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香国盗艳 > 【230】成熟之魅
    “那你是否愿意跟随我?”

    楚惊云色授于魂的拉起古琴那滑腻的玉手,双眼依然仅仅盯着她衣服内的春光,此时他者丝毫都没有掩饰的邪恶表情,让这一个女人忽然愣了一愣,也不知道她是害怕,还是……

    “小妇人……小妇人愿意!小妇人愿意跟随大人!”

    古琴想要把手抽回,却被楚惊云用力的握着,并色迷迷的在自己的手背上抚摩着。楚惊云这样的轻佻动作,让这个村妇心中十分反感。

    她也想要出口阻止,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她又不得不服从!跟事后的收获,自己被轻薄一下又算得了什么?对,既然楚惊云是一个好色之徒,那么自己这样做,不是早已经预料了吗?反正,只要稍稍色诱一下他,不就可以达到目的了吗?

    只要自己将他制服,那么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到时候,自己一定要将他折磨得死去活来!

    楚惊云看着眼前美妇竟然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心里不由一阵苦笑:“难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不过他得意一笑,却对牛大冷声道:“现在你的妻子愿意跟我,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或者,你真的想要我给你五百两银子?”

    牛大一阵害怕,连忙苦磕头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他此时就好像十分惧怕楚惊云,对着他连连磕头!只是,他的一举一动,却又是跟他的身份那么不相符,让人忍不住产生疑惑。

    一个农民,却居然也知道楚惊云?甚至还好怕他?可以说,不会武功的人,是绝对不懂得武功的可怕。

    “那还不快滚!难道想吃牢饭?”

    楚惊云心中冷笑,但是嘴上却骂道:“现在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是!是!是!小人就走!小人就走!”

    牛大连忙站身转头就跑,不到一会儿工夫就已经不见人影了。

    看着牛大逃跑的方向,楚惊云的俊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

    楚惊云十分肆意的搂着古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属于我楚惊云的了。”

    他的笑容,就好像是自己得到了什么宝物一般,又像是小人得志。只是,目光背着楚惊云的这一个妇人,心中却一阵烟雾!

    对于楚惊云的行为,古琴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但是却弱弱的回答道:“小妇人,知道。我……奴婢以后定必尽心尽力服侍少爷左右。奴婢的命是少爷的!”

    楚惊云开心的笑道:“那跟我走吧。”

    说吧,他十分轻佻地伸出了一只手,将她的下巴抬起,让妇人的那双眼眸对上自己的双眼,“你的眼睛真是好看!炯炯有神的!”

    轰隆!楚惊云的话,忽然让古琴浑身颤抖了一下。

    难道他发现了?

    只是,楚惊云随即却色色地说道:“咱们走吧!”

    “是!”

    这一个美妇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楚惊云的怀中。可是楚惊云却分明感受到她的身体不知道因为什么而不停的战抖着,很轻微的动作,如果不是楚惊云有心的话,是一定会骨折感受这个成熟的手感而忘记警惕。

    从牛大那方面来看,楚惊云十分清楚,他绝对是身怀功夫在身的,虽然不高,但决不会是普通的农民一个!这个从自己第一次想要去抓他的衣领时就可以感受到。

    而且,自己那暗含内力的几巴掌却只能让他受点轻伤,显见他确实会武功。

    而古琴说的话也有可以的地方,那个牛大绝对不会是她的丈夫。这一点,楚惊云是从古琴的眼中知道的。她看着牛大的眼神完全没有一个妻子看丈夫的那种感情,有的,只有害怕而已。

    而她的肌肤塞雪,又不可能是村下贫苦农民可以拥有的。

    到底,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呢?为什么,要接近自己?

    楚惊云心中忽然冷笑,不过,既然对方想要跟自己玩,那么他就陪她玩下去!看看,谁才是最后的狩猎者!

    “她是……”

    看到楚惊云带着一个可怜兮兮的妇人回来,等待着楚惊云的丁沐跟寒月这对母女忽然问道。

    “先别说了,咱们找一个地方落脚吧!”

