温柔地,似乎都带着热气腾腾的回应声:“嗯,你进来吧!”

    李建林轻轻推开了门进去,一下就被里边涌出来的热气给迷住了,真香,只见那位姐已经穿上了皂平躺到了塑胶软椅上闭目养神了,她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连脚都没有露出来,只露出了脸蛋,红润极了。

    李建林想这个富婆还真的跟自己服务过的那些女人不一样,看得出来她很注重个人形象!

    “姐,您的红酒!”

    李建林弯腰,将红酒杯递到了她的手上,李建林此时心砰砰直跳,他也有点奇怪,总之就是个浴室是一个美艳的女人刚刚洗完澡的,整个浴室都透露着一股子诱惑的气息氛围,让李建林有点不自在。

    “嗯,你还算懂规矩,给我按摩吧!”

    她像轻轻啄了一口红酒,整个动作优美而性0感,李建林道:“好的,姐,您躺平了!”

    李建林很小心,轻轻地摇动软椅的操作杠,将软椅放平,询问她道:“姐,这样可以吗?”

    “嗯,可以了,开始吧,我的头疼得厉害,好好给我按摩!”

    “好的!”

    李建林去洗手,轻轻松了口气,心说跟这个女人说每一句话都得很小心,深怕她不爱听,真是感觉舒服,不过好在她似乎对自己也很满意。李建林洗完了手,又烘干了后才去给她按摩,先从太阳穴那开始按起来。

    按摩这个东西也算是一门手艺,这个眉若兰教过他,余菲菲也培训过他,男人做按摩比女人有优势,但要掌握好力度,男人的手有力量,如果用力过大可能会弄疼顾客,人家会跟你发飙的。

    女人的手力量小,但适度不好掌握,而男人则不同,在力度适中的调整上比女人更有优势,有名的按摩师多伴是男人,而不是女人,就是这个道理。

    李建林在她太阳穴上按了上会,她道:“再用力一点。”

    “好,姐,这样行吗?”

    “嗯,对,对,就是这个力度,真舒服!”

    她长长的呼气,李建林就有点一心二用,心里总是惦记着裹在她身上的皂会突然飞掉。

    按摩完后,她的睡觉时间到了,李建林又去安排,像个保姆一般,李建林等人家躺到了床上,很自觉的去把书拿来,坐在床边。

    他不得不做了,他那玩意闹得他差点就露馅了。李建林开始读起来,她翻了个身,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让李建林怀疑她是不是有病,明明就是来找男人的,怎么还那么见外,真是的……

    “你的声音真好听,你就挑一段读吧,等我睡着了你就可以走了,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总算是让李建林心里舒服多了。本来是读到等她睡着了李建林今天的服务就算完了,但没有想到的是,李建林读着读着她开口说话了,像个胸大无脑的白痴少女极度渴望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突然出现一般对李建林道:“我最喜欢这一段了,最喜欢这种结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她突然看着李建林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李建林有点困了,但是还得回答:“之前有,不过分手了?”

    “哦!”

    她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也不再看着李建林,看着天花板,那副白痴的萌动样让李建林鄙视不已,他断定她一定是被某某的小说给洗脑了,多大了还相信小说中这种脑残一般的爱情,真够扯蛋的!

    偏偏她那副遐想的表情真的天真得就你是十八岁的怀春少女一般,却也着实是让李建林心动了不少!(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0_970/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