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奉旨护花:暧昧高手贴身跟班 > 第二十六章 意外
    第1章正文

    第26节第二十六章 意外

    秦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公孙静拿的那张照片中,柳依依一脸微笑的趴在床上,可以看得出来她那时很开心。当初要不是看到这张照片,秦朗是绝对不会答应接受这个保护人的任务的。一个顶级杀手接受一件保护人的任务,这样的话要是传出去,估计整个杀手界都会笑掉大牙。

    秦朗深吸一口气,然后微笑着道,“这张照片,只是让我不至于将保护的人认错而已。”

    走在前面的柳依依回头看见公孙静手中暗着的照片,立即欢呼着跑了过来,“小静,你拿的是什么照片?来让我看看。”

    柳依依伸手从公孙静手中把照片抢过来,只是一看之下,她顿时愣住,照片中的人,不正是自己吗?但是这张照片,公孙静是绝对没有的。

    她疑惑的看了公孙静一眼,然后又看看秦朗,然后干咳一声,随手折下一截树枝,然后背着手在两人面前走来走去,“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说我这张照片怎么找不到了,原来是被小静你拿走了啊?”

    “嗯,这个不关我的事,你问他。”公孙静急忙将秦朗拉在身前,然后指了指他的脑袋,“这张照片是我今天早上在帐篷边的树下捡到的。”

    柳依依愣住,看了看手中的照片,然后又看看面前的秦朗,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竟然生出几分甜美的感觉。

    “这个是我在接受委托的时候得到的。”秦朗的脸上露出讪讪的笑容。

    柳依依干咳一声,晃动着手中的树枝,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把手伸出来。”

    “嗯……”秦朗真不想把手伸出去,小时候被村长用戒尺打手心的经历还历历在目,他至今还记得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

    “拿出来啦!”柳依依狠狠的瞪了秦朗一眼,伸手把照片拍在他的手里,然后斜视着他,“我是你老板,就算我的照片,你也要当成我本人才是,怎么可以丢了呢?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否则,有你好看。”

    一边站着的公孙静愣住了,就连张建华要一张照片,柳依依都会推三阻四的,自己偷偷给过的两张也被她咬了回来,可是对待秦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才认识几天的时间啊?

    当然,她并不知道,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时间这个概念。有的认识好多年,终究还会走散,但有的只看一眼,便能将他牢记在心里。

    秦朗不由得松了口气,柳依依能够这样。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他还真害怕她直接把照片给拿走。可是如此一来,她能知道自己的心意吗?

    太阳才刚刚升起,照在秦朗的脸上,胳膊上,感觉暖暖的。

    将照片放进口袋,他静静的跟在柳依依和公孙静的身后。就连公孙静,也不再去想柳依依的婚约,她虽然还不确定柳依依是否真的喜欢上了秦朗,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喜欢和他在一起。她不想在多管闲事,她不想让这灿烂的笑容从柳依依的脸上消失。

    天空依旧晴朗,有淡淡的微风吹来。山谷中弥漫着柳依依开心的笑声,轻轻的流水声,还有一些踩在泥泞上沉闷的脚步声。但这一切,是那么的和谐。

    “禽兽,给咱唱首歌!”走在最前面的柳依依欢笑着转过身,冲秦朗喊了一声,但是就在这一瞬间,她的脚腕忽然一崴,扑通一声掉进了小溪,浑身上下湿了个透,而她的脚下,一条黑身白腹的长蛇缠在了她的脚上。