    楚惊云背对着古琴,对她们母女挤了挤眼。“你跟着来!”

    楚惊云这一句话是对着低着头的古琴说的。

    “是、是!”

    古琴浑身一抖,马上应道。现在她的心,可是绷紧的,她需要找到一个机会,一个下手的机会,确保万无一失!

    不然的话,她真的没有信心可以制服得了楚惊云。

    这一个市集不大,但客栈还是有的。

    楚惊云特意包下了两个房间。而丁沐跟寒月母女虽然不知道楚惊云想要干什么,但是却知道,这个女人存在着的问题,所以也没有说什么便回房间去了!

    她们母女虽然很想要知道楚惊云想要干什么,还有那个妇人的身份又是什么,可是此时却不是时候。

    在楚惊云的房间之中,此时衣衫蓝楼的古琴双手抓着衣角,低着头不知所措。而楚惊云则是坐在大床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古琴。”

    楚惊云忽然说道:“要不要先洗一个澡?”

    此时他的语气很平静,但是却让古琴感觉到一点难堪。

    “好……”

    妇人点了点头,但是声音却恍若游丝,细若蚊虫。此时她就好像是面对一头大灰狼的小母羊一般,只是,她的真正面目到底是不是这样,就不得而知了!

    但这也是楚惊云和想要知道的。

    “那你等一下,我去让小二给你准备一热水。”

    楚惊云从床上站了起来,越过了低着头的这个妇人,走出了房间。而就在他背对着古琴的时候,她的双眼,忽然闪过一道凶光。

    在江湖上行走,绝对不能够背向敌人。此时楚惊云就犯了这

    么一个大忌。或者,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正是他吧?还是说,他是故意的?

    但是,古琴却找不到机会下手。噢,不,应该是大河帮的帮助,古湘琴!成熟美艳,但是却心狠手辣的女人!丈夫的死去,将整一个帮派交给了她打理,能力出众的这一个美妇,竟然让江河日下的帮派一夜之下强大了起来!

    “这个楚惊云,好像发现了什么?”

    原本羞涩的村妇,此时却没有了刚刚伪装的怯弱,变得冰冷而危险起立,只是,她却想不明白,如果楚惊云看得出自己的是别有用心,那么为什么还要留着自己呢?

    “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都说,楚惊云这个人十分好色,看来是真的了!”

    挺了挺自己胸前的那一双恍若倒扣玉碗的娇乳,古湘琴忽然冷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这样么?男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只要想到了那些人给自己的报酬,古湘琴边找不到任何一个不动手的借口!

    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不动手,要是被楚惊云发现了,那么自己将会死的很惨!

    不过,此时的古湘琴却依然没有找到下手机会。似乎,面对着楚惊云的时候,她想要下手的机会一直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楚惊云好像很随意,但是却又很警惕。

    这两种矛盾,却在他的动作上体现了出来。表面上他是放荡不羁,但是实际上却是无时无刻都在警惕着?这个楚惊云,总是让她看不透!

    为什么?为什么呢?不过,古湘琴心中却忽然一动!

    一个人最容易失去警惕,最容易疲劳的时候,莫过于三更半夜,男欢女爱之后了!

    “难道还要我……”

    一想到了那样,古湘琴忽然抖动了一下,这可是她没有想到的!一开始,她只是想着最多让楚惊云摸几下,看几眼。可是,现在楚惊云却并不是那么急色。

    还是说,自己魅力不够?

    古湘琴轻轻地说道,却在这时,听到了脚步声。

    “吱呀”一声,楚惊云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是提着热水的小二。

    偌大的浴桶,足够两个人同时浸没在里面,此时注满了热腾腾的水。当小二离开之后,整一个房间之中,就剩下了楚惊云跟她这个“村妇”了。

    “不洗吗?”

    楚惊云忽然背着她坐在了椅子上,看起来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了。木桶,在屏风的后面,但是如果楚惊云转过头来的话,却依然可以看得到。

    怎么办?

    看着楚惊云的背,古湘琴很想要现在就出手,可是这样一来胜算却不大!她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要制服楚惊云!要不然的话,失败了一次,就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都说楚惊云的武功深不可测,但是古湘琴并不相信他小小的年纪还能够厉害到什么程度!在她看来,楚惊云还是是一个大男孩而已!自己都可以当他的母亲了!

    这时,楚惊云并不说话,而古湘琴,却不知道是不是在这个时候动手了!

    看着楚惊云,她确实在找不出什么破绽。咋一看,楚惊云的这一动作是破绽百出,但是细细看起来,却好像根本就没有让她下手的地方。

    不就是让他看几眼么?最好,他扑上来!

    这样的话,自己就有更大的把握了!只是,楚惊云却并没有这样做。但是他却让自己跟他在同一个房间,难道他真的发现了自己?

    还是说,真的发现了,而且想要跟自己斗一下?不过,无论如何,楚惊云好色成性,这是她清楚知道的!古湘琴心中冷笑。她慢慢地走到了浴桶前面。

    既然有点不习惯,但是她却不会想那些大姑娘那般娇羞。毕竟成熟的美妇,而且楚惊云的年纪比他小得多了。

    芊芊抬素手,古湘琴,将自己那一件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脱了下来。顿时,一具浑身雪白的成熟便裸露在空气之中。

    修长的美腿没有一丝的赘肉,盈盈一握的腰肢更是恍若弱柳扶风,平坦的小腹上镶嵌着一颗小小的肚脐,小腹之上,便是没有下垂,显得娇挺雪白的美乳!

    古湘琴的双手横在了胸前,扭过头去看向楚惊云,却见他此时背对着自己喝着酒。嘴角上弯起了一抹笑容,古湘琴跨开了大腿,将自己的身体,浸没在温水之中。

    “嗯……”

    那舒服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地呼了一声,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很舒服吧?”

    楚惊云转过身来,看着浸没在水中的这一个妇人。将身上的污垢洗去之后,古湘琴的冰肌雪肤显得娇嫩动人!

    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肩膀的两侧,脸上被热水熏得有点酡红,若隐若现的熟妇酮体,在水中晃荡着。胸前的那双肉球,更是荡漾出了阵阵的波浪。

    “啊?嗯。”

    古湘琴在对上了楚惊云的眼神之后,却忽然身一抖,有点不自然的别过头去,但是她的手在水中却已经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你真美!”

    忽然,楚惊云站了起来!

    咯噔!那一刻,古湘琴的身体,也跟着变得绷紧起来!

    只是,楚惊云却并没有像她想象之中的那样来一个饿狼扑羊,而是依然跟她保持着距离,笑道:“你在害怕什么?”

    “我……没有。”

    古湘琴尽量让自己心中的杀机以及怒火平静下去,但是她的拳头却越握越紧了。而下一刻,让她整一颗心也变得剧烈跳动的是,楚惊云向着她慢慢地走过来!

    一步,两步,三步……

    只是,原本以为楚惊云靠近自己的古湘琴却又忽然呆住了,因为楚惊云在她眼前不近的地方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点儿诡异,但是随即的笑容却是那么灿烂:“你紧张害羞的样子,真迷人!以后,就跟着我怎么样?”

    “少、少爷,我的命,是你救的。”

    古湘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弱起来。

    楚惊云笑了:“那么,你的身体,是不是也是属于我的?如果我现在想要你呢?”

    轰!

    古湘琴心中一突,她是没有想到楚惊云会说出这么赤果裸的话,但是她却忽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只有这么一次的机会!成了,楚惊云就是自己的囚犯了,如果输了……

    如果输了,楚惊云会怎么样对待自己呢?

    想到了自己的身体,想到了楚惊云对待敌人的残忍,古湘琴不由得颤抖着打了一个哆嗦。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

    自己要么动手,要么就这样任由他来侵犯自己?

    只要一想道自己的身体会被这个可以当自己儿子的男人压在身下,想到自己的双腿会被他打开,想到自己会在他的动作下呻吟,古湘琴便有一种忍无可忍的怒火!