    “眼镜王蛇?!”秦朗大急,柳依依更是手脚并用,胡乱的踢打着那条眼镜王蛇。

    秦朗一个箭步冲过去,却发现柳依依的脚腕上,已经有个黑红色的小点。

    眼镜王蛇离开柳依依的脚腕,直起身子,颈部变得狭长起来,不断地向秦朗吐着信子。

    “该死!”秦朗猛地从怀中将七星刀取出,狠狠的扔出去,准确的扎在眼镜王蛇的腹部。

    眼镜王蛇兀自挣扎着,嘴巴张大,猛地喷出两行透明的毒液。

    毒液飞射的速度极快,但是目标并不是秦朗,而是公孙静的双眼。秦朗猛地向公孙静扑去。

    毒液落在了他的肩膀,浸透了他的衣衫,落在了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上。

    他颤抖着从地上站起来,急忙在从小溪中把柳依依拉起来。

    柳依依已经被吓哭了,任由秦朗将她拉到距离小溪不远的树下,脱掉他的鞋子,然后用口吸他脚腕上被眼镜王蛇侵蚀进去的毒液。

    公孙静则依然静静的躺在小溪边,秦朗不知道,她在被扑倒的那一刻,就已经昏过去了。

    “只有这里被咬伤了吗?”秦朗颤抖着问,他感觉自己浑身冰凉,就好像忽然间走进了一间冰窖,就好像血液也快凝固了。可是他也清楚的知道,这是蛇毒侵蚀到自己还没有愈合的伤口,在发挥毒性了,若不及时清理,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我也不知道。”柳依依一边哭一边说,秦朗紧咬着牙深吸一口气,急忙向小溪边走去,将胳膊上的毒液洗掉后顺便将七星刀从眼镜王蛇身上拔下来,并取出蛇胆向柳依依走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吸着冷气,一边把蛇胆递过去,“赶紧吃了,这眼镜王蛇的毒性很强,被咬的人很多会死。”

    秦朗的话一说完,也不管柳依依愿不愿意,一把捏开她的嘴将蛇胆塞进去,随后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些淡褐色的粉末涂在柳依依的脚腕上。

    柳依依满脸痛苦的将蛇胆咽下去,然后干呕几下,极力忍住后双眼紧紧的盯着秦朗,开口问道,“我会死吗?”

    “不会。”秦朗摇头笑笑,然后站起身向躺在小溪边的公孙静走去,掐了掐她的人中。

    公孙静悠悠然睁开双眼,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脸蛋,脸上露出一丝担心,“你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秦朗摇摇头,然后转过头看了看柳依依,“她被眼镜王蛇咬了一口,接下来的五天时间里都不能走路,否则毒素极有可能在她的体内蔓延。”

    “什么?!”公孙静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满脸焦急的向柳依依走去。

    柳依依的脸上挂满了泪水,一看公孙静走来,立即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

    “依依你怎么样了?哪被咬了?”公孙静急忙蹲下身子检查了起来,身后走来的秦朗脸上露出一丝叹息一般的笑容。有时候他虽然有点讨厌公孙静,管闲事太多,但是在她关心别人的时候,秦朗还是觉得她很可爱。

    “既然都醒了,那就休息一会儿吧。”秦朗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的,但是一句话刚说完,他便在柳依依和公孙静的惊呼声中向后倒去。

    柳依依急忙向秦朗挪去,痛苦着道,“他这是怎么了?”

    &n

    bsp;“不知道,我记得之前有蛇毒喷道他肩膀上了。”公孙静的脸上也露出焦急的神色,走到秦朗面前,使劲摇晃着他的身子。

    “肩膀上?”柳依依大吃一惊,他想起了秦朗救自己时肩膀上中的枪伤,这短短几天的时间肯定是好不了的,若是蛇毒碰到了伤口……

    一想到这里,她急忙挪动自己的身子向秦朗移去。秦朗口中那个小瓷瓶里面的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闻着虽然很臭,但是很管用,才涂上去没多久,她就觉得自己好受了不少。

    从秦朗口袋中将小瓶掏出来,轻轻拔去瓶塞,掂着瓶子往下倒,但是不管用多大的力,里面里一点粉末都出不来。

    “没有了?”柳依依怔怔的看着手中的小瓷瓶,想起刚才秦朗奋不顾身的将小瓶中粉末全倒出来的情景,眼中,忽然溢出两行晶莹的泪水。两个人都中了蛇毒,但是他却把仅剩的一点粉末倒在了自己被咬了的伤口上。她的心中,一阵莫名的感动。