    “怎么?不可以?”

    楚惊云眉头一挑。

    但是,让他感觉到有点惊讶的是,原本整一个身体浸没在水中的这一个美妇,却忽然站了起来!

    “哗啦啦……”

    身上的水,落下的声音。

    此时,在楚惊云的眼前,是一具白璧无瑕的成熟酮体!

    尤其是,在楚惊云的那双眼神之下,轻轻颤抖着,跳动着的那双雪白的肉球,两点艳红微微摇晃。

    却说剩下了一个女儿的宁楚涵,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微微恢复了,在御花园之中走了一圈,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心中依然不争气的“砰砰、砰砰”跳个不停!

    因为,她的心,她的脑海里,全都是那一个男人!

    “那个坏蛋!”

    轻轻碎了一口,宁楚涵这才将被自己身上的衣服退了下来,顿时露出一身雪白诱人的完美!

    她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盯着那一张俏脸,心中想起刚才被窥视的感觉,芳心没有来得一颤。她不由得伸手摸上了自己的玉颊,感觉触手滑腻而弹性,就好像十七八岁的少女般充满着青春的味道。

    生育过几个孩子,但是宁楚涵的身材,却依然保持着那样丰韵婀娜!似乎,没有改变过什么,只是增加了更多成熟美妇的醉人丰韵!

    可是再加上了岁月馈赠给自己的那一身成熟风韵,这一种诱惑可远远比少女更能够打动男人的心!

    “我这是怎么了?”

    宁楚涵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变得滚烫起来,“都是那个坏蛋害的!”

    可是想起自己这身姿还能够让那么年轻的他如此着迷,宁楚涵心中的那种自豪油然而生!还有一种充满着甜蜜的幸福!自己的生命,总算是在这一刻完美了!

    她再也没有遗憾了!

    女人的美丽,是为男人而绽放的!如果没有了男人,那么女人也只能够孤芳自赏,最后在岁月的无情璀璨之下而慢慢凋零!但是有了男人的心上,有了男人的滋润,女人就像一朵璀璨的花朵般绽放出惊人的魅力!

    镜子之中的女人根本就看不出年龄,成熟妩媚,一头如云的秀发,鹅蛋脸,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微翘的瑶鼻,微薄而性诘淖齑剑称出颈部及玉臂雪白的肌肤露出匀称的美腿。

    最让人着迷的,是她那中自然间散发着的熟女气质,眼神清澈笑容甜美却不显过嫩,仪态端庄眼波妩媚却又不会过熟。

    那婀娜动人的身体曲线是那样的柔美凹凸,婀娜多姿!尤其是她胸前的一对高耸的娇乳,紧紧地裹在肚兜之中,沉甸甸的,摇摇欲坠,似有裂衣之势。她看上去是那样的端庄高雅,婀娜娉婷!

    一想起那一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可恶男人,宁楚涵心中便恨得咬牙切齿!那雪白润滑的素手轻轻抚上了自己红润的樱桃小嘴,那里,曾经被那个男人恣意蹂躏过!

    他的阳光,他的强壮,他的霸道,这一幕幕冲击着她的心房,让她沉寂已久的芳心在绮丽的回想与旋思中辗转翻腾,久久不能平静!

    宁楚涵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不由有点儿娇羞地呢喃道:“啐,等他回来看我不撕了他!”

    镜子之中的她是那样的美,秀发飞扬,蛾眉淡扫,那双水汪汪的凤眼秋水荡漾。

    阵阵娇羞的红霞不停地绽放。她伸出玉手轻轻地抚在了自己滚烫的玉颊之上,只觉出手之热无比!

    女人,都是天生爱美的动物,不管是什么样年龄,都是一样。

    宁楚涵对着镜子轻轻地转身,那那薄如蝉翼的睡衣将她婀娜玲珑的成熟遮掩着,仙袂飘飘,翩若惊鸿,雍容雅步,粉腻酥融娇欲滴!

    丰姿冶丽的身影千娇百媚,风情万种!比起那些青春少女她更多了一层成熟的艳丽!这绝对是男人的尢物!美得让人怦然心动!

    而楚惊云此时的眼前,却是一个有点不知所措的美妇!

    “你——”

    古湘琴忽然发觉自己找不到破绽来对付这个男人,只能装着娇羞无限地别过螓首,成熟玲珑的身体轻轻地颤抖着。

    她不知道,想要偷袭一个人,原来是那么的困难。为什么楚惊云的动作之间,总好像隐藏着什么似的。为什么,他的武功,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感受过呢?

    是他藏的太深?还是自己道行不够?

    楚惊云仿佛在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只见眼前的美人恍若出水芙蓉一般娇俏美艳,湿漉漉的长发向两边披散着。那毫无瑕疵的月容之上泛起了阵阵红潮,一双含情美眸半闭着,紧张地紧咬着下唇。

    她胸前更是因为呼吸急促而不断地上下起伏,那丰满高耸的双峰频频颤抖,甚是诱诱人!

    只是,楚惊云知道,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只要自己稍稍有什么过分的动作,她一定会马上发难的!

    “楚惊云……”

    古湘琴见楚惊云只是一味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心慌意乱的她想要挣扎起来却忽然被楚惊云按住了香肩。“不要。”

    她轻轻地摆动着螓首,语气却仿佛底气不足一般。

    楚惊云缓缓地低下头,一口吻住了她的樱唇,他的手也顺势搂住她的纤纤柳腰,另一只手则是轻轻地抚上了胸前颤抖着的的娇乳。

    古湘琴正想要反抗,可是却怎么也抵不过男人的温柔动作。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发难,机会有多大?能不能将这个吻住自己的男人制服?

    />

    答案却竟然是——不能!

    这个楚惊云,即使这样跟自己亲密接触,那十分随意地动作却也好像在可以防备一般。古湘琴竟然找不到意思的破绽!

    而且,被他亲吻,被他抚摸,身体之中无尽的欲火将她的理智慢慢泯灭。渐渐地,她仿佛将自己的目的忘记的一干二净了,雪白的藕臂缠住了楚惊云的脖子,热情地迎合着他的深吻,两条贪婪的舌头拼命的相互撕咬着。

    “这个女人……”

    楚惊云被他的主动吓了一跳,可是那投怀送抱的美妙却让他也忘记了,这一个女人随时都有可能让自己送命!

    楚惊云轻轻地揉摸着那娇嫩的玉兔,手指夹着乳珠轻柔地挤压着,另一只手在她的腰肢上来回的抚摩,沿着她的小腿上下探索着。

    看着自己身下的美艳人妻一脸娇羞难忍,暗含秋波的眼睛似乎要滴水一般!楚惊云慢慢地离开她的嘴唇,凝视着她布满潮红的俏脸,他心中充满着征服感!

    楚惊云再次吻上了那娇艳迷人的樱唇,两人忘情地吻在了一起,贪婪地着对方的津液,嘴唇紧密相贴,来回的厮磨着。楚惊云伸出手搂着美人的玉颈,手指轻轻地挤压揉捏着她的玉致的耳珠,温柔地的摩蹭着。

    居高临下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一个一丝不着的美艳俏妇,只见那张倾城月融上飘着一抹使人迷醉的羞红,一双有人而迷离美目中让他心中旌旗摇曳。这一个全裸的美艳成熟、丰腴性诘氖炫的就在自己的面前!

    她微闭秀目,秀面羞红,娇躯微微颤栗着,双臂以守护在自己的胸前,可是胸前却依然露出白嫩、光润的柔软大半乳胸。

    那一对丰满娇挺、圆翘高耸的美乳展露在他的眼前。白嫩的乳峰随着美妇人的轻微的喘息颤动着,小巧嫣红的乳珠如两粒熟透了葡萄引人垂涎。

    充满邪欲的成熟与美艳!( 香国盗艳 http://www.chuanyuexiaoshuo.org/0_14/ 移动版阅读wap.chuanyuexiaoshuo.org )