    “这是何苦呢?”柳依依的贝齿紧咬着红唇,都快咬出血来了。将秦朗的衣服脱掉,她清楚的看到,他肩膀的伤口已经变成了黑紫色。

    “他,原来是个这样的人……”柳依依喃喃自语,看着甜睡的秦朗,忽然觉得他是那么的可爱。

    ……

    这是一间小房子,房间里十分黑暗,没有一丝光线。秦朗站在房子的中间。虽然房子黑暗,但他还是能感觉到房子的全貌。

    房子的空间不大,里面空无一物,整个世界,寂静的吓人。

    一道苍老且机械化的声音传来,充斥了整个房间,“血液配对成功,一次融合考验开启。第一关,枪林,请在三十次冲击中完成十次躲避,限时两小时。完成奖励,灵觉。考验开始。”

    “谁?!”

    秦朗脸上露出一抹狠历,双眼四处游移,在寻找这个说话的人。

    这个小屋本来就充满了诡异,这道声音传来的时候,他没有在小屋中发现任何人的踪迹,就连播音的设备都没有发现。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下一刻,房间的墙壁忽然消失。

    一阵天旋地转,场景瞬息转变。

    他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站在了一个巨大的擂台上。他能感觉到整擂台的形状,一面巨大的铜鼓,上面刻满了花纹。他从没见过这样大的鼓。

    “枪林考验开始,进入倒计时,十、九、八……”

    容不得他多做思考,机械化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旋即,数不尽的长枪没有任何预兆的出现在他的两侧,密密麻麻。

    就像是陷入了千军万马之中,那些长枪毫无规则的冲杀而来。他还没回过神,一把把长枪已经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他的身上。虽然没有洞穿他的身体,但他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疼痛。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没有喊出声来,他半跪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咬着牙,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倒下去,双眼露出噬血的红芒。

    “第一关一次闯关失败,二次闯关开始。”那道机械化一般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秦朗警惕了起来,就自己这样的身法竟然还躲不过去,这需要多快的速度?

    他已经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梦境,为什么那些长枪刺杀自己的时候,身体传来的疼痛是那么的清晰。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倒计时马上就要结束,新一轮的冲杀即将到来。秦朗猛地站起身咆哮着,双眼充斥着愤怒的光芒,就像是一只暴怒的狮子。从小到大,他就是个性格乖张的男孩,不能说有仇当场就报,至少是有仇必报。这一次吃亏,他如何能忍受得了?

    似乎是听懂了他的话,那些长枪并没有再次进攻。机械化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这里是仙珠世界,每天可进来训练一次,每次训练的时间为两小时。”

    声音消退,身体的两侧再次出现了长枪,没有任何的预兆。虽然知道不能完全躲避,但他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傻站在那里。极力躲过一枪,剩下的无数长枪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疼痛再次传遍了他的全身,林涛半跪在地上,双眼中爆射出坚毅的光芒。颤抖着站起身来,四下张望,寻找着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第一关二次闯关失败,三次闯关开始。”机械化苍老的声音又一次回荡在他的耳边。

    “是谁在说话?给我滚出来!”秦朗大喊一声,紧紧地捏住拳头,双眼通红,面目也在这一刻变得扭曲狰狞。他在暗暗发誓,如果找出这个人来,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一番,居然三番四次的跟自己过意不去。

    空荡的世界里,没有一点回音,下一刻,长枪再次出现,将他击倒,他再次站起,如此重复着,就好像是进入了一个循环系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大喊一声,猛然从睡梦中惊醒,浑身冒出一层让人感到恶臭的冷汗。

    看清楚面前的柳依依和公孙静,他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奉旨护花:暧昧高手贴身跟班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0_3/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